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 文章 >> 正文
张周项:在家上学,培养大科学家?
世界观
08月24日 14:47
分享

2005年,四川泸州市9岁女孩李婧磁被父亲李铁军从学校接回家。这位父亲宁肯违反《义务教育法》,也坚持要用自己教学取代学校教育,要在女儿18岁时“把她培养成为一名生物磁场方面的科学家”。

11年过去了,李婧磁现状如何呢?拜访李家的《成都商报》记者是这么描述的:

李婧磁大方坦承自己连初中试卷都考不及格,父亲李铁军也承认女儿在语数外和物理化学这些学科均学艺不精。但李铁军坚持认为自己的教育是非常成功的。他说,他在培养一名伟大的科学家。

李铁军和女儿一人拉二胡,一人弹电子琴,合奏了一曲《二泉映月》。不过,这首曲子中间断了两次,一次是父亲拉错了,一次是女儿忘了调。

看到记者对李婧磁展示的美术音乐才能面露困惑,李铁军冲着记者有些着急:“我来问你,中国历史上的四大丑女分别是哪些?”记者表示不知。他立马叫过女儿,女儿回答“分别是嫫母、钟离春、孟光、阮氏”。

李婧磁和父亲表演二胡与小提琴二重奏。

一名20岁的女孩,只掌握了“四大丑女的名字”这类知识,这11年的家庭知识教育效果究竟如何,相信大家都能看出来了。诚如《京华时报》所言,一个父亲的文化传授,是代替不了义务教育的:

现今的教育面临着许多问题,但是我们需要承认,接受义务教育,让孩子作为一个“学生”生活在普通的大环境下,仍然是现下比较理想的教育方式,至少是一个最不坏的选择。在九年义务教育中学习的各种科目并不是“浪费生命”,而是给学生的未来打下坚实的基础,为学生的人生走向提供更多的选择。这种基础将要强于缺少专业设备及知识水准的自家教学,而提供的选择也将多于这些父母主观提供的选择。

不过相比文化知识,大家更为李婧磁担心的是,她生活在形同被软禁的环境里,很少与同龄人交往,人际交往能力如何培养?

《北京青年报》就是这么发问的:

在这个李铁军自造的教育体系中,缺乏了其他重要组成元素。完整的家庭结构被破坏,李铁军的妻子不仅离开,而且还曾提起诉讼,要求李铁军把女儿送回学校。女儿独自学习和成长,其间没有可交流的小伙伴,人际关系几乎虚无化,孩子就此生活在一个封闭世界中。

这才是李铁军教育模式的最大问题。

《南方周末》也有同感:

“社交障碍”似乎是社会对于在家自学者的刻板印象之一。孩子脱离学校系统,无法与同龄人一起体验校园生活,外界多少会质疑,这样是否会让自学生在日后产生社交障碍。

新浪四川官方微博就此话题发起了投票,结果显示,也很少人接受这种教育模式:

作家押沙龙就这条新闻发了条很不政治正确的微博:

这种父亲就是妖孽,想控制孩子的一生,来满足自己人生中的一些胡思乱想。学没学到东西先不说,把孩子困在家里不让上学,剥夺了和同龄人交际的机会,就凭这一点这个父亲就是个畜生。

被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峰接力转发:

在家上学是可以的,但是需要很高的条件,这位父亲显然不具备教育的能力。

当然,也有人拿郑渊洁和郑亚旗的例子指出,李婧磁只是特例,不能以此否定在家上学模式。1983年出生的郑亚旗小学毕业后,父亲郑渊洁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教育他。这位最高学历只是小学的八零后,办过杂志、开过讲堂还创办过摄影工作室,现在是自己文化公司的CEO。


郑渊洁和郑亚旗父子。

这也是为什么《信息时报》强调,“在家上学”是对现行教育模式的补充:

“在家上学”属于舶来品,2012年,美国就有240万名孩子在家上学,占全美学龄儿童的4%。2013年,《中国在家上学北京共识》显示,“在家上学”排名前三位的省份依次是:广东、浙江和北京。其中,广东省作为对外开放的前沿,社会和教育环境较好,“在家上学”人数最多,高达1459人。

教育改革同样离不开民间的尝试,比如,“在家上学”的模式,既丰富了教育的形式和内容,又能为现行体制内教育带来借鉴,让教育的方式更加多元。虽然“在家上学”仍存在一些不足,但是通过探索,是可以逐步克服的。我们不能因为出现了失败的案例,就全盘否定其存在的合理性,要知道,失败案例在传统领域同样大量存在。

李婧磁和父亲下象棋。

《成都商报》的报道里有一个细节。李婧磁母亲李安素曾于2005年将李铁军告上法庭,要求保障女儿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后来泸州市纳溪区法院判决:李铁军违反《义务教育法》,限李在判决生效5日内送女儿返校读书。

但对于这个判决,李铁军表示“宁肯坐牢也不送她到学校读书”,此后,因为多方面原因,这个判决并未执行,不了了之。从此,李婧磁再没踏入学校一步。

《中国青年报》就此发问,法院的判决为什么没有被执行?

如今,与其嘲笑李铁军偏执的教育观,不如检讨当初为何没有强制性手段让李婧磁接受学校教育。无疑,政府和社会没有起到应有的兜底责任。

当家长在子女教育上不作为、瞎作为时,政府和社会应当有更积极的作为。在过去一定时期内,人们对“义务教育”的诉求集中于政府不让一个孩子辍学,如今,免费义务教育已经普及,其“义务”的指向已慢慢倒向了天平的另一端,即受教育人和监护人有没有履行受教育的义务。

这也正是小观想要说的。昨天的推送,是关于兰州交通大学博文学院女教师患癌被开除的事情,法院判决生效,侵权方却拒绝执行,最终导致女教师在贫病交加中死去。小观昨天就追问,司法机关何在?

今天小观还得这么问,司法机关去哪里了?一个9岁的孩子,被自己父亲控制不让上学,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这就是侵权,法院有义务保障自己的判决得到执行,而不是一纸判决就再也不管不问了。

不让孩子接受义务教育,这本来不是一个观念问题,是一个法律问题好吗?

分享
阅读数(6238 次)
中国日报评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