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  >>  正文
中国援越老战士重返越南回忆当年兄弟情
王健
01月12日

2016年1月11日,记者随中国援越老战士代表团一起前往位于越南河内嘉琳的中国烈士陵园,为抗美援越牺牲的烈士献花敬香,并随代表团赴越南国防部见证抗美援越老战士与越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上将重温抗战时期艰苦历程,展望中越美好未来前景。

一、援越老战士代表团在河内嘉琳中国烈士陵园为烈士献花敬香

嘉琳中国援越烈士陵园位于越南河内嘉琳郡红河畔。院内绿树掩映,庄严、肃穆、整洁。援越老战士在中国驻越大使馆武官处武官以及越南国防部官员的陪同下,向中国抗美援越烈士纪念碑敬献了花圈,并为烈士纪念碑献花敬香。

IMG_7609

嘉琳中国烈士陵园。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IMG_7406

援越老兵代表团列队向援越烈士敬献花圈。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IMG_7429

代表团向烈士纪念碑默哀、鞠躬。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IMG_7420

中国援越老战士代表团团长陈辉亭先生整理花圈。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IMG_7471

代表团成员依次向烈士纪念碑赠花献香。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在嘉琳中国烈士陵园扫墓期间,记者请中国援越老战士代表团团长陈辉亭先生讲述此次访越的意义、重返越南的感想以及抗美援越期间令人终生难忘的故事。

陈辉亭先生于1972年7月至12月,曾作为组长率中国低空导弹专家组赴越,对越军低空导弹268团进行培训,荣获越二级勋章。

陈辉亭先生说,“中越是山水相连的两个国家,有着悠久的交往历史。到近代以来,我们两个国家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都为各自民族的独立斗争,相互支持,相互帮助。在互相帮助当中,越南主席胡志明和中国主席毛泽东亲自缔造培育了‘同志加兄弟’的精神,两国人民有深厚的友谊。”

陈辉亭先生说,“当年我们这些援越的老兵,几十年来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访问越南,与越南同时共享宝贵遗产,精神财富,重温那个时期的艰苦历程,展望中越美好的未来前景。”陈辉亭先生说,“这个愿望应越南国防部的邀请,终于实现了。我们感觉很高兴。我们多年的愿望实现了。”

陈辉亭先生告诉记者,“加强中越之间的友谊,巩固两国友好发展,对中越两国都是有利的事情。通过我们的活动,能增进友谊,这是我们非常高兴看到的事情。”

谈到这次返回河内的感触,陈辉亭先生说,“这次来到河内,看到这里已经大变样了。我当年来的时候,正是河内受到美国战略轰炸机B-52轰炸最激烈的时候。那个时候到处被破坏得非常严重。这次来了,看到街道上人民生活很幸福,建设国家热情很高,我们很高兴。”

陈辉亭先生回忆,“1972年,经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亲自批准,我带领中国低空导弹专家组,教越南同志掌握中国制造的红旗2号地空导弹兵器,1个团的装备。我们来到越南以后,受到越南同志的热烈欢迎,我们尽心尽力地把我们兵器的战斗操作、射击指挥毫无保留地教给越南同志。我们的努力没白废,两个月之后,越南同志就使用我们的红旗2号地对空导弹击落了美国的飞机。对此我们很欣慰。”

陈辉亭先生说,“在整个援越10几年里,据我所知,抗美援越的战士有30多万人。我们在战斗中付出了牺牲,援越抗美牺牲1450人。这些烈士有父母,有儿女,但却为了越南人民的独立和解放,为了越南不受帝国主义的侵略而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陈辉亭先生说,“我当时帮助空军的一个部队来到这里作战的时候,打得非常残酷,战斗成绩很大,击落多架敌机。但同时也受到敌机的攻击。有一个连队连长和指导员都牺牲了。指导员牺牲时还有一个刚出生的儿子,儿子没见过父亲一面。这位军嫂一直把儿子抚养大,终生没改嫁,是一个伟大的女性。”

