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凡 >> 文章 >> 正文
张凡:祭祀的真相
张凡
10月09日 12:40
分享

近日重温历史剧《大敦煌》,顿感悲凉,于是又趁热打铁读了井上靖的《楼兰》。丝绸之路上关于女子可歌可泣的故事确实很多,有《大敦煌》里的珍娘、梅朵,为了敦煌死去从而化为飞天舞女,也有连名字都不知到的亚夏族女子,在随索励归汉的途中,被当作祭品投入洪水。

《楼兰》这个小说集里《洪水》这个故事的悲剧结局引出了很多解读,有说"能共患难不能共享福的",也有说"放弃抵抗只有死亡"的,但依然解不开一个迷局,那就是为什么在前一次面对河水暴涨时,索励没有听从属下的建议,将亚夏族女子祭河,而后一次却听从属下建议,将女子投入河中了呢?

答案绝非是两人感情变化那么简单。我们先从渡河前的两个细节来谈起。

其一,索励这支军队的构成,井上靖如此写道:"每个被收编的士兵唯一的资格要求是具备拉强弓的强健臂力。",由此开来,这些士兵在战斗纪律和经验上来说可谓一片白纸。

其二,亚夏族女子讲过龙都的传说,说库姆河里存在着妖魔。这就提供了一个当地人的信仰信息,和一个很好的证人。

对于这个身经百战的中年武将来说,在渡河时河水暴涨,意味着什么,他更知道,进入西域以来第一仗意味着什么。让士兵和洪水作战,看起来像堂吉诃德大战风车一样可笑的事,但这真的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其一,这是个训练士兵的大好机会,让他们熟悉武器使用、战略战术,其次是增加信心,连妖魔都可以战胜,那对面肉体凡胎的匈奴还不在话下?其二,也是最重要的,我们战胜了妖魔,又打败匈奴,在当地会形成广泛的影响力,从民心入手,奠定统治基础,尤其是在还有亚夏族女子这个外人全程旁观的情况下。

的确,故事按索励安排的走向发展。雨停了,河水退了,士兵也打败匈奴了,西域也开始流传索励大战洪水妖魔的故事。索励出关的时候,就没打算再回汉,然而朝廷没忘他,下令让他回汉。面对长安的荣华富贵和荣誉,这下麻烦了,有妻儿在,这个异族女子怎么处置成了问题,又不是明媒正娶的二房,在他妻子看来,这不是负心汉么?于是在回汉途中,又遇到洪水,这个终日陪伴在身边的女子,既不需要她来缓解寂寞空虚冷,也不需要她来宣传英雄事迹,于是,这个女子终归还是去了她早该去的地方。

看来,很多时候,细细一探究,真相的确是很残酷的。当然,这里的真相是指小说中的。井上靖的小说也正是高明在此,有书评家说,井上靖的小说的唯一主角是时间,在时间的流动下,是几百年来不变的人性。

分享
阅读数(41006 次)
媒体记者、评论员,供职于《中国贸易报》。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