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峰 >> 文章 >> 正文
毛峰:辅仁讲稿:中国戏剧研究之二
毛峰
02月28日 14:26
分享

一,中国戏剧总论

人类生存于永恒的戏剧场景中:宇宙轮回、四季更替、生老病死、婚丧嫁娶、喜怒哀乐……人在永逝的岁月年景和流动变幻的街景中,总在探寻并呈现:这一切暂存的根源何在?归宿如何?有什么意义?

1,中国戏剧是直面人生际遇的伟大戏剧

人的存在,构成戏剧的永恒主题。

中国戏剧,就是直面人生际遇里的迷狂、苦难、痛楚与欢欣、凡圣之挣扎、灵魂之寄托、死亡与再生、永恒与短暂、迷惘与彻悟这些人生存在根本问题的完美艺术形式。

它荟萃诗、歌、乐、舞、表演、武术、杂技、曲艺、幽默滑稽、舞台美术、礼乐文章、古典观念与制度、现代技术手段为一体,是综合各种人文-诗意手段,用以呈现人类境遇的艺术演出形式的总称。

中国戏剧,因其歌唱性、写意性(诗意性)和虚拟性,又称中国戏曲。

没有歌唱的话剧,亦属中国戏剧。

2,中国戏剧演出,诞生于三皇五帝时代

中国戏剧,诞生于新石器晚期三皇五帝时代的“六代礼乐”(黄帝、尧舜、三代为代表)建制中,历经晚周繁盛时代、汉唐极盛时代、宋元明清稳固定型时期、近代变革时期,至今仍蓬勃发展,与印度梵剧、希腊悲剧,并称“世界三大戏剧体系”。

王国维《宋元戏曲史》受日本汉学错误影响,认为宋元时代中国戏剧才正式诞生,此前仅为雏型,甚为荒谬:中国具有文献与考古学意义上绵延9000-10000年以上的连续文明史,岂能没有戏剧?六代礼乐演出、晚周俳优之戏、汉代百戏(散乐)、唐代歌舞剧等均极度发达,岂能以“雏型”目之?《插图本中国戏剧史》作者批评受全盘西化严重误导的中国近代戏剧观念“以西律中”、“以今律古”(叶长海、张福海《插图本中国戏剧史》28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但在戏剧史分期上,仍未冲破这一窠臼。

今予拨乱反正、立本清源也。

3,中国戏剧演出,渊源于原始歌舞

中国戏剧,诞生于原始歌舞表演,青海同德宗日新石器文化遗址出土的印有清晰舞蹈演出形象的陶盆、云南沧源岩画的狩猎舞蹈演出、内蒙阴山岩画上的拜日祭祀舞蹈、新疆呼图壁岩画上的生殖崇拜舞蹈场面等,在在标示着纳部族为一个融伟大信仰、祭祀、生存活动为浑然整体之盛大演出,乃中国戏剧绵亘万年的伟大传统之壮美起源。

4,中国戏剧的文明根源:根基于仁爱(感通)的大一统生命之共振、族群之融合

中华文明的最高特性,就是大一统政治基础上的人道性,这一人道性的根基,深埋于人性相互渴望的激情中,深埋于万物生命的相互紧锁,深埋于孔子儒家学说“仁爱”精髓中:“陌生人啊,若予无言,汝因何不言呢?!”(《草叶集》)

戏剧是熔铸大一统的香草与美酒,犹如肉体之相交、灵魂之共振、族群(祖国)之熔铸为一!

