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凡 >> 文章 >> 正文
张凡:里约奥运最大的亮点是"金牌观"的转变
张凡
08月12日 08:13
分享

(当地时间2016年8月8日,巴西里约热内卢,2016里约奥运会男子200米自由泳决赛,孙杨夺冠。图片来源:东方IC)

中国民众对这一届奥运会的"金牌观"非常端正。人们对金牌来的稍晚一些的态度如此之好不说,连"表情包"傅园慧的关注度都超过了获得金牌的运动员。这些变化让我们看到,民众评判运动员是否优秀的标准已不是金牌了。这无疑是体育竞技观念的改变,也体现了我们社会观念的进步。

我们的金牌情结是与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的。当我们国家比较弱的时候,在国际社会上没有话语权,突然许海峰一枪就给我们打出了在国际上的尊严,再后来的中国女排更是让我们扬眉吐气,从那一刻起,金牌就和"国家荣誉"、"英雄"这样的词语挂上了钩。但是,在金牌与美好的词语搭边的同时,也和体育部门及其官员的政绩、赞助商的收入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运动员及其成绩成了某些人获取利益的工具,有的运动员也失去了自我,对于"唯金牌论"的批评声音也随之而来。

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人也给"以金牌论英雄"竖起了对立面:金牌根本就不重要,从而彻底否定了奖牌的作用。这现象就像一段电路出了故障,害怕电流过大烧坏了灯泡,干脆就拉闸,其余电器也别想用。我们试想,如果不重视胜负,不重视奖牌的话,竞技体育的观赏价值和意义在哪里?金牌及其他奖牌的作用就是表彰奖励运动员,我们重视奖牌,因为奖牌是运动员自我价值的体现,凝聚着心血,我们只是希望这个奖牌与其他利益无关。

我们目前要做的就是在奥运会已经成为展示一个国家或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等各方面实力的平台的同时,如何斩断伸向金牌的黑手,让金牌回归到对运动员超越自我肯定的奖励上的初衷上来。这么看来,我们对金牌的看法就很像修禅,要大致是经过以下三个阶段:第一阶段,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阶段,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第三阶段,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于是,我由金牌联想到了我们中国传统的礼器--鼎。鼎这个东西原来是用于吃饭的容器,谁家拥有的鼎的数量多或者容量大就象征这谁家人多,人多是家族旺盛的标志,于是进一步引用到当时国家层面就成了国力旺盛的标志,再进一步就成了权力的象征。于是,为了一个吃饭的东西,各个诸侯国的国君们真是费尽心机,各种计谋都使出来了,就有了"定鼎中原"一词的出现。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的进步,鼎早已与权力脱钩,又回归到了礼器的作用,或者成为博物馆的观赏品。可能读者会问,鼎原来不是吃饭的么?对,是吃饭的,笔者就曾在某饭店用和碗一样大小的"鼎"吃过饭,当时笔者就在想,这就是鼎的作用回归。

如今,我们对待金牌就应该像对待鼎一样,让金牌成为运动员通过努力获得的奖励,是一种激励的象征。每个运动员在积极准备比赛的同时,就不会有太大的压力。这样,运动员们对于金牌的得失才会做到"得之坦然,失之淡然,争其必然,顺其自然"。

(本文为中国日报网天下专栏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阅读数(72758 次)
媒体记者、评论员,供职于《中国贸易报》。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