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逢瑛 >> 文章 >> 正文
胡逢瑛:俄美迈向关系正常化中的俄罗斯因素
胡逢瑛
11月24日 10:11
分享

俄美之间的新冷战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夕相互拉高到剑拔弩张的状态,俄国防部长绍伊古表示北约不断扩大在东欧、波罗地海以及黑海领域的军事部署。他还表示,这是西方破坏区域战略稳定,俄罗斯对此被迫做出回应措施,以保障俄罗斯西部军备设施安全,并且要举行军事训练活动。

针对北约的挑衅,俄罗斯则以在加里宁格勒部署伊斯坎德尔和S400凯旋防空导弹系统以及单边退出美俄削减核武和武器级钸处理协议作为高调回应。现在奥巴马还企图在特朗普当选之后与就任之前作困兽之斗,企图就衍生乌克兰问题持续向特朗普和共和党施压,以期待拉高俄罗斯和北约之间的敌对意识,迫使特朗普无法在宣誓就职之后与俄罗斯顺利展开关系的正常化工作。

美国总统大选在一片激烈选战之后,各地仍然持续出现抗议之声并要求选举人团改变决定,然而,特朗普已经开始着手进行国内外人事的布局和联系。尽管特朗普和普京于11月14日首先通了电话,相互表达美俄未来建立紧密且持久关系的愿景。根据克林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的说法,双方并未提到乌克兰问题。

因此,俄罗斯前财政部长、战略分析中心的主席库德林呼吁俄罗斯人不要兴奋过头,只要特朗普无法在人事布局上解决反俄的势力,两国之间将难以化解国际矛盾,对于真正的关系正常化的期待就是过度乐观。这显示在美俄在国际安全合作方面,未来还有一段很长的相互磨合与沟通的时期。然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却是认为,特朗普和普京已经具备相互理解的态度,这有助于未来快速进入对话。

那么,俄美之间走向正常化的俄罗斯自主因素有那些?

对外政经自主性增强

首先,释放对话善意。根据俄罗斯联邦议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柯尔萨科夫的说法,特朗普要在华府既有的菁英体制遗留下来的反俄轨道上运行,很难立马在缓解对俄关系上有所作为,但是俄罗斯方面要不断释放和解善意讯息给特朗普,强调俄罗斯没有反美主义存在或延续的必要性,也愿意在国际冲突问题上充分对话和讨论。俄罗斯外交部新型挑战与威胁问题局局长、前俄罗斯驻联合国代表罗加乔夫表示,特朗普不会冒险和俄罗斯一下子进入全面反恐合作,但是会先就共同打击伊斯兰国合作,等到美国需要面对更多的国家安全问题时才会和俄罗斯进一步合作。那么,在美国三权分立且相互制衡的体制下,俄罗斯方面的态度是愿意友好但不依赖且不干涉。换句话说,铺垫俄美两国领导人对话的政治条件和友好气氛对俄罗斯而言是基本态度。

其次,经济走向自主。前财长库德林表示,当前西方经济制裁对俄罗斯总体经济产值的负面影响仅有百分之一,前俄罗斯中央银行副行长阿列克萨申科也认为,西方对俄经济制裁最严重时期是2014年末到2015年,到今年2016年底以前经济制裁对俄罗斯的冲击几乎是消逝了。因此,未来西方经济制裁延续的意义主要在于西方团结和意识型态方面具有政治上的意涵。俄罗斯方面已经发展出适应经济制裁的机制,这使得俄罗斯在经济上不会仰赖西方解除制裁的时程,更把注意力放在内部经济的加速重建上。

国家计划型经济加重

第三,国家全面调控。普京总统日前召开俄罗斯航天战略发展会议时强调,俄罗斯的科技产业商业化的进程要持续扩展,以及俄联邦体需要共同规划出一套资源整合的经济模式作为执行蓝图,让全俄的经济运行机制成为不可分割且相互支援的有效状态。特别是11月15日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部长长乌柳卡耶夫因受贿遭革职调查一案,显示了俄罗斯上层未来就俄罗斯国营企业特别是俄罗斯石油、天然气工业集团、诺瓦泰克等大型国有能源企业管理会更加严格控制。俄罗斯的经济再度走向国家化与计划型经济,以因应未来自由贸易萎缩导致能源生产过剩或是价格过低所造成的投入损失;同时,俄罗斯政府直接掌握对外能源经贸关系显示俄罗斯经济右翼走向了终结。俄罗斯右翼联盟早已在俄罗斯国会中消失,现在俄罗斯对于自由市场时期出现的贪污打击是上升到部长级别。在特朗普的经济保护主义来临之际,中俄两国之间更需要在亚太地区维持自由贸易的畅通,此时,俄罗斯需要透过国家的力量在创新合作和市场贸易中决定有效益的发展方向。

总体战争以有备无患

俄罗斯"库兹涅佐夫海军上将"号航空母舰于11月15日首次在叙利亚展开打击恐怖份子的军事行动。普京总统次日即指示国防部应将叙利亚反恐战争经验融合到俄罗斯武装训练、生产管理、军事演习、突袭检查以及培养尖端武器研发人才等军工复合体的各项目计划中。显然,俄罗斯要藉由叙利亚问题中的美俄合作失败的大背景以及因应特朗普上任后总统与国会之间的角力,继续维持俄罗斯在导弹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以及世界军事领先的地位。

在俄罗斯不寄予美国厚望的前提下,俄罗斯进行的还是一种有备无患且兼具思想教育、军事政治与国家型经济建设的总体战争。当前现代化战争进入到总体的实力竞争,不能因为内部分裂而造成无故的伤亡,叙利亚内战和乌克兰内战都是在地缘争夺战当中以领土分裂作为持久战场的牺牲品。

特朗普胜选对俄罗斯而言是外交上的喘息,并不是外交上的弃守,俄罗斯的全球布局还会持续加强。俄罗斯政府掌控国营能源事业,角色更加独大。规划国家计划型经济蓝图是俄罗斯经济走向自主的方向,而和强人普京持续打交道恐怕是西方未来十年之内的沉重挑战。俄罗斯的外交更加结合国家计划经济,换言之,与俄罗斯的经贸交往更加注重在与领导人的交往上。这样一来,特朗普的商人角色将能适时在外交上发挥,特别是与俄罗斯的经贸关系。

再者,俄罗斯的大欧亚战略计划与中国以及亚太地区有着稳定前瞻的部署和推进,特朗普未来和普京在外交上缓和、和习近平在经济上妥协,都有助于他化解国内政治僵持的分歧和权力制衡的角力可能将构成的上任执政危机。

分享
阅读数(32382 次)
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大学(MGIMO)博士,台湾元智大学专任助理教授,台科大兼任助理教授,媒体专栏与智库评论作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