这样故事很多,陈辉亭先生说,“陈必如副主任是负责工程兵的,当时他们修筑工程,敌人派飞机破坏、轰炸。当时上级派高射机枪,高射炮掩护修筑工事。为了保护工事,必须要把敌机打下来。当时一个连长指挥着射击。敌机超低空飞行,高射炮不能打仰角,只能打负角。但负角射击会把在阵地上指挥的连长打死。飞机低空飞来时,连长下死命令开炮,战士开炮打飞机时,连长当场牺牲。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连长,他不顾自己的安危,也要把敌机打下来。这样的故事很多。不是几天能讲得完的。”

陈辉亭先生还讲了一个当时非常著名的故事,“当年国内正进行文革,一个红卫兵姓赵,一心一意想援越,但由于没当上兵,就串通几个年轻人偷渡到越南参加抗美援越战斗。他们第一次偷渡被边防发现,被押送到南宁,第二次偷渡越南成功,就找到中国驻越南大使馆请求当兵。经了解,这个人正是炮兵副司令的一个儿子,叫赵建军。虽然是将军的儿子,大使馆也不敢收留他当兵,便向外交部汇报。经周总理同意,赵建军当兵了。当时的高炮一师司令到大使馆把他们领回部队。赵建军当兵以后,非常勇敢。本来连长让他到连部工作,他却纠缠连长让他去打仗。他在战斗中非常勇敢,最后光荣牺牲。牺牲前赵建军给自己父母、姐姐写过信。从信的内容看这个人的思想境界很高。作为父亲的将军写信给安慰高炮部队,说自己的儿子为越南人民牺牲是值得的。”

陈辉亭先生说,“他们一起当兵时没牺牲的现在有的都当了军长。通过这些故事,我们可以知道,我们军人是全心全意帮助越南人民的。”

陈辉亭先生告诉记者,“《从红河到湄公河》一书是我写的。因为当前有关部门不让公开发表,只能让内部发表,而我又不愿意内部发表,目前就放在家里。各个部队都有很多材料,都很生动,我不可能都亲历,但我战友多,所以我掌握的材料更方便。我到越南来,所以,我下决心续写这本书。”

从嘉陵烈士陵园赴越国防部的路上,抗美援越老战士马德山将军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马德山将军,1965年7月至1966年2月随高炮61师赴越南参加防空作战,被越军评为模范干部。马德山将军告诉记者,“1965年随第一批高炮部队到越南参加战斗。那个时候我21岁。”

马德山将军说,“我当时属于高炮部队,任指挥排长。当时在阵地上连长指挥排长,我协助连长。我们当时使用的是单管三七炮,没有雷达。当然这种武器在当时是我们国家最先进的,比高射机枪强多了。”

马德山将军回忆说,“我记得我们来到越南的时候是晚上。由于敌机侦察,我们的后续部队还没上来,不能暴露我们的意图,我们没有打敌机。第二天,敌人发现我们的阵地,向我们阵地俯冲。虽然看着敌机俯冲,但我们的人不能动,侦察人员用光学仪器追踪敌机,指挥员和战士都不能离开自己岗位。当时敌机瞄准阵地俯冲扫射,我们心里没有底,腿也抖,但绝对不能离开自己的岗位。我们当时的作战方针是‘集火、近战、歼敌’,短距离射击,不能让敌机跑掉。我们大炮射程5000米,但上级要求我们要在敌机在3000米以内才能射击,保证射击精度,确保‘炮响敌机落’。 第一仗打得很漂亮。我们用都是二战时的武器,而当时美国的飞机很先进,我们打了一上午,没发现打到飞机,我们当时很灰心。到了晚上,无线情报部门的消息说,白天一架飞机被我们打伤后飞到老挝后坠毁了。越军通报了这个情况,我们也通报了这个情况。当时越军还给我们通报嘉奖。”

谈起此次祭奠烈士的印象,马德山将军说,“我的战友没有埋在这个墓地。不过,看到这里的烈士墓地,我就想起了我们那个时候。如果他们现在还活着,也会跟我们一样。看到他们,我感觉我们现在很幸福。”

