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云超  >>  正文
邢云超:对话还是对抗?中美关系又到了历史节点
邢云超
2020年12月03日

1.6亿人参与、140亿美元投入、打破120年多项纪录的第46届美国总统选举涉及面之广影响力之大令人唏嘘。据悉,中国网民社交平台相关话题点击量一度逾64亿次,“三个摇摆州起诉”关键字曾居微博热搜榜首,讨论条目超800万。除好奇心使然,社会学家认同,中国人政治觉悟、社会责任和国际参与意识随国力增强逐日提升,同时亦间接说明中国人对中美关系特别是在未来港台问题及大国角色上的互动机制充满预期。

当地时间23日,美国联邦总务署(GSA)正式确认拜登胜选并通知其政权过渡进程。拜登24日在特拉华州威明顿市向国际社会介绍其外交及国安团队时表示,美国“准备好领导世界”、“21世纪是美国世纪”。翌日,全球媒体普遍对美外交180转变感到宽慰,但对新政府如何领导世界亦颇有疑虑。《纽约时报》称拜登将结束特朗普多项孤立主义政策,认为“美国优先”是“美国在世界上地位的污点”。新政府引导美国走向常态、开放市场、媾和盟友、发挥全球领袖作用。

美《时代周刊》说,拜登要谦逊并自信地重新与世界接触,最大问题是如何与中国接触。美中之间合作不仅可以迅速在两国间产生变化,而且还能推动各自有影响力的国家做出改变;美《外交政策》25日建议新政府首先不应追求全球主导地位,其次需要共同努力创造稳定的力量平衡,再次缓和与中国的关系,保留与北京对话与合作空间。路透社认为,尽管民主党政府可能会某些领域改变立场,但华盛顿要夺回全球领导力更困难,这一趋势在现政府之前就已开始。

《南德意志报》25日评述,拜登内阁光鲜履历凸显新政府已认识到多边主义与跨大西洋联盟之价值,美国外交政策或再度变得可靠可期。但是拜登南辕北辙强调由于西方未紧密合作,致使“俄罗斯及中国有机可乘”。日本《读卖新闻》声称,日本政府对拜登并没有因把重视中美关系的奥巴马政府高官委以重任而“松了口气”,现任内阁集中了重视日美同盟的有实际经验人士。拜登所谓多边主义从内涵到外延充盈弦外之音。

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前总统奥巴马曾说,“2009-2010年我不可能发动贸易战,那时我需要中国、欧洲及其它潜在增长引擎合作,目的只是为重启全球经济。”依此逻辑,目前全球经济处于历史低谷,冠病疫情所衍生灾难、叠加4年美国单边主义孽生的各国对立和地区紧张关系,拜登或携手两党寻找新型政策工具,提升国内治理系统,化解深层社会矛盾的同时,延续“战略与经济对话”多边合作机制,恢复全球领导地位,而未必对竞争对象急于下手。

学界认为新政府除联手欧盟及亚洲伙伴继续意识形态及经济贸易上孤立和围堵中国,亦极可能从更高层面对港台事务施之以策。拜登对华政策或更迂回更策略,民主党制华更专业亦更精准。但是,拜登一度是对华接触政策支持者,1979年曾随美参议员代表团访华,主张予华最惠国待遇并战略模糊台湾政策。他于《华盛顿邮报》刊文质疑小布什对保卫台湾义务及美国不应该出手干预台海冲突,国际社会观感各异,扑朔迷离。

台湾中山大学政治所教授廖达琪在谈到台湾问题时认为,民进党与拜登团队关系“薄弱”。美台蜜月期已过,冷漠期即将开启。香港《信报》说,特朗普打台湾牌完全为了压榨政治经济利益,台湾军购掏空台湾经济。

拜登作风稳健,理性多谋。他希望陆台斗而不破。民进党此地无银三百两,聪明反被聪明误。香港国安法落地,台湾不敢太任性。台湾学人观察,拜登对台海并无太多兴趣,料对南海或有所作为,至少重拾对华“法律战”。蔡政府乐于肇事,破坏地区稳定,给拜登全球布局帮倒忙恐将引火烧身。不过,北京正着手制作台独顽固分子清单。专家称之依据“反分裂国家法”又一利剑,颇具震慑力,堪称杀手锏。

拜登追逐民主政治并执着捍卫西方价值观。他曾在《外交事务》撰文指,中国正通过扩大全球影响力推广其政治模式以及投资未来技术规划,寻求与北京就气候变化、卫生安全及预防核扩散合作也要对中国更强硬,而加大筹码强化全球统一战线,从贸易到技术制定并强化规则塑造为首选。专家不认同拜登继续对中国过山车式突袭但也不意味着对抗等级降低。二战以来,尽管两党势不两立但对外一直并一致强势出击,仰仗经济、科技及军事,操纵国际及地区关系。拜登欲重返世界,恢复全球多边,其基本底线乃强弱等级清晰、政治制度分明,经济利益可期。

