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 文章 >> 正文
张田勘:里约奥运,俄国队为何躲过全面封杀?
世界观
07月31日 10:59
分享

北京时间7月24日晚,位于瑞士洛桑的国际奥委会(IOC)对俄罗斯奥运代表团是否参加里约奥运会做出了最终裁决。根据最新的结果,奥委会决定对俄罗斯代表团实行不全面禁赛,而俄罗斯代表团的运动员们最终能否站在里约的舞台上还需要各运动协会最终裁定。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

IOC没有对俄国运动队全面封杀,但也隐隐表明,IOC有着对俄国队全面禁赛的意图,但为了推御责任,采取了踢皮球的方式,把决定权下放到各运动协会。

IOC为何要这么做?除了考虑公正和公平外,一个最大的原因是,假如俄国运动队全面被禁赛,不只是对俄国的巨大打击,更将是奥运史上的天大奇闻和丑闻。并且,国际社会基本上不会有赢家,甚至连IOC都会是输家。

俄国的体育优势项目包括体操、花样游泳、艺术体操、撑杆跳、竞走、摔跤、拳击、自行车、击剑、赛艇、现代五项、女排、举重等。如果俄国运动员被全面禁赛,上述俄国优势项目的奖牌就要完全拱手相让了,与其竞争性较强的一些国家运动队可能是受益者。


俄罗斯泳坛名将尤利娅·埃菲莫娃。在国际奥委会将封杀俄罗斯队的权力下放至各领域后,国际泳联宣布对包括埃菲莫娃在内的7名俄罗斯运动员做出禁赛处罚,后者表示不服并将提起上诉。

但说实话,如果俄国这些项目的运动员都服用了兴奋剂,那么,这些项目的奖牌让位于其他干干净净的运动员是天经地义之事,而且也代表了人类的真实成绩。但是,如果俄国这些项目的运动员并不是全部使用兴奋剂或哪怕只是有半数服用兴奋剂,俄国运动员被全体禁赛出让的这些奖牌的含金量也要大打折扣。从这个意义上看,俄国在这些优势项目上的竞争对手并非是真正的赢家。

如果俄国运动员被全面禁赛,服药的运动员固然是输家,他们是自作自受,同时也连累那些没服用兴奋剂的运动员,后者同样是输家。如此一来,IOC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也会被追责和追问,他们是如何监管的?即便他们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推托,也会被公众视为监管不力,因此他们也不是赢家,而是输家。

使用兴奋剂和反兴奋剂的交锋犹如猫鼠相斗,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监管不作为时,侥幸者和违法者就会增多。正如猫在打盹时,耗子就会大摇大摆地出来偷吃粮食。人之初性本善,但有时也是人之初性本恶。如果没有好的制度监管的话,人的性善就会滑向性恶,或者说侥幸心理会让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服药,因为既不会被查出来,还会名利双收,何乐而不为?

所以,俄国运动员大规模使用兴奋剂是与WADA的监管不力密切相关的。这一点连WADA主席克雷格·里迪也主动承认。里迪称,早在2013年7月,《星期日邮报》就报道出了俄罗斯兴奋剂的丑闻。但是,由于外界的压力,以及WADA当时认为传递给他们的信息没有足够的法律可信度,使得WADA并没有进行广泛的调查工作。也就是说,WADA原本应该做更多的工作来阻止俄罗斯运动员大规模服用兴奋剂。


俄罗斯奥委会主席亚历山大·茹科夫资料图。

今天,里迪认为WADA将不得不改变现有的工作组织结构,但现在回想起来,也许WADA早应该这样做。里迪所说的是将反兴奋剂检测工作独立出来,这只是在俄国的大规模服用兴奋剂事件愈演愈烈之时,IOC和WADA才想到的,而且是在2015年10月17日在瑞士洛桑召开的“奥林匹克峰会”上,IOC才提出了一个设想,让兴奋剂检测独立于体育组织之外,以阻止国家和政府参与有组织的大规模服用兴奋剂。

只是,这个设想到今天还只是设想,IOC在2016年的“奥林匹克峰会”上再议而不决,希望到明年(2017年)再由WADA牵头和组织落实。如是,则还有可能会使一些国家陷入大规模的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丑闻中,此前肯尼亚、安道尔、阿根廷、玻利维亚和乌克兰等国就被怀疑有较多运动员涉药。

俄国运动员大规模使用兴奋剂不仅反映了IOC和WADA的失职,也体现了在责任心上和行动上比较迟钝,而是需要在事前采取更为紧迫和严格的措施。2015年11月9日,WADA发布一份长达约350页的报告称,俄罗斯田径协会存在大规模使用兴奋剂问题,还称这仅仅是俄罗斯田径界禁药问题的“冰山一角”。但是,在如何解决问题上却只是提议禁止俄罗斯参加2016年夏季奥运会田径比赛。


揭发俄罗斯田径禁药丑闻的尤尼亚-斯捷潘诺娃。

实际上,在监管方面的措施却有些姗姗来迟,例如在2016年4月15日,WADA才宣布撤销莫斯科反兴奋剂中心在俄罗斯实验室的认证资格,同时宣布暂停里斯本反兴奋剂中心在葡萄牙实验室的认证资格。这被视为是重拳出击,但是,相较于俄国有一定力量支持的服用兴奋剂行动,力度还差的远。

据一份新近公开的报告显示,2014年12月,世界反兴奋剂组织计划对负责俄罗斯运动员兴奋剂检测的莫斯科实验室进行突查。实验室和体育部都对此感到“非常不安”,因为实验室当时存有“大量检测结果呈阳性、但在检测报告上显示为阴性的”尿样。在俄国体育部的支持下,特供在墙上挖洞,偷换涉药运动员的尿样和血样以蒙混过关。这个时候,WADA为何不暂停或者撤销俄国实验室的检测资格,以阻止俄国运动员大规模服药?在没有采取有力的监管措施下,就连巴西、比利时、法国、希腊、墨西哥和西班牙等体育大国的运动员也被认为有涉药的重大嫌疑,被列入观察名单。

反兴奋剂如同反犯罪一样,事前的法律、行政和技术监管比事后的严厉惩处有效得多。到了大规模出事或犯罪时再预以重拳打击,就有可能力不从心,甚至陷入公平与公正的陷阱中。

作者为《百科知识》副总编

分享
阅读数(12901 次)
中国日报评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