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穷 >> 文章 >> 正文
达穷:女神,是谁抢过了你的风采
达穷
12月14日 09:49
分享

藏历十月十五,拉萨地区传统宗教节日“白拉日追”。从凌晨到下午,大昭寺一层大厅内,人潮涌动,信教群众争相瞻仰藏传佛教女性护法神班丹拉姆的蛙脸尊容。

“白拉日追”的准确称谓是“白拉日热布”。简单地说,“白拉日追”是对护法女神班丹拉姆护佑佛法的答谢仪式。这些年,常常听到人们将“白拉日追”称为“妇女节”、“仙女节”,这样的称谓变化中体现的是宗教活动的世俗效果。千百年来延续下来的宗教活动,在延续中见证变与不变的辩证逻辑。

每年藏历十月十五的“白拉日追”如期举行,作为传统的宗教活动没有变。僧俗信教群众涌入大昭寺,瞻仰班丹拉姆的蛙脸尊容,祈祷六道众生往生极乐的虔诚信仰没有变。僧俗信众上供下施,力所能及行善,推崇善心善举的思想没有变。班丹拉姆与拉萨吉曲河对岸的至宗赞隔河相望,对美好爱情的追求没有变。

“白拉日追”如今由寺院举办,成为信教群众自愿参与的宗教活动。按照传统,瞻仰班丹拉姆的信众不分男女。而如今,兴许是因为班丹拉姆是女性护法神的缘故,兴许是女性“半边天”的社会地位得到确立在宗教活动中的“群体自觉”,女性在“白拉日追”宗教活动中更加踊跃而突出。按照传统,藏历十月八日到十五日期间,成年人会给孩子们一些零花钱,称之为“白拉顿羌”。而如今“白拉顿羌”成为男性亲友向女性表达节日祝贺的方式,给小女孩、女性前辈赠送几元、十几元、几十元以示道贺,年轻人则更多是分发微信红包。按照传统,当日下午,拉萨居民晚餐做“香斋”饭即咖喱土豆饭。而如今,女性同胞上午朝拜班丹拉姆,下午相约聚餐,藏餐、湘菜、四川火锅、北京涮羊肉亦或西餐,或者相约美容、购物等等,个中变化不一而足。

变是必然,变是真理。这些表象的变化背后,是藏传佛教社会角色的转变。旧西藏,政教合一的政治制度延续千年。政教合一制度创造的是藏传佛教的辉煌,留下的政治上的黑暗,经济上的衰败和人民生活的贫苦。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1959年西藏实行民主改革,1965年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成立。藏传佛教走下居于政治统治地位的莲花宝座,回归到宗教应有的位置。被奴役千年的“子民”变成了国家的公民、社会的主人。

赞颂女性美的诗词读过不下百篇,《白绿度母颂词》、《拉姆纲嗦(女神酒供)颂词》属其中佳作。对藏传佛教两位美女神灵的女性之美赞美至极,法力巨大颂扬至极,求助护佑诚挚至极。然而,我看到的只是文辞之美,却不知这些经文经过了多少代虔诚信徒的传承、补充、完善和积淀。就在今天,蛙脸班丹拉姆从大昭寺楼梯转角处的狭小空间迎请至内院大厅,得见天日。瞪大又圆又大的蛙眼,班丹拉姆看到眼前如潮的信众中身着节日盛装,载歌载舞的女性人群是一道特别的风景,虔诚依旧,却多了满脸的幸福。班丹拉姆看到的不仅是虔诚的膜拜,还有欢乐的郭庄;听到的不仅是虔诚的祈祷,还有幸福的歌声;收获的不仅有洁白的哈达,还有那青稞酒沁入心扉的甘甜。看到这一切,美丽至极、法力弘大的班丹拉姆是喜悦、是嫉妒、还是无奈,无法揣测。

班丹拉姆蛙脸法相的左侧便是法王松赞干布像,慈祥与威严聚于一身。曾读藏文史书载,法王松赞干布为了改变“红脸罗刹”藏人尚武彪悍习性,迎取佛法并广为弘扬。法王松赞干布坐像东南侧入口进去,内殿深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前香烟缭绕、佛灯通明,无数佛教信徒前来朝拜。法王松赞干布坐像西南侧大昭寺西门石板上无数信徒俯身磕头的印记清晰可见。史书记载,因对佛教采取禁绝措施,842年,朗达尔玛被佛教僧人拉隆·贝吉多杰刺杀,终结了朗达尔玛的统治,也终结了吐蕃王朝,被史学界称为藏传佛教前弘期与后弘期的分界点。吐蕃王朝终结不复,而佛教在起起落落中生根发芽,以致根深蒂固。眼看今日场景,法王松赞干布是依旧沉醉于辉煌成就中还是在思考佛教在藏传播的得与失,量与度?思考是继续陶醉在信仰里还是卸下千年重负,只带菩提善心,奋起直追,跟上时代的脚步?法王试问身边的班丹拉姆,女神已微醉,不作答复。惟有问眼前的人们来答。

关于作者:达穷,中国日报西藏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57042 次)
中国日报西藏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