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文章 >> 正文
田雪绯:西游伏妖篇,真爱死了只剩赝品
田雪绯
02月07日 10:58
分享

周星驰的粉丝在网上陷入了口水仗,打架的主题是:难道真的不好看吗?这有点像《大话西游之仙履奇缘》里面由菩提祖师提出的问题,“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吗……我只是和你讨论而已”,这是《大话西游》系列探讨的核心问题之一,也是周星驰的电影的一个核心命题。如今的《西游伏妖篇》正好面对这样的问题。究竟是观众没看懂,还是真的不好看?爱周星驰的电影是否需要一个理由?

西游伏妖海报

一切似曾相识,又似是而非。曾经在《西游降魔篇》里要唤醒妖魔真善美的儿歌三百首,到《西游伏妖篇》里变成了专门禁锢人的封建家长式的弟子规圣人训。降魔篇里猪刚鬣的妻子和帅哥出轨,他因爱生恨,誓要杀死所有只爱颜值的贱人,在伏妖篇里这猪头却变幻成美男流着哈喇子勾引一切见到的女色,猪狗不吝,转身就成为他曾经痛恨的人。唐僧又从单纯的小清新,瞬间成长成了面目可憎,经常据属下成就为己有的腹黑团队领导人。甚至连电影本身都让人满是疑虑,这明明是周星驰降魔的续篇,为什么导演是徐克。

周星驰的电影一直在试图解构权威,他要么把美好的东西打碎了,再一点点拼回来让你看,要么颠覆你心中原有的对某个人某件事物的形象,给你一个重新看问题的角度和方法。在周星驰的心里,一切经典都可以拉下神坛,但你却能发现他三观很正,是非分明。他总是拿那些口口声声地说着爱情、美好的人开涮,让他们说着口号,显得与世界格格不入,让他们看上去很傻很天真,很挫很愚蠢。但是最后,周星驰总是成就他们,或者让他们实现心愿,或者让他人找到心目中的爱情,或者像《大话西游》和《西游降魔篇》,即使真爱死去化得灰飞烟灭,也会在你心底留一滴泪,葬送也要葬送得无比凄美。这是我们喜爱周星驰的原因,信仰纯真的爱情,他的无厘头总是以感人为结局。

西游伏妖

这些年他先后解构了小龙女,黄蓉,黄飞鸿,零零七,更不用说尽人皆知的西游系列。在西游系列里,孙悟空一会儿是臭猴子,一会儿是至尊宝,一会儿是齐天大圣,西游降魔里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妖。所以在《西游伏妖篇》,他把自己在上一篇塑造的形象也打破了,把儿歌三百篇的用途也重新解构了。这并不奇怪,奇怪的是这一次真是让观众无比纠结,你不看第一个降魔篇,你绝对不明白伏妖篇说的是什么,但是你看了降魔篇,你更不能理解伏妖篇里的四个师徒是怎么演化成如此面目可憎的,怎么背诵同样的儿歌三百首,背成了一个分崩离析的团队,结局中那个为了挫败敌人师徒联手演戏的说辞也显得无比苍白。

他的三观从来没有像《伏妖篇》这样指向不清的,这次他终于还原了无厘头的本意:无中心,语言和行为没有明确目的,粗俗随意,仅从这个3D制作来看。逼真?魔幻?怎么评价一部好的3D,我并不知道具体的标准,但是很显然,那种让你生理不适的肯定不是好的。在过往的片子里,周星驰经常用流鼻涕表达人傻,用淌鼻血还表达欲望,关于体液的各种运用总还是恰到好处的。但在《西游伏妖篇》,猪的口水,鱼的喷嚏,吐的绿涎,唐僧的长舌头,逼真写实,巨大无比,顺着荧幕向你飞过来。还有那猪八戒骑在蜘蛛身上发情,唐僧和孙悟空一起撒尿谈心,搂着孙悟空亲吻他头上的金箍。

周星驰无数次在电影里用如来神掌,一招制敌。在《功夫》里,他在“年轻人难免行差踏错”后,就是用如来神掌制伏了邪恶的欧阳锋,把他手中那致命武器的尖刺拨掉,变成一朵花,飘向他少年时心中的恋人。这一次,如来神掌竟然也设计得七零八落不知沾上了什么污渍,和先前那些鼻涕喷嚏风格高度统一。

伏妖篇里的如来神掌都残了

在各种恶劣的屎尿屁混和体液伴着的高清3D这样一个主要背景环境下,可以想见能有多动人的故事和美丽的爱情呢?让梁山泊与祝英台在这里结婚,你都不愿意去看。所以即使片中插曲中有梁祝的音乐,仍然不能唤起观者心中任何的美好情感。

星粉们还在费尽心思地证明,不是导演太浅薄,而是观众太无知,他们试图解释这“皇帝的新衣”的华美之处,甚至开始百家讲坛般的扫盲,说明吴承恩的《西游记》本身是一个什么故事,唐僧本来是一个什么混帐领导,孙悟空又如何怀才不遇。实际上,皇帝本来就没有什么新衣,连导演的署名权周星驰都让给了徐克。

唐僧又一次见到了段小姐的高仿版小善,他恋爱的对象从上一集的降妖人变成了这一集的白骨精,林允儿脸上的青春更胜舒淇一筹,但是在大背景的混乱下唐僧和小善的感情却不再顺理成章,从开始到结束发生得匆忙潦草。

真爱死了,只剩赝品。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26939 次)
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