IMG_7550

援越老兵向烈士墓献花敬香。摄影:中国日报记者王健

IMG_7554

援越老兵向烈士墓献花敬香。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IMG_7589

援越老兵摄影留念。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二、在越南国防部重温抗战时期艰苦历程、展望中越美好未来前景

IMG_7624

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上将迎接抗美援越老战士代表团。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1月11日下午,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上将在越南国防部主楼接见了抗美援越老战士代表团。

阮志咏上将说,“在抗美救国战争中,越南受到中国政府、党和人民无私的帮助。中国的巨大帮助是越南取得民族独立的重要因素。这个恩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IMG_7644

阮志咏上将与中国援越老战士代表团交谈。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阮志咏上将说,“能够接待来自中国的老战士代表团,是我的荣幸。中国老战士代表团到越南就像回到自己的家一样。让我们有机会回顾我们过去的感情。”

阮志咏上将说,“当前,我们两国有了和平的环境,共同走在社会主义道路上,两国军队的关系在两国关系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希望抗美援越老战士代表团通过到越南出访,能进一步深刻感受到我们两国关系的感情,感受到越南的发展,感受到越南和中国友好关系的发展。”

阮志咏上将说,“尽管当前两国关系出现一些困难,但是我们还能经得起考验,保持两国和平稳定,共同发展。”

代表团团长陈辉亭先生代表抗美援越老战士代表团对阮志咏上将能在百忙之中接见代表团表示感谢,同时对越南国防部邀请代表团到越南来访问表示感谢。陈辉亭先生说,“越方对我们的来访安排得很周到,很感谢。”

陈辉亭先生还向阮志咏上将介绍了代表团成员。陈辉亭先生说,“代表团的成员,是60年代、70年代援助越南的各个部队的代表。他们当年都带领部队或者跟随部队,按照中国政府的命令来到越南与越南人民军队并肩战斗,抵抗帝国主义的侵略。他们在各自战斗岗位上为抗美援越做出过贡献。”

陈辉亭先生说,“我们这些当年援越抗美的老战士,都向往着能在有生之年再回来看一下美丽的越南,以及国家建设的面貌,也很想和越南同志共同回顾两国领袖胡志明主席、毛泽东主席为我们缔造培育的‘同志加兄弟’的友好情谊。在共同重温当年战争年代的激烈的战斗之后,展望一下我们中越两军友好关系的发展。”

陈辉亭先生说,“今天上午我们参观了胡志明主席的故居,也受到了越南防空军司令黎辉荣中将的接见。黎辉荣中将的热情洋溢的讲话使我们非常感动,使我们感受到中越两国同志之间的战斗友谊是很牢固的。”

陈辉亭先生说,“我们参观了防空博物馆。参观之后,博物馆让我签字留念,我写了几个汉字‘英雄军队的丰碑’,越南防空部队英勇战斗的事迹使我们很钦佩,值得我们很好地学习。”

陈辉亭先生说,“今天下午我们高兴地看到嘉琳烈士陵园保管得很好,这充分体现了中越两党两国友好的感情,我们的心灵得到很好的安慰。”

陈辉亭先生说,“作为曾经参加抗美援越的老战士,我们更加关心两军的关系。近几年来,我们高兴地看到两军交往不断拓宽,内容不断丰富,我们看到两军良好的发展势头,我们这些援越老兵非常高兴。我们希望同志加兄弟的关系代代相传。”

IMG_7741

阮志咏上将等与代表团成员在越南国防部主楼前合影留念。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阮志咏上将表示,“请抗美援越代表团向曾经帮助越南抗战的中国老战士们转达越南中央军委、国防部对他们的美好感情。”他表示,将与中国同行一道为进一步加强两军友好往来做出努力。

IMG_7754

阮志咏上将与代表团告别。摄影:中国日报驻河内记者王健

中国日报江西记者站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