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卫华 >> 文章 >> 正文
毛卫华:西域文化与汗血宝马文化
毛卫华
12月16日 15:16
分享

西域文化在世界中西文化交流史上扮演过举足轻重的角色,翻开人类文明史册,纵观看到黄河流域蕴育了中国文明,印度河流域呈现了印度文明,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培育了亚述文化,在尼罗河畔根植了埃及文明,地中海北岸缔造了希腊—罗马文明。而西域正处于中国中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交汇地带。西域其汇聚了众多的民族文化和更迭的宗教文化,使得这里的文化在东西方文化碰撞。交融,整合中,经过长期的选择和消化,接受了东西文化,从而形成了独特的西域文化,并呈现出多元性和开放性。

追溯中国几千年的历史文化,马的地位极高,华夏自古都有“祭马”的民间风俗。春祭马祖、夏祭先牧、秋祭马社、冬祭马步。如此贯穿全年的祭祀活动,无不说明了马在中华儿女心中的重要地位。

汗血宝马 摄影毛卫华

2016年10月21日,作为中国最大汗血马马主,野马集团董事长陈志峰在武汉国际马产业高峰论坛上发表了题为《人与马的和谐相处》的主旨演讲。

西域文化与汗血宝马有什么渊源,他为什么如此爱马,他与马有着怎样的情感。

两千年前,张骞出使西域,在大宛国见到了强健的大宛马,于是奏知汉武帝,嗜好宝马的汉武帝十分惊喜。后来,敦煌囚徒暴利长向汉武帝献了一匹汗血马,汉武帝大喜,特铸金马一匹,命使者送到大宛国换汗血马,结果被大宛国王拒绝,汉使也在归途中被杀,金马被抢。汉武帝大怒,派大将李广利率大军两次远征大宛国。大宛国人难以抵挡,同意向汉朝提供了三千匹良马运回中原。

李广利为汗血马西征(资料图)

武帝的两次远征,曾遭到后世的诸多诟病,成为批判他穷兵黩武的铁证。然而,如果我们置身在当年的时空背景下,或许就能理解这种“疯狂”举动的由来:从周朝的开始,游牧民族就对中原造成严重威胁,几乎每年一到秋冬便会来劫掠。西汉以后,来自匈奴人的军事威胁与日俱增,高祖在白登山险遭灭顶,吕后面对冒顿单于的语言调戏只能忍气吞声,汉朝每年不得不输出大量的金银,并派公主出塞,美其名为和亲,实际上是屈辱性的求和。

因此,自武帝亲政伊始,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打败匈奴,一雪前耻。然而,中原无良马,汉军面对来去无踪的匈奴骑兵时往往力不从心。于是,引进良马,组建骑兵,一直是武帝心里最重要的国策。

汗血宝马 摄影 毛卫华

公元前115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返回长安后,乌孙国派使者带着数十匹乌孙良驹向汉朝答谢。汉武帝十分高兴,当即称乌孙马称为“天马”。而后,当他得到比乌孙马更优良的大宛马时,又转而将乌孙马改为西极马,称大宛马为“天马”。

从第一次得到西域良马开始,武帝多次通过政治结盟、商品贸易等形式从西方引进种马,同时设立官方的育马机构,下令全国悉养母马,以便和引进的种马杂交。在他亲自选定的《郊祀歌》中,有一首《天马》是这样唱的:“天马徕,从西极,涉流沙,九夷服。”武帝对西域良马的渴望,可见一斑。

经过数十年努力,汉军的马匹得到了极大的改良,也逐渐挫败了匈奴人的气焰,不仅解除了来自北方的威胁,更让汉朝的影响力首次远及中亚。终于,一个民族站起来了,他的名字叫做“汉”。积蓄了两千多年的华夏文明,从此以一种大国的姿态屹立在遥远的东方,而那条绵延万里的丝绸之路,也从这里出发,直到大陆的另一端,西域文化。

