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 文章 >> 正文
张周项:道德绑架之恶
世界观
08月26日 14:32
分享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场景:公交或者地铁上,明明自己上了一天班疲惫不堪,找到个座坐下却被人敲肩膀,回头一看,一病怏怏的大妈捶胸顿足哭天抹泪喊你让座呢。

可是刚才上车的时候,这大妈壮实的很,不仅不排队,还一肘子一个挤飞俩小伙子呢!这会儿秒变林黛玉了?

还有一种场景也很气人,遇到熊孩子犯错给你造成了损害,你要去教训他,却被人家家长护身后去了,一句“他还是个孩子啊!”让你觉得自己作为受害者才是十恶不赦,让熊孩子为自己的恶行负责简直是没有良心。

这些无耻又让人无奈的行为,如今有了一个贴切的名称“道德绑架”。如果你遇到过道德绑架的话,那么下面这则视频应该会让你灰常解气。这则叫《阿姨,对不起,我不能给你让座》的视频,最近火遍整个社交媒体,借几个常见的场景,踢飞了熊孩子,拒绝了装林黛玉的公交挤人大妈。

华声新闻网站不仅认为道德绑架不对,更鼓励大家“理直气壮地说不”:

很多时候,一些人对道德绑架往往逆来顺受,这不仅违背着自己意愿,也助长着道德绑架的气焰。

道德是具有自由属性,是自愿的,发自内心的,每个人都有选择道德的自由和权利,任何强制行为都违背着道德本意,因此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别人指手画脚,迫别人履行道德,不仅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也严重侵犯着别人道德自由,因此,道德绑架违背道德,甚至是一种不文明的粗暴行为,对于这种行为,应该理直气壮地说“不”。

《皖北晨刊》进一步分析,道德水准的高低,确实是一个社会进步与否的标志,但道德绑架是反道德的,只会让道德污名化:

社会的进步离不开道德的传承和发扬光大,“扶不扶”不容长期成为一个困扰公众的社会难题。然而,这个过程本身应该是长期的、潜移默化的,它高度依赖于普遍的心理认同和行为自觉,可以高调激励却不宜过度处罚,盲目采取“道德绑架”的方式则更会适得其反,弄不好还可能伤害无辜者的正当权益,行为本身亦显得十分肤浅荒唐。

《中国青年报》则追根溯源,指出道德绑架现象的出现,是因为在法治社会中,“道德稳定社会秩序的功能相对下降了”:

刚性的法律取代了道德的作用。法律讲究程序和技术性,不是某个权威制定和实施的,更符合现代社会的需求。人的交往也经历了从熟人社会到陌生人社会的变化,法律也比道德对“陌生人”更有约束力。

进入现代社会,道德不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只能有限度地解决问题。人们厌恶“道德绑架”,不是因为心中失去了道德底线,也不是因为他们不需要美好的情操和公序良俗,而是讨厌道德的滥用和越界。

并不是每家媒体都认同“道德绑架”这个定义。比如中国青年网就认为,让座本来就是义务:

从小父母就教育我们要给有需要的人主动让座,如今我们也这样教育自己的孩子。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传统美德和来自人性善良的举动,似乎也越来越成为了备受争议的话题。究其原因,我觉得这未必是弱者“太霸道”了,倒有可能是一些人的内心已变得“很冷漠”了。

《新华日报》更是警告,不要因为反对道德绑架而丢弃了道德本身:

反对道德绑架,不等于可以有意无意地丢弃尊重道德。提高公众道德素养,也要防止掉入“谁比谁更烂”的恶性循环,以致让“道德绑架”成了一些人无视修养、不讲道德的借口。

动辄人云亦云地以道德绑架的思维去评判他人之不足,进而为自身道德松懈与欠缺求得“良心安慰”的表现,恐怕同样不可轻视和无视。

小观自己也经历过道德绑架,被虎背熊腰的大妈用逼视的目光从座位上薅起来过。小观对此事不多嘴了,只想说一句话:如果道德都到了需要绑架人的地步,那是不是说明这道德太虚伪了?

言尽于此。

分享
阅读数(32946 次)
中国日报评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