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文章 >> 正文
李洋:岁月不饶人,他也从未饶过岁月
李洋
11月26日 20:25
分享

菲德尔•卡斯特罗走了。

很多人把他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人民不会忘记1960年古巴是拉美第一个承认新中国的国家。菲德尔与中国领导人见面,不仅有礼节性的握手,更会有热情的拥抱,激动之情溢于言表。那种情谊定格在照片上,看过让人动容。

在这个前提下,我们缅怀他,一个朋友、一名领袖,更作为一位老人。

菲德尔长寿,一生躲过数百次暗杀。他曾打趣说,如果奥运会有刺杀项目,他应获得金牌。中情局把他的情人变成刺客,他又把刺客变回情人。不同的文化中都有类似的比喻,经历过生死的人总会不同。这样一个经历过那么多生死和爱恨的人,谁能忽视他的存在,谁又能忽视他的离去?

就像他的战友切•格瓦拉一样,菲德尔•卡斯特罗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一种全球公认的符号,它象征的是20世纪民族解放运动中不畏霸权的革命精神。他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全世界投身解放和革命的热血青年的代表。

活在当今世界上,能够具有象征意义的人越来越少了。三年前,这个序列里还有曼德拉,还有阿里,当然还有菲德尔。从这个意义上讲,他的逝去让人觉得怅惘。每到这样传奇人物去世时,我们总会感慨“你们那里倒是热闹了,留我们在这苍白的人间”。

中国人对菲德尔有特殊感情,更多是出于对那个年代革命和解放叙事的移情,而不是真正在意菲德尔的反美斗争的细节;其次是他能够在美苏大国夹缝中让一个弹丸小国坚持建设“有古巴特色”的社会主义,并矢志不渝地为共产主义而奋斗;还有一部分情怀源自他的传奇人生和鲜明个性。

革命和解放,发生起来绝不像记载下来的那样光荣和伟大,背后是千百万母亲的祈祷。菲德尔是幸运的。他活了下来。

相比打江山,往往坐江山更难。他让人肃然起敬之处在于,在有生之年,不但解决了古巴人民挨打的问题,还解决了挨饿的问题,至于挨骂的问题,他从不在乎。在乎的话,就配不上菲德尔的名字。退一步讲,敌人不骂你,难道要等朋友骂你?

英雄造时势,时势也成就英雄。菲德尔长寿,更重要的是他的政治生命从四十年代末一直延续至今,他七十多年的政治生涯,连接了二战、冷战、苏东巨变、全球化、数字化各个影响今天的关键时期。以至于他再面对今天的政客和领袖们时,讲话会有高屋建瓴的感觉和气质。

好比乒乓球赛场上,瑞典乒乓球运动员瓦尔德内尔,40多年运动生涯打过五代中国国手,从蔡振华到马龙。即使他的反应、速度和技巧早已不是世界一流,再强的中国运动员都会尊重他。岁月年华给菲德尔的馈赠就是这种感觉。

每个人都是岁月的一部分,很多人混混度日,活着其实已经死了;但很少有人把岁月变成自己的一部分。菲德尔做到了。人死了但其实还活着。他们走了,我们会伤感,但不会孤独。他们只是停止呼吸,他们的精神会一直点亮很多人回家的路。

菲德尔一生发表过许多著名的演说。最后一次是在今年4月19日,古巴共产党七大上,他出人意料地出现在会场。他的声音颤抖,但有力。他说:“古巴共产主义者们的理想信念会保持不变,继续在这个星球上证明,如果人们努力且有尊严地工作,就能够生产出人类需要的物质和文化产品,我们需要为此继续不停奋斗。……或许,这将是我最后一次在这个会场发言,我们必须告诉拉丁美洲和全世界的兄弟们,古巴人民将会取得胜利。”

有信念,有目标,有奋斗,才会有胜利。这是菲德尔最后的演讲,难道不也是他一生的写照吗?

分享
阅读数(37362 次)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