汉武帝因为爱马,为得宝马而不惜发动战争。而陈志峰为了得到汗血宝马,也不惜数次往来于费尔干那盆地。


腾飞的汗血宝马,预示着“丝绸之路”腾飞繁荣 摄影毛卫华

汗血宝马自古以来就是丝绸之路上的使者。由于种种原因,汗血宝马渐渐在中国消失。重新引进汗血宝马困难重重。因此,在这之前很多人想都不敢想。2009年,已是新疆外贸领军人物的陈志峰“突发奇想”,要让汗血马宝重走丝绸之路、重回中国。敢想敢干的性格,让马的引进实现零的突破。到2016年,野马集团已经在国内外拥有150多匹汗血马,悄然成为拥有核心种群的中国最大汗血马主。

引进汗血宝马困难重重,很多人都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也正是因为难,所以,汗血马在中国消失了两千多年。

而陈志峰不一样,他是一匹无疆的“野马”,他想做的事,必定要得到结果。2010年,汗血马从它们的故乡长途跋涉,踏上了中国的土地——两千年后,汗血马又回到了中国!


陈志峰与汗血宝马

2014年5月在北京召开的“世界汗血马大会”成为陈志峰转变观念的一个转折点。在这次活动中,作为这次活动的倡导者之一,陈志峰见到了习近平主席和土库曼斯坦总统别尔德穆哈梅多夫,亲眼目睹了汗血宝马外交。他自己的汗血宝马‘西域龙驹’也登台亮相,汗血马——“西域龙驹”,也作为大会唯一一匹展示马,迈着优雅的步伐出场,向两国元首行礼致敬,成为唯一一匹向中土两国首脑展示的马匹。“新疆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汗血马从古至今都是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使者,作为中国拥有汗血宝马最多的马主,我有责任让汗血马在新丝绸之路上奔腾、嘶鸣”,陈志峰说。

陈志峰爱马,对汗血马尤其痴迷,自称之“马夫”。据陈志峰透露,在全球三千匹的总数下,他便囊括了十分之一,这些汗血宝马除了放养在新疆之外,还有上百匹分布在他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北京的三个马场。在一次聊天中,他笑着说,国外的汗血马主都十分记恨他,因为他把所有血统优良的汗血马都收入麾下。到2016年,野马集团的汗血马已从最初进口的二十多匹,发展到三百多匹,2017预计再进口60余匹。陈志峰成为拥有核心种群的中国最大汗血马主,成为中国引进汗血马第一人、中国繁育汗血马第一人,中国建立汗血马展示基地第一人……


汗血宝马的英姿吸引众多游客 摄影毛卫华

在中国文化传统里,汗血马代表着勇气和力量,蕴涵着人们的理想和幻想,为了完成让汗血马重回丝绸之路的夙愿,2014年6月2日,陈志峰依依不舍地将两匹汗血马送到了古丝绸之路的起点西安。在茂陵,陈志峰带着家人和汗血马祭拜了曾两次出兵争夺汗血马的汉武帝刘彻,并将马儿留在了西安,让汗血马永远陪伴在刘彻这位孤独的帝王身边,让大汉子孙们都能目睹“天马”风采。从来也不会想到,竞然会有人带着汗血马来叩拜汉武帝---茂林博物馆老馆长拉着陈志峰的手,流着眼泪说了一句话:没有汉武帝就没有张骞出西域,没有张骞出西域,就没有汗血马,没有汗血马,就没有广袤的中华大地……

2015年10月,野马集团董事长陈志峰向相关部门递交了关于试点马彩的报告。

而早在2015年3月,湖北省政协也在全国两会上提交了《关于争取在武汉首发马彩》的提案,并向国务院申报首发马彩。

时隔数年,马彩再次引发社会关注,而陈志峰也为此坚守了六年。

2015年8月,陈志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赛马开放一路一带经济,具有战略意义,是发展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一个突破点,若能够开放马彩,将有很大商机。

汗血马是中国马文化的制高点,也是中国人关于龙与龙驹的终极想象。2000多年以前,汗血马作为丝绸之路的先行者,为东西方文明踏出了一条文化交融的大道。2000多年以后,汗血马将继续以它英武的身躯,为东西方人民搭建出一座宽阔、友谊、和谐的桥梁。

关于作者:毛卫华,中国日报新疆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25552 次)
中国日报新疆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