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映青 >> 文章 >> 正文
李映青:意大利爷爷田甫的“云南梦”
李映青
12月02日 15:27
分享

“老顽童”爷爷

一米八几的身高,双鬓斑白,走起路来却精神抖擞,声音分贝丝毫不亚于年轻人……不说年龄任何人都猜不出这位老人已经75岁。

老人名叫Corrado Politi,中文名叫田甫,田大熊是他的中国兄弟黄大象对他的爱称。黄大象本名叫黄林武,是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市场开发处处长,同时也是云南省旅游摄影协会会长、云南省摄影家协会常务理事,江湖人称“黄大象”。老人虽然已经75岁,比黄大象的父亲还大近10岁,按道理是他的长辈,可老人却坚持让黄大象叫他“old brother(老哥)”,老人在云南的故事与这位中国兄弟黄大象紧紧相连。

1941年4月出生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老人曾就读于都灵大学,获得心理社会学学士、硕士,并在佛罗伦萨大学获比较社会法博士学位。老人精通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熟练掌握英语、葡萄牙语、德语,并具有俄语和希腊语的初级水平。

田甫曾经是欧盟管理发展基金会(EFMD,布鲁塞尔)、意大利环境基金会(FAI)、前苏联科学院、意大利旅游俱乐部、青年学生旅游中心(CTS,Centro turistico studentesco giovanile)以及全球探险旅游公司的成员,同时还是欧洲数据库培训发展协会联合创始人。

在中国人眼里,75岁的老人理应呆在家颐养天年。可是,人老心不老的他却是个典型的“老顽童”。老人不在乎自己的年龄,每次出去旅行时总怀有一颗年轻的心。采访开始前,老人还特意抽时间换了一件蓝色的衬衣,希望能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年轻。在旅途中,他总自己背包,自己打理好一切。每次遇到别人帮助时,他总拒绝并拍着胸脯说——Look, I am very strong, I am 田大熊!

云南是我的第二故乡

在此之前,老人去过世界上的所有国家,到中国已有20余次,唯独没到过云南。2010年11月,中国国际旅游交易会在上海举办,身为中国旅游研究院外籍顾问的老人被云南展台用鲜花扎制的大象和谭晶演唱的MTV《长街宴》给吸引住了……当时身为云南省参展团展览组组长的黄大象给这位七旬老人介绍了云南,便诚邀他一定要到云南走一遭。

旅途中的老人乐开了花

旅交会结束后,回到昆明的黄大象开始了朝九晚五的生活。五天后,却被突然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老人给吓到了。五天前还素未相识的两个人,从此开始了一段忘年之交的兄弟情谊。他们一起聊旅游,聊人生,无话不谈的两个人越聊越投缘。就这样,来自意大利的老人慢慢爱上了这里的一切。

老人常说,每当身在祖国意大利时,他总会想念云南的一切。而当他呆在云南时,几乎不会想念大洋彼岸的意大利。在黄大象的眼里,这位“old brother(老哥)”热爱云南,热爱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热爱这里的每一个朋友。

“和云南的相遇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在我翻阅很多有关云南自驾的书籍后,我踏上了这片神奇的土地,云南的面积比意大利大得多,这里的气候、文化、美食、人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感觉。”老人笑着说道。

黄大象说,“爷爷走了云南的许多地方,过了云南的好多个少数民族节日,吃遍了云南各地的美食,结交了许多云南朋友,云南已溶入进了爷爷的血液。”在他的心里,爷爷已经不是意大利人,而是马可·波罗转世,就是一个错生在意大利的地地道道的云南人!

过去的五年里,老人每年都会来云南,总会在昆明住上两三个月,跟随中国小兄弟黄大象去各地旅行。当然,他也会选择自己自驾去旅行。曾经,他还把意大利和欧洲的朋友“忽悠”到云南,带着一帮朋友从昆明自驾到越南河内。那时,他总笑着说:“我是最棒的驾驶员,可以独自开车到云南的任何一个地方。”

热情大方的意大利老人,每次到云南来都住在昆明安宁太平镇的朋友家里,他笑称自己就是太平镇人。每次从欧洲回来,他都会去跟邻居一一问好;每当离开昆明回欧洲时,他总会去跟邻居们一一道别!

