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观 >> 文章 >> 正文
张周项:电话诈骗致女孩死亡,谁是帮凶?
世界观
08月25日 14:55
分享

在被虚假医疗信息耽误的魏则西、被冷血学校抛弃的刘伶利之后,又一位逝者在这个早已对死亡麻木的舆论场里掀起一阵波澜。

她就是18岁的山东临沂女孩徐玉玉,今年参加高考,已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不幸的是,她在接到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通知后,于19日接到诈骗电话。

《沂蒙晚报》是这么描述她生命中最后几个小时的:

按照对方要求,徐玉玉将准备交学费的9900元打入了骗子提供的账号……发现被骗后,徐玉玉万分难过,当晚就和家人去派出所报了案。在回家的路上,徐玉玉突然晕厥,不省人事,虽经医院全力抢救,但仍没能挽回她18岁的生命。

新闻经接力转发后,引起了广泛关注。但与以往不同的是,大家不仅谴责骗人钱财者,更追问徐玉玉的信息是谁泄露的?

《中国青年报》注意到骗子掌握了徐玉玉有资格申请助学金这一事实,称之为“精准行骗”,并指出电信服务商难辞其咎:

个人信息泄漏严重、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缺失,电信服务商在防范打击诈骗行动中的表现不如人意,电信实名制存在漏洞,都给了诈骗分子以可乘之机。如果不能改变这种状况,徐玉玉之后,仍然会有“李玉玉”“张玉玉”被骗。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土壤不能消除,悲剧就将不断发生。我们会发现悲剧之后,现实依然不堪,而这才是最让人痛心的地方。

搜狐评论则一声长叹,“这也是老生常谈到令人发中指却无可奈何的事情”:

在这个国家里,包括个人通信在内的个人信息隐私始终处于“待出售”状态,骗子团伙几乎可以轻易地获取任何特定人群的信息,而后制订相应的骗术。相较于骗子的先进性,个人信息能寄望的政府保护几乎不设防。

哪怕是几大电信企业巨头,对诈骗信息的防范也是远远落后于国民期待。早就说好的实名制,在徐玉玉一案中并没有被发现,这不仅令追查有难度,也让人感觉电信运营商的首鼠两端:长于逐利,短于德行。起码,运营商应该为徐玉玉之死负上道义责任。

公号“i青岛君”在谴责运营商的同时,更提供了一条惊天消息:8月19日,徐玉玉被骗的同一天,临沂市河东区汤头镇的一名女大学生也报案说自己被电话诈骗,家里东拼西凑的6800元学费被骗光。青岛君显然无法掩饰自己对三大运营商的愤怒:

骗子为什么会如此地猖獗?

信息泄露为何为如此严重?

而你们,对此究竟都干了些啥

或者解释一下

对此,你们为何是如此的无能?

普通市民和群众可以无能为力

而你们可以吗?你们必须有所行动!

吃着垄断的饭,干着坑老百姓的事的各个电信运营商们为了钱,真的啥都不顾了吗?

相比于媒体的矜持,网友们就比较直接了。摘几条热评,大家一起看看吧:

在《沂蒙晚报》的报道中,还拍到了骗子的来电号码,登记于济南,目前已关机。

《新快报》采访“部分基层民警”指出,因170号段实名登记不严、实际归属地不明等,颇受诈骗犯罪嫌疑人青睐。以170/171号段为主要服务平台的虚拟运营商,不自己建设通信网络,而是租用实体运营商(电信、联通、移动)的网络开展电信业务,即批量购买流量、短信、和电话再分别出售。

中国新闻网置顶一条微博,特意科普170、171号段为什么沦为诈骗专用:

但那并不是免除三大运营商责任的理由。这条置顶微博下的评论是这么说的:

这也正是小观的想法。禁止170/171号段或许不现实,但既然工信部要求全国电信实名制了,那虚拟号段也应该实现实名制,不应当被保留做例外。就算是虚拟号段实名制需要时间,查一下哪家虚拟运营商购买了诈骗号码总不难吧?这家运营商违反实名制规定,导致诈骗发生,应当对徐玉玉的死负责。

而且,一天同一个小城镇至少两名准大学生接到精准诈骗电话,这说明当地发放助学金情况存在信息泄露,而掌握助学金申请情况的官员就那么几个人。听说当地警方已经成立了专案组,最新消息说山东公安厅也在督促破案,希望他们不要有意无意忽略这些信息。

小观只能帮你们到这了。

分享
阅读数(26743 次)
中国日报评论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