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文章 >> 正文
孙成昊:美欧关系滑入“未知水域”
孙成昊
12月19日 13:34
分享

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成为2016年贯穿美欧关系的两条主线。在这一年,大西洋两岸出现“反全球化”“反精英”和民粹主义思潮,美欧再次“携手共退”。“内务缠身”“无暇外顾”挫伤了美欧对外政策协调的积极性,对美欧关系也有着深刻的消极影响。

英国脱欧成为欧盟上半年的头号新闻,也成为美国对欧政策最“着急上火”的一件事。美国深知英国脱欧不仅不利于美英所谓的“特殊关系”,更不利于美欧关系的整体发展。在欧盟中,英国扮演了连接美欧的特殊桥梁角色,推动欧盟采取与美国更为接近的对外经济、安全政策。例如,在经济方面,美英在自由贸易等经济理念上更为一致,英国留在欧盟可阻止欧盟发展成市场堡垒。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议”(TTIP)的谈判中,英国也能给予美国支持。在安全问题上,如阿富汗、伊拉克战争所示,英国是欧盟中与美国价值观最一致、又有实力给予支持的国家,能一定程度上在欧盟内关照美国利益。

然而,英国脱欧会严重冲击美欧关系原有格局,美国不得不重新调整对欧政策着力点,美欧关系不确定性大大增加。随着英国脱欧已成定局,欧洲一体化遭受重大挫折,美国对欧政策的重要支点随之坍塌。而英国脱欧后对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性也大大下降,美国一方面要求英国实现脱欧“软着陆”,另一方面将逐渐把对欧政策重心转向德、法。同时,因处理脱欧事务而分心的欧盟一两年内很难在国际事务上帮衬美国。

作为能够增强美欧经济联系的TTIP在上半年取得了一些进展,但随着双方内部政治气氛变化,尤其是“反全球化”浪潮席卷大西洋两岸,TTIP的达成遭遇巨大障碍。缺少英国的欧盟与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能否顺利达成TTIP更是未知数。TTIP搁浅原因众多,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双方内部“反全球化”、“保护主义”、“本土主义”情绪蔓延,促使双方都无法做出实际让步。在美国,TTIP似乎已经成为另一种“政治正确”,两党候选人均在经贸问题上趋于保守;在欧盟各国,尤其是德法即将进入大选的背景下,TTIP同样成为遭民意绑架的“牺牲品”,9月德国就有7个城市举行了反对TTIP以及欧盟和加拿大之间《综合经济与贸易协定》的抗议活动。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TTIP的前途更加黯淡无光。

美欧为数不多的合作亮点出现在军事领域。以美欧为主导的北约继续协调合作,并增强对俄施压。一是北约加强与欧盟安全合作。7月,北约峰会在华沙举行。英国脱欧让西方团结遭受外界质疑,反而刺激了各方达成共识的愿望。在本次峰会上,北约和欧盟首次发布安全合作方面的联合宣言,着重强调要在混合战和网络战领域合作、开展联合海洋行动防止非法移民。未来,北约和欧盟可能成立联合委员会,美国或将通过这一机制更多参与解决欧洲安全问题。二是北约加紧部署反导系统。5月12日,美国正式启动在罗马尼亚南部德韦塞卢空军基地部署的反导系统,并随时准备与北约在欧洲的反导系统接轨。13日,美方在波兰启动东欧第二处反导系统建设,并预计在2018年完工。虽然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等北约官员称反导系统不针对俄罗斯,美国声称反导系统是为保护北约国家免遭中东短程和中程导弹袭击,但仍引发俄罗斯强烈反应。三是北约向东欧国家增派兵力。10月,北约在布鲁塞尔举行防长会议,美国、德国、加拿大和其他成员国承诺提供部队。美国国防部长卡特宣布,美军将在波兰东部部署一支900人“随时应战的部队”,另一支部队将配备坦克以及其他重型装备,可随时部署在东欧任何一个地方。北约计划建立4个战斗群,总兵力为4000人,另外有一支40000人的快速反应部队将作为其后盾。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在波罗的海国家和东欧国家部署4000人组成的军队,表明“北约准备好保卫每个盟友”。这是自冷战结束以来,北约在与俄罗斯接壤的东欧国家最大规模集结军力。

总体而言,2016年美欧各自忙于应付内务,除传统军事领域外,政治合作遭内政严重拖累,经济合作停滞不前,国际问题协调乏力,甚至在难民与反恐等问题上互相指责。美国大选尘埃落定,特朗普“异军突起”,其背后的政治力量和社会思潮不仅在美国大有市场,在欧洲同样颇受欢迎。随着2017年特朗普正式就职,法、德迎来大选时刻,美欧关系可能进一步滑入“未知水域”。

(原文发表于《学习时报》)

分享
阅读数(16477 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