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炎 >> 文章 >> 正文
火炎:一本老相册,半部京剧史
火炎
12月26日 16:29
分享

冬至那天,我采访了谷雨。

谷雨生于1954年,为国家二级美术师,退休前在“五四剧院”工作。剧院也诞生于1954年。

谷雨擅长书法绘画,也酷爱收藏京剧历史资料。他珍藏的二百余幅自1905年至1950年的京剧人物图片鲜为人知,虽是一本老相册,堪称半部京剧史。

谷雨十七岁时从西安的一所郊县中学被招考进“五四剧院”,从参加工作一直干到了退休。

谷雨收藏的梅兰芳先生亲笔题写“五四剧院”的原件。 火炎 摄

剧院位于西安市北大街,当年是由商人赵清泉先生为首的五十多家工商业者集资兴建的。据说,剧院建设前,赵清泉先生曾多次专程赴京与京剧“四大名旦”进行商谈。梅兰芳先生为剧院题写“五四剧院”的名称,意在弘扬“五四精神”。

谷雨曾师从段绍嘉先生、康师尧先生学习书法、绘画,后进入“五四剧院”从事戏曲美术宣传。长期的工作实践使他不断积累绘画和书法的功底,同时也使他产生了通过收藏来研究京剧历史的兴趣。

当时正值文革,剧院锅炉房的墙上贴满了全都打着红叉的老剧照。他说:“那都是很漂亮的照片啊,结果都被投进锅炉里烧掉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在西安市的小东门里有条向南的顺城巷,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叫做 “鬼市”的旧货市场,谷雨最初的藏品就来自这个市场。

“鬼市”,是指当时那些被称为“倒爷”的小贩,到了晚上才敢出来摆地摊的市场。他们自带简陋的照明灯具,地上铺块塑料布就是货摊。出售的物品从青铜玉器、古董摆设到名人字画、历史照片,从旧自行车、缝纫机、钟表到旧杂志、小人书,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谷雨时常去“鬼市”转转,权当是开眼界长知识。他如今收藏的尚小云、黄桂秋等名人的字画就是那个时候淘来的。“倒不是当时有多识货,关键是认识或听说过字画的作者,喜欢。”

“无论是艺术还是收藏,喜欢就成功了一半。尽管当时我还不懂摄影,但对照片却有着一种特殊的感受,大概是源于我看到被扔进锅炉烧掉的那些剧照时的内心痛惜吧。”

说起收藏的这些老照片,谷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有一个晚上,他在“鬼市”的一个地摊前,被一些放在老画报旁边的京剧老照片给吸引住了。这些老照片尽管大小尺寸不一,但都是梅兰芳、程砚秋、荀慧生、尚小云、马连良、李洪春、奚啸伯、筱兰芬、吴素秋、孟小冬等京剧大师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剧照,甚至许多照片上都有他们的亲笔签名。照片是粘贴在蓝灰色卡纸上,有编号、有说明。许多照片上还写有“清泉先生惠存”或“清泉仁兄存念”的笔迹。“我心里不由得一惊,这里有许多照片的大样都是当年被投进锅炉烧掉的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真是个‘鬼市’!”这些老相片对他来说无比珍贵,因为他知道太多这些照片背后的故事了。

谷雨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语气平和地询问起摊主:你知道清泉这个人吗?答不认识。又问这些相片你还有多少?回答道:“这里摆的相片才是一部分,连同没拿出来的大概能有两百多张,另外还有一些老剧本,看你是内行,要是你真想要的话,我可以一起让给你,等看好东西再论价,好说好商量。”

谷雨和摊贩约定次日在莲湖公园看“货”。“我之所以约他白天看东西,就是想看得更清楚,至于老剧本是个啥样,我也得见见再说,”谷雨说。

第二天他们如约在公园见面,摊贩提着个土黄色帆布包,沉掂掂的样子。记得当时在湖边的茶馆里,摊主打开提包,让谷雨一一过目。连同昨晚看到和家里带来的照片约有200多张,这可是谷雨最大的收获。

