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保同 >> 文章 >> 正文
董保同:高考杂忆
董保同
06月27日 08:31
分享

市教育局发来信息,今年高考成绩刚刚出炉,云南省文理科高考状元再次双双花落曲靖一中!紧接着,手机不时震动,"喜报!喜报!",市里几所重点学校领导也陆续发信息报告本校高考成绩。高中同学微信圈里,更是一片喜气洋洋,在衡水老家的同学们又在热议衡水那所最牛学校取得的骄人成绩。

就我自己来讲,参加高考已是三十五年前的往事了,女儿也已经在读研究生,但每到高考季,却总会有既紧张又兴奋的感觉。1981年,我在河北老家深县一中参加高考,考到北京上大学,从只有二百来人的小董家庄走出来,从此拥有了广阔的天地。前些年,我几次到维也纳参加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专业会议,有一次与各国代表讨论国际公约条款时,忽生沧海桑田之感:冀中一个极小村庄的小男孩,怎么会想到长大后能坐在这里与外国专家们切磋讨论核公约呢?如果不是高考,这一切是绝对不可想象的。高考,对一生的影响是很深远的,是十分难忘的生活经历和人生体验,也是激励自己砥砺前行的重要动力。

忆及当年高考,颇有些传奇。当时的学制与现在大不相同,按照毛主席"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最高指示,小学是五年制,初中和高中均是二年制,我是最后一届二年制初中、二年制高中的毕业生。从五六岁上小学,到十四岁参加高考,统共只有九年,这样稀里糊涂就成了所谓少年大学生。还有,更离奇的事情是,当时高二分文理科,我自己选了文科班,几个月后,母亲从村子到县城学校去看我,听学校门卫(负责开门锁门敲钟)老大爷说,"怎么让孩子学文科?数理化不太好才学文科呢!"母亲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文科理科,以为是自家孩子被学校欺负了,便去找学校领导,要求把我调回理科。等我上完体育课见到母亲,母亲兴高釆烈地告诉我,"我给你调回理科班了",气得我大哭一场。被迫回理科班后,作为理科生参加高考,阴差阳错考了全县第一名(据说也是衡水地区第一名)。后来就以讹传讹被传成是"上文科班参加理科高考还得了第一名"。当时在县一中,在小董家庄,在亲戚朋友圈,一时传为佳话。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学校敲钟那老头一句话引发的。

高考是人生大事,也是家庭的大事。我参加高考前,在北京工作的父亲专门请假回到县城,在亲戚家住了三天。父亲平时很严肃,那几天很是和蔼可亲,还把自己的手表借给我考试时用。等最后一门考试结束后,我兴冲冲地回到亲戚家,向父亲报告考试情况。听我说了半天,父亲一直没有插话,等我兴高釆烈说完了考试情况,父亲淡淡地问了一句,"我的手表呢?"这时,我才突然想起,交卷后太兴奋,走得太匆忙,把父亲的手表忘在考桌上了!急急忙忙赶回考场,早是人去楼空,哪里还找得到!当时,上百元的手表是家庭重要财产,父亲戴了多年,居然被我高考弄丢了!

当时,有人问我父亲,"你专门请假回老家陪儿子高考?"父亲回答说,"俗话说的好啊,天下爷娘疼小儿。"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句俗话。父亲去世已经二十多年了,每次想到父亲这句话,想起弥留之际卧病在床的父亲,想起专门回老家陪我高考,在考场外县城的大街上转悠的父亲,经常忍不住泪水盈眶。我是家中幼子,仔细想来,父亲对我一直是很关心的。小时候去北京,父亲休息时,我总是缠着不停地问这问那,特别是地理知识,比如哪个国家国土面积多大啦,人口多少,首都是哪里啦,父亲都答得出。我很是佩服父亲知识的渊博。那年高考的时事政治考题,父亲居然猜到了好几题!

我高考三十年后,2011年,女儿参加高考,那时我已调到昆明工作。想到当年自己高考时父亲专门请假从北京回老家,我便也找了个理由从昆明飞回北京出差。到北京时已是高考的第二天。我直接来到女儿考场学校外,大门口挤满了等候的家长们,由不得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交卷时间到了,考生们陆陆续续走出校门,有的高高兴兴,有的懵懵懂懂,有的强颜欢笑。等待中,忽然感到眼前一亮:女儿在人群中出现了。我赶紧迎上去,女儿看见我,有点意外,我发现女儿眼圈似乎有眼泪,估计没考好,便随便找话题聊几句。女儿终于忍不住,说"有的考题没见过,不会做",说完看样子要哭了。我赶紧说,"没事,会做的做对了就行了。你不会的,很多人都不会。这门课考过了就忘掉它。"事实上,女儿高考总体发挥不错,后来录取到中山大学。对这一结果,女儿班上有些同学颇为诧异,很不服气。

去年,我调到曲靖工作,报到那天恰是六月五号,是高考的前夜。晚饭后信步闲逛,看到"考试重地,闲人免进"的标语和曲靖一中的牌子,感受到浓浓的高考氛围。半个多月后,高考成绩公布,全省文理科状元均出在曲靖一中,大家都很高兴。到学校周边散步,看到学校大门口的喜报,有两个小状元的照片,还有与班主任老师的合影。后来两个小状元都被我的母校北大录取了,我请两个小校友、他们的班主任还有一中李校长吃了顿饭。那天晚上,我很兴奋,说了很多话。

高考,给一代又一代年轻人提供了求知发展和改变生活的机会,也伴随并见证着我们国家崛起民族复兴的历史进程。长期以来,对高考的批评与诟病一直不绝于耳,各种改革方案也在酝酿中,但我以为,高考创造的竞争规则、竞争意识与竞争环境,特别是为平民子弟改变命运提供的机会,为社会流动与进步创造的生机与活力,在当下仍是无可替代的。坊间对我老家衡水有关学校"应试教育"、"魔鬼训练"、"考试机器"、"高分低能"的议论,其实不乏捕风捉影的想象甚至妖魔化,与真实情况相距甚远。实际上,衡水中学十分重视素质教育,十分重视师德,举个例子,教师一旦被发现在校外收费补课,马上会被开除,这一点是北上广许多名校根本做不到的。

曲靖是云南省的教育大市,有重视教育的传统,中小学在校生总规模甚至超过省城昆明,位居全省第一。曲靖一中、二中、民族中学都是名校,会泽、宣威等县市的教育也有很好的基础。今年全省高考状元再次花落曲靖并不是偶然的运气,或者一中校园内''镇校之宝''小爨碑的保佑,这里面凝聚着师生们难以想象的拚搏与奋斗、心血与汗水。当然,曲靖也还存在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城区大班额、硬件条件欠帐多、教师编制紧张等问题,特别是随着两胎政策放开,青年教师力量短缺问题将更为突出。下大力气打造云南教育强市,把曲靖教育这张名片擦得更亮,应成为我今后工作的重点努力方向。勉之!

分享
阅读数(20454 次)
441
云南省科技厅党组副书记、副厅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