中国也倡导多极发展和多边主义,但运作机制及其宗旨却大相迳庭。中国追求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其价值观涉及包容共存的国际权力观、共同利益观、可持续发展及全球治理观,谋求本国利益同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以促进共同发展,不存在强买强卖及兜售规则。中国以“命运共同体”为视角,寻求人类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新内涵,而拜登多元合作的多边主义有否囊括中国一边,通过对话与合作谋求解决全球问题尚待评估。有智库研判,美国多数政治建制派抵制中国,新政府很难逾越现实,放弃对抗所谓地缘政治对手。因之,中美全球概念和多边发展定义难免貌合神离。

美前国务卿基辛格指出,美国新总统应首先和中国领导人对话,双方建立机制性安排,讨论需要避免出现的問題。法国前总理拉法兰也认为,国际多边合作运行约75年来,特别是和2008年金融危机时段相形,多边合作倒退,民粹主义抬头,国际关系紧张。新冠疫情凸显全世界缺乏信任及对共同命运的觉悟。拉法兰还表示,文化而非政治和经济应该成为双边及多边的主导因素。一个社会或者经济体转型期的文化元素需要培育和放大,比如法国社会学家爱德加-莫兰在“方法”一书中的复杂社会学、行为中的生态学比法国人雅典式思维更接近于中国人的阴阳和天地之二维辩证思想。西方对中国的恐惧到修昔底德陷阱出现足以反映对中国文化的懵懂和无知。

国家及地区差异是常态,但差异性无法排除共同性,差异性也无法阻碍共同性合作与发展。东西方制度就如同筷子叉子吃饭一样,没有所谓对错纠缠不能存异就无法求同。学界注意到,自拜登获胜,其团队迄今尚未有一个系统明确的对华政策定调。但凡有内阁成员泛泛而谈,也属浮光掠影,浅尝辄止。模糊或滞后中美关系的原因被认为除了中美关系处在历史关头正在面临考验,政策出笼需审慎,另外或许现政府羁绊加大,中美对峙格局基本固化。不管如何,中国一方面超前消费了善意,另一方面也有清醒认知。美国对华合作的现实需求难以回避,但对华战略敌意只增不减。

拜登其内阁团队未必理想主义但却是实用主义。哈弗大学荣休教授傅高义认为,无论谁当总统都会以自己国家利益为前提。卡耐基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也不认同大选过后中美关系大方向会有改变,但是美国“四年换一个脑袋”,政策难有延续性,拜登政府很大程度上或只是一个过渡性政府。坊间戏言,美国未老先衰,逼近临界点。新总统体力、精力和因应能力很难想象经历旷日持久大选和极限挑战过后领导一个没有中国参与的世界,在短短四年会有多大指望对全球有所建树。

中国主导的区域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历经8年谈判终于起航。包括东盟15个成员国涵盖人口22.7亿,GDP和外汇储备占半壁江山。结构多元、发展潜力巨大的一体化市场,有望改善中国外部贸易环境,深化与东盟政治经济关系,重构区域价值链并为全球经济恢复性增长提供新动能,是多边主义自由贸易胜利新航标,因此,有国际战略家称之为一带一路新载体。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李明江副教授说,RCEP有益于中国地缘政治,拉近亚太国家关系,全面因应并平衡跨太平洋伙伴全面协定CPTPP。

中国日前启动“双循环”,显示新形势下新思维。全球局势风雨如晦,第三届进博会10日如约而至,意向成交726亿美元。香港“南华早报”说是中国全面抗疫的自信和胜利。路透社称其是罕见的线下贸易博览会、中国构筑开放新高地、促进外贸创新、持续优化环境、深化多边合作及复苏世界经济的强烈信号和战略姿态;17届东盟博览会以“共建一带一路,共兴数字经济”为主题27日实体和云上同步举办,实现中国-东盟友好合作并在共同抗击疫情中迈上更高水平、取得更大成效。

中美关系再次来到了重大历史节点。不管是对话还是对抗,毕竟双方在大方向和行政节奏上或有章可循,中国料将依照自身利益及发展节奏舞动,未必迎合美国议程频繁步履调整。如若特朗普四年来最大贡献在于舞“醉拳”,警醒中国独立自主苦练内功、加强内循环,拜登则倾向秀“太极”,有望缓慢复原国际秩序,为中国疏浚航道,适时切入外循环,纳入全球大体系奏响序曲。山不转水转。人类共进共建、共融发展方向难以逆转再次由此可以得以印证。

智库专家,社会学学者,英语语言文学教授,现居香港。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
中文 |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