接着摊贩又拿出了发黄的几本书:《梨园影事》、《中国戏剧史》、《京剧汇编》、《京剧丛刋》(合订本)、《清代燕都梨园史料》、《了凡纲鉴补》等线装书三十几本。

“我真是激动得有点目眩,问他这都从哪儿搞来的,他只是谈价格其他问题一概避而不谈,”谷雨说。经过一番艰难的讨价还价,货款两清。说到这儿,谷雨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情景,愉悦之情,溢于言表。

谷雨收藏京剧剧照的老相册。 火炎 摄

照片收回来后,谷雨花了大量的时间进行修复整理。“收藏最狂热的时候,连我爸给的买自行车的钱都用于收藏了。尽管这些东西在现在看来的确很便宜,你知道么,当时的收入也只够吃饭啊,”他说。

收到照片之后,谷雨专门走访了赵清泉先生的遗孀王礼卿老人。老人说,清泉非常热爱京剧,爱到了痴狂的地步,他愿意为京剧能在陕西扎根并普及做一切能做到的事情。六十年代初,他已着手写一本关于京剧史方面的书,一直在想方设法搜集这方面的资料,譬如那个年代名角的照片。好多演员的照片他都有收集,数量很大,一些照片上还有他们的亲笔签名。还有一些是演员自己主动把照片寄来的,谁都想在将来的京剧史料中有自己的一笔。可惜所有资料都被当时的运动给查抄了。

说到这儿,王礼卿老人让她的孙媳拿来一盒照片,找出一张泛黄的老照片,这是赵清泉先生与“四大名旦”的合影,照片中每个人都精神饱满,神采飞扬,照片的左下方还写有:“数十年来的京剧是由梅尚荀程撑持局面,早想约集合影,终于已丑九月完成这一工作,也算是一件盛事。清泉于北京。”

王礼卿老人对谷雨说:“1949年清泉和我到北京,把‘四大名旦’约在一起合影,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中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就我知道的,这也是梅兰芳、尚小云、荀慧生、程砚秋他们这一生唯一的一次合影。”

赵清泉先生一九四九年与四大名旦的合影。前排左一赵清泉,右一梅兰芳;后排自左至右依次为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 谷雨 提供

谷雨指着相册里的合影对我说,“这张照片就连梅葆玖先生看了都赞叹不已。”

说到这里,谷雨拿出一份九年前的《西安晚报》回忆道:“那还是2007年5月的一天,梅葆玖先生来到西安,在走访了易俗社后来到‘五四剧院’。在剧院门口,梅先生仰望着‘五四剧院’四个金色大字说,‘这是父亲1954年为剧院题写的,父亲从剧院建成之日起,就与这里结下了不解之缘。’”

随后,谷雨将收藏多年的这些老照片拿出来给梅葆玖先生看时,他惊叹不已。

梅先生仔细地看了每一张照片,对着相簿中一张老照片神情凝重地说:“这是我姐姐葆玥的照片,她不在很多年了。”梅先生对相册里面的名角和他们扮演的角色都很熟悉,尤其对赵清泉先生与“四大名旦”的合影非常感兴趣。他说:“这些老照片如今在北京也很难找得到,你是怎么收集来的?应该赶紧存到电脑里,这真是太珍贵了。”

谷雨说,当他将收藏多年的老照片拿出来给梅葆玖先生看时,他惊叹不已。 火炎 摄

谷雨说,要把这两百多张老照片出版成一本文图画册,对今后研究中国京剧必然大有益处。

世界上有很多以谋利为目的的富豪收藏家,但也有很多像谷雨一样以谋事为己任的平凡收藏家。前者创造的是一个个让人叹为观止的财富神话,后者保存下来的则是一个个用金钱无法买回来的人间传奇。

关于作者:火炎,中国日报陕西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39649 次)
中国日报陕西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