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川  >>  正文
秦川:打假联盟为何不跟阿里玩了?
秦川
05月17日

在阿里上月宣布加入国际反假联盟(IACC)后,Gucci、Michael Kors等成员先后因此退会,多名会员表示不满。14日,IACC宣布"因为某些成员的顾虑",董事会决定暂停阿里所属的"一般会员"类别,之后会做更详细的讨论和考虑。

"国际反假联盟"(IACC)是全球最大反假冒侵权非营利性组织,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旗下成员囊括了各领域里的国际知名品牌,包括苹果、香奈儿(Chanel)等250个品牌,同全球政府机构及行业伙伴合作,通过法规、政府、民众教育等途径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作为首个电商成员,阿里加入国际反假联盟,具有破冰意义,这是阿里的荣耀,也是中国电商的骄傲。但时隔一月便被暂停会员资格,阿里的尴尬可想而知。犹记得此前联盟董事局主席还一再表示,阿里的平台是"可信赖的伙伴",似乎话音未落便翻脸不认人,缘由在哪里?其实,阿里被踢并不突然,联盟成员知名品牌迈克·科尔斯(Michael Kors)和奢华品牌古驰(Gucci)等成员纷纷以退会抗议阿里加入联盟,最终联盟没有顶住压力只得暂停阿里会员资格。

该如何看阿里遭国际打假联盟冷遇?首先,这是对阿里打假的逆向催逼。打假不能假打,大打不能小打,长期打不能短期打,应该承认,这几年阿里在打假方面用力甚猛。据公开数据,在打假人数上,阿里目前已有超过2000名员工全职负责打假,另有5000名社会志愿者参与打假,资金投入超过10亿元。在打假效果上,仅2015年4月至9月,阿里协助警方捣毁制假、仓储、售假窝点6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15人。

具体到奢侈品打假,前不久,阿里旗下淘宝网发表《淘宝网奢侈品牌商品整顿公告》,对售卖奢侈品的卖家进行了更严格的资格审核,"A货、高仿"等假冒商品在淘宝上无立足之地。尽管如此,仍难获一些联盟成员的不信任,不少品牌对其的打假承诺感到担忧,这说明阿里打假需再加把劲,以持续不断的打假成效赢取信任和塑造自身形象。

其次,反假联盟也需梳理内部规则,并维护规则权威。吸引新的成员,必须按规行事,暂停阿里的会员资格同样需要按套路来。当初,由21名成员组成的联盟理事会一致投票决定接纳阿里巴巴。但如今却决定却被推翻。有个细节是,4月30日,联盟董事会主席发通知称,因为最近联盟新成员阿里等成员引发了一些质疑与不满,所以他要补充说明此次决策的内在逻辑及执行过程。诚然,内部有反对声,联盟管理方确有责任陈述相关情况,但是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事关每个成员利益的决策都应该公正。如果吸纳新成员是不顾反对声,暂停某个成员的会员资格也匆忙做出决定,无疑会损害自身公信力。阿里的遭遇也说明,国内企业在国际参与中缺少话语权,缺少制定规则的机会。

再次,将阿里踢出联盟并非明智选择,同时不应为双方合作关上大门。反假是反假联盟的使命,打假是阿里的使命,双方有合作基础,也承担着一致的使命,为了更好地维护消费者权益,双方不能撕破脸皮。据报道,自2013年起,阿里就与IACC有合作,通过类似"快速下架机制"这样的合作,IACC成员能够识别并快速撤下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天猫平台上的侵权商品。联盟总裁曾表示:"多年以来,阿里巴巴致力于联合IACC及其成员解决知识产权保护及反侵权问题,并始终如一地显示出无比的热忱与献身精神。"但愿这次风波,不影响双方合作,否则最直接的受害者就是消费者。

最后,阿里是不是反假联盟成员都不能停止打假脚步?打假是阿里不容推卸的重任,不是给公众看的,更不是为反假联盟看的,而是自身生存的基本之道。为此,阿里就需要继续坚定不移打假,不断创新打假,不断加大与合作方共同打假。更重要的是,还应该加大与职能部门合作的力度,毕竟,没有职能部门的支持,并无执法权的阿里打假缺少支撑,诚如业内人士所称,假货源于线下,互联网并不产生任何一件假货,互联网企业本身也并无打击假货的执法权,真正打击假货犯罪还得依靠执法机关。惟有对假货零容忍,同公安、工商、质监等部门深入合作,不让假货在平台上有空间,届时反假联盟也许会主动敞开大门欢迎阿里加入。

资深评论员,供职于央视。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