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保同 >> 文章 >> 正文
董保同:老姥姥
董保同
06月06日 13:00
分享

母亲今年八十三岁了,身体很结实,精神状态也很好。亲戚们见面经常会说,会象我老姥姥一样长寿,母亲听了会很高兴。

老姥姥是母亲的奶奶,南方称为老祖或太姥姥。老人家享年百岁,在我们老家习惯上不能讲百岁,而是说九十九岁,取长长久久的吉祥之意。我能记事时,老姥姥已经八十来岁了,在我的印象里,老姥姥一直就是满头银发,虽然拄根拐棍,但身体很好,腰杆是挺直的,走路时那根拐棍好象并不承重而只是备用的,或者只是年龄与辈份的标志。老人家闲不住,总想帮家人干点什么活儿,有时坐在院子里摘棉花桃,有时剥花生豆,或者脱玉米粒,这时舅舅妗子(河北称舅妈为妗子)会说,‘’奶奶你别管了,忙歇着吧‘’,老姥姥会说‘’没事儿,又使不着,闲着也是闲着‘’(使不着是河北方言,是累不着的意思)。

老家当年是冀中抗日根据地,老姥姥是拥军模范,当选过县民主政权的县议员。八路军办了张报,叫《冀中导报》,报社刻蜡纸和油印就在老姥姥家。战士们工作时,老姥姥会自己或让家人上房顶瞭望,一旦发现有日本部队向我村来,便赶紧通知八路军战士钻地道藏印刷设备。九十年代县委政府对当年支持抗战的老党员老积极分子发慰问金和生活补助,老姥姥很是高兴。钱虽然不多,重要的是得到了尊重,又记起了那遥远的岁月和故事。

老姥姥生有二子二女,长子就是我的姥爷。老姥姥让长子参加了八路军,去了延安抗大,好几年没有音信。小儿子后来也入伍当了解放军。老姥姥带着儿媳、两个女儿和孙女孙子(大孙女就是我母亲)在家。幸运的是,直到战争胜利,两个儿子都安然无恙,甚至没有负过伤。

老姥姥爱整洁,爱干净,爱美。家里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过年过节时,亲戚朋友们来看望老姥姥,大家坐在一起聊天,老人经常会掏出小梳子,慢慢地梳头,银白的头发亮亮的,软软的。大家说,老太太年轻时是个漂亮人儿啊,老姥姥会说,那年在县里开拥军模范会,上百人,就我一个女的,我戴着大红花上台讲话。说完显得很得意、很骄傲的样子。

大学毕业后回老家,老姥姥已经九十多岁了,身体依然硬朗,瘦瘦的,腰杆直直的,拄着那根拐棍走路。院子里堆满了玉米,母鸡、小猪跑来吃,老姥姥举起拐棍挥着,忿忿不满地说,‘’真是糟蹋啊,这是粮食啊,没过过穷日子!‘’

那时老姥姥吃东西很少,早饭吃半个鸡蛋,四分之一个馒头,喝一小碗稀粥。给老人家带了一袋莲藕粉,冲了一小碗,口感滑滑的,老人尝了尝,连说好吃好吃。随后几年母亲回家探亲,我都会提醒,给老姥姥带点藕粉。

村里人跟我说,你老姥姥糊涂了,她经常跟人说,毛主席的媳妇儿是她给介绍的,长得可漂亮了,叫小白兔,红眼珠。回家问姥爷姥姥舅舅,大家也都当作笑话说。我问姥姥,老姥姥是否给什么干部介绍过对象?这一问倒提醒了姥姥,姥姥回忆说,当年八路军住在村里时,有个女战士,是个宣传干事,长得很漂亮,白白的,外号叫小白兔,爱说爱笑,老姥姥给她介绍过对象,好象是介绍给区小队指导员。我说那就对了,老姥姥岁数太大了,把她见过的最大的干部说成毛主席了,因为那个女孩外号叫小白兔,老太太又联想到真正的小白兔,红眼珠了。我又问老姥姥,小白兔后来去哪里了?老姥姥想了想说,后来再也没见过了,有人说牺牲了。‘’小白兔可漂亮了,爱说爱笑的。‘’老姥姥自言自语,之后老半天不再说话。

再次回老家时,老姥姥已经九十八九岁,躺在炕上,脑子还很清楚,居然还可以叫得出我的名字。‘’你是小同‘’,老姥姥说。母亲帮老姥姥梳头,老姥姥说,‘别梳了,过两天你还不是得走吗?又不能天天给奶奶梳头。‘’一句话说得母亲不禁泪水盈眶。

老姥姥百岁无疾而终。老人家去世时,我哥哥的女儿已经上小学,可以算是五世同堂了。老姥姥的两个女儿,我的两个姑姥姥现在还健在。大姑姥姥也九十多岁了,长得很象她母亲,银白的头发,腰杆直直的。

分享
阅读数(15878 次)
146
云南省科技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