王健  >>  正文
越南中国问题专家杜进森博士:“越南将取代中国成为制造业中心”并非事实
王健
11月02日

IMG_20151029_162622

越南社科院中国研究所原所长、《中国研究评论》总编辑、教授杜进森博士。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 王健

越南对中国企业“走出去”、制造业“走出去”以及“一带一路”建设都是很重要的一站。

在回答记者提出的越南是否具有成为“制造业中心”“下一个世界工厂”的基础?越南的制造业和中国市场、中国制造业的关系?双方是否可以互相借力共同提升制造业水平等问题时,杜进森博士指出,“中越关系,特别是中越经济关系,在全球化日益深入的新形势下,相互依赖性越来越强,因为不是哪个国家什么产品都能生产,越南也是如此,因此越南必须选择竞争力强的产品来制造。”

杜进森博士说,“中国的制造业正在进行升级改造,并向国外转移,与此同时,越南只是选择一些主要的具有竞争力的行业来发展。中国朋友,包括企业家们在科学家的帮助下,通过与越南经济方面的专家、企业家进行接触交流、配合与合作,来考察未来越南经济基础的发展方向,首先是2020至2030年的愿景规划。”

杜进森博士说,“第一,农副产品、海产品、林产品等深加工行业在越南有需求。越南是农业国家,主要出口大米、咖啡、腰果以及其它产品,但这些农产品的大部分只是粗加工产品或者原料,因此,中国企业可以来越南建设生产基础设施,进行农产品深加工,向TPP框架内的市场乃至整个世界市场出口。例如,越南南方有很多椰子,但越南目前没有高质量的加工制作技术和机器,而中国海南省有。椰子不但可以用来加工制作椰汁,还可以用来制作与椰子有关的产品。又如,橡胶,说实话,越南橡胶产品很多,但仍只是初加工,然后向中国或其它国家出口。还有大米,越南出口大米,但没有品牌,中国朋友可以帮助越南建立品牌,将大米进行深加工,向中国或世界其它国家出口,这对双方都有利。咖啡问题也是如此,腰果也如此。 第二,纺织服装业在越南有很强的优势,但设备已经老旧,亟待更新。越南现有的一些基础设施,如纺织厂是中国50、60、70年代帮助建立的,但现在这些设备已经落后了,因此要进行重新装备,否则不能产生实际效果。”

杜进森博士指出,“目前,越南进入人口红利期,在劳动力方面具有优势,青年人需要工作挣钱,解决就业问题,因此,需要将劳动力优势转变为成果。纺织服装业是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可以吸纳很多青年人就业。”

杜进森博士表明,“中国在这方面有很多经验,在广东、浙江有很多纺织服装厂。中国的纺织服装企业对国际市场非常熟悉,因此中国企业可以到越南的纺织服装业进行投资,对纺织厂进行升级改造。现在我们国家正在与世界市场接轨,包括中国市场。”杜进森博士说,“我们必须要选择有市场前景的产业进行发展,要对世界市场提出预报,利用越南的劳动力优势,利用中国先进的技术,利用TPP在关税方面的优惠,开拓日本、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市场,双方互利。”

杜进森博士说,“如报道所称,有些产业由于投资过多或重叠投资,产品供大于求,例如中国的钢铁、水泥、建筑材料、汽车均趋于饱和,销售非常困难。这些产业和产品,越南会谨慎地进行选择。”

至于“越南将取代中国而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杜进森教授说,这只是媒体这么说说而已,并非事实。

杜进森博士说,“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制造世界所需的所有产品。中国是大国,可以生产更多世界需要的产品,但越南仍然是个很小的国家,规模小,面积小,人数少,不可能制造世界所需的所有产品,不可能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

杜进森博士补充说,“越南只能选择一些具有竞争优势的产品来生产。例如,有报纸说越南可能会成为‘世界厨房’。‘世界厨房’只是制作吃的东西、用的东西罢了,这个可以做。当然,吃就要吃得干净些。我们可以生产洁净水,洁净椰汁,洁净水果,这些是我们的优势,制造这些东西就行了,不能什么都制造。”杜进森博士说,“当然,越南是‘世界厨房’也好,印度是‘世界办公室’也罢,也都是媒体的一个比喻而已,并非真实如此。”

杜进森博士说,“越南是农业国家,所以要将饮食产品作为自己的主打产品,并瞄准世界市场。要研究世界市场的需求,比如日本人喜欢吃什么,喝什么,澳大利亚人喜欢吃什么,喝什么,智利人喜欢喝什么,吃什么? ”杜进森博士还提到,“当然,在越南各地方都想做工业,但这必须由国家进行总体规划。比如,食品加工业要放在红河、湄公河三角洲一带,纺织服装业要充分利用当地原材料和廉价劳动力。总之,越南当前主要还是以发展劳动力密集型的技术产业,如农产品加工和纺织服装业为主,因为高技术产业不能大量吸收劳动力,不能充分利用人口红利。目前越南整体发展水平就是这样。”

当被问及越南有哪些优惠条件和政策来吸引中国企业,特别是制造业到越南投资时,杜进森博士说,“一些企业在越南遇到困难时,要向我们的政府、专家反映,我们也会向上反映,以便加以解决,使投资环境通畅。两国关系要保持良好,并通过这个来巩固相互信任。信任是合作的基础。”

谈到越南政治稳定问题,杜进森教授肯定地说,“目前,越南政治稳定,尽管国际舆论以及社会舆论对此有意进行歪曲,但越南仍旧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坚持胡志明思想,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坚持共产党领导,坚持革新开放。这些都不会改变,任何人执政都要这么做。个别人的不当言语和作为不能代表越南的政策。”

杜进森博士认为,“两国之间应搁置争议,选择更加实际的互利合作。关于如何处理中越两国分歧问题,杜进森博士说,“菲律宾是多党制国家,党派不一,民族组成也不一样,从政治上是美国的同盟,菲律宾与中国没有共同的文化,政治制度也完全不同,文化也不相同,菲律宾的策略是拉一个打一个;中越两国有着长久的传统关系,有着共同的文化,政治方面几乎相同。因此,越南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上与菲律宾在处理与中国的关系上完全不同。越南的主要问题的自身发展,保护自身的正当权利,总的方向是和平、稳定、发展。”

杜进森博士补充说,“当然,越南与菲律宾都是东盟成员,共同建设同盟体,相互分享而不会相互反对。”

杜进森博士表明,“中越之间主要通过以下几点解决分歧。第一,两党、两国高层领导达成协议,形成共识,通过谈判解决问题,而不诉诸武力。第二,按照国际惯例、国际法解决。第三,在谈判过程中不使问题复杂化。”

中国日报江西记者站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