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映青 >> 文章 >> 正文
李映青:湄公河“老船长”谭建华——去该去的地方 做该做的事
李映青
01月06日 10:46
分享

12月20日清晨,云南西双版纳关累港晨雾笼罩,沉闷而响亮的汽笛声划过寂静,在港口的河谷里不断回响,这是第53次中老缅泰湄公河联合巡逻起航仪式,中老缅泰四国共派出7艘执法船、190名执法人员参加,总航程预计500余公里。

8点45分,伴随着声声汽笛,7艘执法船缓缓驶出关累港,一路下行,出中国,经过老挝、缅甸,最后到泰国。

参与巡航的53902号艇驾驶舱里的老船长坐在高椅子上,眼睛观察前方水域,右手负责操作,左手时不时的竖起大拇或是食指指挥着一旁的徒弟,嘴里还偶尔为身旁的徒弟讲解。

谭建华在训练之余教徒弟们怎样观察复杂航道情况(钱程 摄)

此刻,这位原本就很清瘦的老船长脸上没有一丝丝的笑容,他的脸上写满了两个字“专注”。“老船长”名叫谭建华,今年刚好40岁,作为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53902号艇的一名船长,他曾经却是湄公河上的“船老大”。

从职场菜鸟到船老大: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1976年,谭建华出生于重庆市万州区,出生在长江边的他,从小吹着长江风长大。小时候,谭建华始终觉得船长非常神气,从小便立志要做一名优秀的船长。

初中毕业后的谭建华如愿进入了重庆河运学校驾驶专业,学习如何在山区河道驾船。儿时的梦想成真后,在学校的谭建华非常用功努力,专业考试不仅名列第一还曾赢得航海学会的奖学金。

从重庆河运学校毕业后的谭建华在长江一带的商船上做起了水手,每月领着400多元的工资。谭建华听说湄公河开通了航运,而且水手工资很高。随后,他便来到云南西双版纳,成为了湄公河上的一名水手,从基础水手一步步做起,2004年,终于成为了一名真正的船长。

航行训练中密切关注江面情况(钱程 摄)

在谭建华心里,湄公河沿岸的村落、大树、大石头以及河里的暗礁全都装在他心里,用他自己的原话说就是了如指掌。在湄公河开船过程中,谭建华亲眼目睹几百场事故,他把这些事故的内外因素进行总结,并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把航道情况和操作规程记下来。4年后,谭建华终于完成《湄公河航线参考图》,书中图文并茂地对中国景洪至泰国清盛码头之间348公里的航道水文、航道走向以及礁石分布进行介绍。此后,谭建华又完成了《澜沧江-湄公河河道与引航》一书。从此,谭建华成为了船友眼中公认的湄公河“一流船长”,也正因为如此,他成了别人口中的“老船长”。

几年过去了,谭建华不满足于给别人打工的生活,便和几个同学一起合资买了艘船,自己当上了船老板。原本以为有了自己的船后,会赚得多一点。不幸的是,新船还没开多久就在金三角附近水域遭到了抢劫。那时,在湄公河上跑货运的船老板无一幸免。

谭建华与战友一起检查对船艇的除锈效果(王小雪 摄)

谭建华说,从2007年起,湄公河就开始不太平了,那时的民船经常被不法武装非法拦截。对方常常以检查违禁品为借口持枪逼停民船,趁机搜刮财物。

2011年10月,听到湄公河惨案消息后的谭建华和其他船老板都绝望了。遇害的13名中国船员谭建华全都认识,他曾经和他们一起出过港,一起吃过饭,还一起吹过牛。从那以后,大家都不敢在湄公河上跑船,有的卖船离开了,有的在默默等待形势的好转。谭建华陷入了绝望,当时他还有100多万买船的钱没有挣回来。尽管如此,他没有离开,依旧坚守在那。谭建华说,他对湄公河有感情,湄公河不仅见证了他的梦想,还见证了他半个人生。

从船老大到操舵兵:用另一方式守护湄公河

2011年10月5日,“华平号”和“玉兴8号”两艘中国商船在湄公河“金三角”地区水域遭劫持,13名中国籍船员被杀。25天后,中老缅泰四国在北京发表《关于湄公河流域执法安全合作的联合声明》,建立起四国执法安全合作机制。两个月后,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组建,四国首次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正式启动。

云南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成立时,编队船艇由谁来操舵成了一大难题。当时的谭建华听说要成立水上支队,便报了名,经过考试、体检、政审等程序,一路过关斩将。2011年11月20日,谭建华被特招入伍,成为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水上支队53902号艇的一名操舵兵。这一次,谭建华开始用另一种方式守护着湄公河。当第一次以一名边防警察的身份开船时,谭建华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激动。

谭建华在船上边看前方的航行情况边吃饭(张铮 摄)

从那以后,他不仅自己开船,还带了几名徒弟。谭建华总说,作为一名特招船长,不光是要自己会开船,更肩负着传帮带的重任,不然拿什么去面对国家赋予我们的荣誉。

在休息时间里,谭建华总向广大官兵讲自己刚进到湄公河如何一步一步的记航道,学认水,学操舵……并把以前在河运学校所学的专业,以及自制的湄公河航行图,航行视频毫不保留的提供给大家学习。

此外,在实际操作教学过程中,利用每一次巡航期间,谭建华总是手把手的结合理论对操舵兵进行大胆实践。先在一般航道学操舵,再到复杂航道操作,先上水,再下水……经过几年的调教,谭建华开始让他的徒弟进行下水航行“破胆”。如今,看着操舵兵的快速成长,谭建华虽喜在心头,但却严在脸上,对徒弟越来越严。

谭建华告诉记者,他希望明年能够让徒弟开着船跟在他的后面独立操作。

从操舵兵到老船长:愿用一辈子为湄公河护航

五年来,谭建华和战友开着53902号艇,出色完成了第1次、第2次、第3次......第53次联合巡逻执法任务。这期间,从未出过任何安全事故。

谭建华在泥滩上现场为战友们传授狭窄航道的注意事项。(钱程 摄)

如今,湄公河航道上商船来往穿梭频繁。五年来,中老缅泰多次开展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随着湄公河联合巡逻执法的不断深入,湄公河航道恢复往日的热闹。每当巡逻时,过往商船、民船看见巡航官兵都会热情招手或是鸣笛打招呼。五年前的关累港小而荒凉,大伙都说抽半根烟,就可以走两圈。而如今的关累港早已今非昔比了。

谭建华告诉记者,每当看到以前的船友能安全地跑船,赚更多的钱养家糊口,心里就特高兴。

“我愿意一辈子为湄公河护航,为保护湄公河水道安全尽一点绵薄之力。”谭建华说。

今年十月份,电影《湄公河行动》上映,5年前的惨案重回公众视野,但对于巡航的老船长而言,五年来,他们从未遗忘。谭建华告诉记者,如今一想到“10·5”湄公河惨案死去的同胞,心里就一阵阵的难受。每次路过同胞遇害的水域,脑海里也总会浮现出他们的模样。

20日下午六点多,巡航队伍抵达老挝孟莫联络点,当船稳稳当当停靠在岸边时,谭建华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老船长笑着说:“这会儿才能真正放松!”

关于作者:李映青,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29279 次)
中国日报云南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