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文章 >> 正文
孙成昊:奥巴马访欧"告别之旅",西方还是那个西方?
孙成昊
11月22日 10:31
分享

11月15日-18日,奥巴马任内最后一次出访,地点既不是实施"再平衡"的亚太地区,也不是"适度撤出"的中东地区,而是选择了欧洲的希腊和德国。

这次访欧之行早在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前就已定下,奥巴马原本一定认为希拉里能够胜出,卸任前去一趟欧洲,与几位老友"把酒言欢",聊一下政治遗产,稳固一下美欧关系。然而,随着特朗普击败希拉里,奥巴马的不少"遗产"变"遗憾",这次访欧"毕业之旅"也成为"肄业之旅"。奥巴马并不寂寞,跟随他踏上欧洲大陆的还有特朗普的阴影。

整体而言,欧洲对于美国大选的过程看不懂,对于特朗普的执政前景看不清。欧洲多数媒体表达了对美国大选的不屑和鄙视,称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丑陋不堪的选举,对于"美式民主"的肮脏一面无法接受,认为西方民主模式受到了挑战,甚至有人呼吁应由欧洲接手扛起"民主"大旗。对于特朗普胜选对美欧关系的影响,欧洲更是心里没底。就在奥巴马访欧前三天,欧盟举行一系列外长及防长会议,商讨特朗普执政后欧洲应该如何应对,结论基本是"听其言,观其行",走一步看一步。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奥巴马心情复杂地踏上了访欧之行。一方面,跨大西洋关系历来是美国对外关系中最为稳定的盟友关系之一,但另一方面,美欧却在事关发展方向的关键问题上做出了精英眼中"错误的选择"。回首2016年,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成为全年贯穿美欧关系的两条主线。在这一年,大西洋两岸出现"反全球化"、"反精英"、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崛起的双向共振,美欧在决定自身与世界关系的选择上再次"携手共退"。

奥巴马在雅典卫城这一"民主起源地"意味深长地谈起了民主,希望能够修复因为这次大选而受损的美国形象。同时,奥巴马屡次谈及全球化,表示全球化本身没有问题,只是路线需要修正,以确保有更多人能够分享全球化果实。奥巴马还向欧洲发出了警告,民粹主义很危险,美欧应该加强联合共同抵御。

奥巴马心知肚明,一个"内务缠身"、无法帮衬美国的欧洲不利于美国推行对外战略,也不利于美欧关系的稳定发展。但现实是,奥巴马即将卸任,特朗普并不买盟友的帐。他强调"美国第一"和"转向国内",认为盟友应该承担更多义务,甚至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可以考虑解散北约。而欧洲又不得不面对英国脱欧和主要大国大选的繁忙议程。因此,美欧在近一两年内将难有精力在重大国际事务上加强配合,最多只能提一些有名无实的合作口号。此外,特朗普目前仍在挑选内阁成员,这些班子成员的政策取向将对政治"素人"特朗普治下的美欧关系产生重要影响。这一不确定性只有在特朗普揭晓成员身份后才能逐渐消除。

美国大选已经结束,结局无法逆转,代表"草根"、"反建制"、"反全球化"的特朗普将引领美国走向不确定的未来。欧洲接下来也要面对足以影响欧洲一体化的一系列重大事件,比如意大利修宪公投和法国、德国大选。欧洲人民如何选择不仅将决定美欧关系的未来走向,或许还将决定西方价值观联盟的存续与否,甚至将决定以美欧为主导的自由主义秩序走向何方。

(原文经删改后发表于《亚太日报》网站)

分享
阅读数(33670 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