爷爷告诉记者,“四季如春、空气清新是我爱云南的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的人。”曾经在红河自驾遇上暴雨,车轮陷入泥潭无法前行时,附近的村民们向爷爷一行伸出援助之手,大伙纷纷帮忙推车,并且还热情接待了这位意大利老人。临走时,老人想要给村民一些钱作为答谢,但都被村民拒绝了。

老人在大理鹤庆新华村吃白族凉粉

最美味蕾在云南

爷爷一直自称自己是个“吃货”,谈起最爱吃的云南美食,老人总会竖起大拇指不断称赞汽锅鸡。第一次品尝汽锅鸡时,这位身处异国他乡的老人竟吃出了二战结束后祖母熬的鸡汤味。

老人说,“这种味道在欧洲很难找到。”当然,除了汽锅鸡外,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餐厅,老人也总会发现不同的云南美食。

自称“吃货”的他不仅爱吃也爱做。每次到云南他总会抽时间到太平镇菜市场去买菜,与当地菜农拜师求教,切磋手艺。如今,老人最爱做凉拌烧茄子,配上云南的红米饭,对老人而言那便是一顿美味佳肴。

老人常说,云南美食可以同泰国的美食相媲美。因为在云南吃了很多原生态的蔬菜,老人多年未缓解的糖尿病已经得到了有效控制。

我的“事业”在云南

“一个充满智慧的旅游专家”,这是75岁的老人对现在自己的定义。作为一个曾在欧盟工作多年且在欧洲有一定知名度的旅游专家,五年来,老人始终投身于云南旅游业的发展。

“云南的人民热情、好客,我希望能够为他们做点什么,为云南的旅游做点什么。”老人说。

老人说,因为受到战争、恐怖袭击的影响,一些传统的旅游目的地变得不再那么受欢迎。而云南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这里的文化、气候、美食、风景都是吸引欧洲游客的有利条件,为什么不利用这些优势,开发云南的旅游产品呢?

摇身一变成为景颇族老大爷

正如他自己一样,初到昆明就被这里的美景、文化、美食、人所吸引。因此,也就萌生把云南介绍到欧洲甚至全世界的想法。从2008年至今,老人一直担任中国旅游研究院(国家旅游局直属科研单位)国际顾问,2013年被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聘请为国际营销顾问。同年11月,云南省旅游发展委员会向老人颁发“云南旅游营销专家”聘书 。2013年年底,以中国旅游研究院旅游顾问的名义,老人提出云南旅游可持续发展的建议,并参与由中国旅游研究院与昆明市政府主办的“人与自然的对话”发展论坛,旨在维护云南生态旅游环境,促进云南旅游可持续发展。

曾经,在法国巴黎和意大利罗马的两场云南旅游推介会上,老人以一个“云南人”的自豪感用流利的法语和意大利语向两国的旅行商和旅游记者深情推介他的第二故乡——云南。他总说,这是他为云南旅游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

此外,身为中国旅游研究特约顾问与资深旅游专家的老人对旅游依旧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表示,当前云南游客主要分为观光者和文化旅行者,而大部分旅行者都是观光客,但对于云南的文化、气候等条件来说,真正需要的是文化旅行者。因此,如何将这一现状转变过来,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发展云南旅游发掘新产品方面,老人还以红河州的百年滇越铁路为例进行介绍,他表示在法国也有类似的铁路,法国人通过延用蒸汽火车头发展铁路观光,每年吸引近50多万的游客,还带动周边餐饮、酒店以及相应设施和服务的提升。云南有这样的资源,同样可以进行旅游营销,以发展旅游为目的,云南或者可以与法国联手。

一直以来,老人都在关注着云南旅游的发展。目前,他正在积极参与筹备生态旅游绿色项目。据了解,该项目预计选取昆明、罗马作为试点,将在城市核心区,在屋顶以及外墙进行垂直栽种,旨在发展云南绿色旅游的同时发展都市农业。

此外,依托云南师范大学旅游与地理科学学院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大学,老人当前在致力于联合开发“国际文化旅游管理与产品设计”的高级研讨班。此外,为增强中法友谊与文化交流,他还不断协助云南屏边与法国塔恩结成姊妹城市。与此同时,他还致力于与法国阿尔代什地区共同创新开发历史铁路旅游产品和线路,宣传滇越铁路,并与中欧资源节约型都市农业与生态旅游开发项目。

从当前云南旅游现状来看,老人表示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着手开展旅游工作。首先,应该去影响各级政策的制定者,挖掘新的发展模式。其次,需要教育、培养更多的年轻人认识到旅游的本质,让旅游的消费者成为文化的消费者,而并不是经济的消费者;经营者,也并非仅仅是想去挣游客的钱,而是如何将本土特有的资源转化成可持续发展的文化资源。

然而,一直以来因为签证的原因,每次老人到云南停留的时间都不确定,他把停留云南时间的长短归于运气,所以老人也希望某天政策能将外国人来中国的签证手续再放开一些,能够让更多的欧洲游客有机会深入了解云南。

关于作者:李映青,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39709 次)
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