5,中国戏剧,属于中国礼乐教化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歌舞剧演出,凝聚大一统文明精神

孟子总结中华文明创立期(上古)三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一曰自伏羲直至尧舜禹抑制洪水的伟大事业;二曰周公制礼乐、兼夷狄、驱猛虎;三曰孔子著《春秋》,乱臣贼子惧,中国大一统由此确立。

儒家六经乃大一统文明完美记录。

6,宇宙、季节、美德、生命的热烈舞蹈:中国戏剧的壮美演出

晚周名著《吕氏春秋》将宇宙万物纳入一年四季十二时宪次第展开之华美秩序中,不愧为晚周汉初诸子百家学术思想集大成之作,号称“增一字值千金”之瑰伟巨制也。

《吕氏春秋·仲夏纪》“大乐”、“古乐”诸节,论列伏羲后裔朱襄氏、葛天氏、陶唐氏(尧帝)等创制古礼乐(中国戏剧演出之早期形态)的过程,伏羲、黄帝、尧舜等创制乐器以伴奏歌舞剧的具体情形,尤其是葛天氏(神农炎帝族裔之一)创立古礼乐歌舞演出及其规制、剧目的详细情形:“昔葛天氏之乐,三人操牛尾,投足以歌八阙(八次歌舞剧演出):一曰载民(中国古典宪政之核心,在承载、长养人民,故以和乐之舞剧教化之,谓之“载民”,峰按);二曰玄鸟(燕子报春之谓也;清儒王念孙以为玄身,误。);三曰遂草木(初春时节,促天下稼穑之务本,舞剧表演以鼓舞之);四曰奋五谷(金秋收获之舞);五曰敬天常(冬藏祭祀之舞);六曰建帝功(自伏羲直至舜禹,均以修治水利为治理之本,冬闲时节修治);七曰依地德(测天修时宪,修治水利、土壤增肥等国族事业大获成功,尽地力之德,以养生民,歌舞表演以庆祝之);八曰总禽兽之极(修治山林草木、禽兽生灵,以丰美百姓日常生活)”(中华书局版118-119页),八出歌舞剧大戏,总演一年生长繁息之美政、风教,人间善道,与天地草木禽兽之和谐美妙,油然而沛然,此乐(礼乐制度之宗极)无垠焉!

7,中国远古戏剧的盛大演出:伏羲部族联盟后裔、六龙之一的葛天氏,畅遂天人的歌舞剧目

中国第一场壮美的歌舞剧演出(葛天氏之乐):领舞者三人,象征天地人;操牦牛尾,象征万物的繁茂;投足(踢踏舞)以歌。

八阙(八场次的歌舞剧演出):

一曰载民:序舞。中国古典宪政之核心,在承载、长养人民,故以和乐之舞剧教化之,歌舞演出以“载民”立教,正大光明也;

二曰玄鸟:春之舞。燕子报春之谓也;清儒王念孙以为玄身,误。

三曰遂草木:春夏耕作之农舞。仲春盛夏时节,敦促天下稼穑之务本,歌舞剧表演,以吟咏之、鼓舞之;

四曰奋五谷:金秋收获之舞;

五曰敬天常:冬藏,祭祀天地圣贤之舞;

六曰建帝功:兴作之舞。自伏羲、女娲、神农直至尧舜禹,帝王率众,均以修治水利、国土为治理之本,冬闲时节大力修治之。

七曰依地德:伏羲以贾湖骨笛为髀表,测天侧日月星辰以颁布时宪、政令,各地修治水利,使土壤保墒、增肥,国族事业大获成功,尽地力之德,以养生民,歌舞表演以庆祝之;

八曰总禽兽之极:从中央到地方各诸侯,均修治山林、水土、草木,水禽野兽生灵,各得其宜;民生丰美,百姓日用充足,颂声兴。

八出壮美绝伦的中国歌舞剧大戏,总揽宇宙天地一年生长繁息之美政、风教,人间善道,与天地草木禽兽之和谐美妙,油然而沛然,此乐(礼乐制度之宗极)无垠焉!

8,历史-文化虚无主义的错误戏剧观与近代“国剧复兴运动”:对黑暗野蛮的全盘西化派的有力驳斥

清末民初,国家残破,全盘西化派的黑暗野蛮之说甚嚣尘上,胡适《文学进化观念与戏剧改良》竟无知地主张“淘汰干净中国戏剧的唱功、武打”才算吻合“西洋话剧”观念;其在北大的无知学生傅斯年《戏剧改良各面观》宣称中国戏剧为“可怜的百衲体”;北师大教授钱玄同在《寄陈独秀》中蔑视中国戏剧为“幼稚”;另一师大教授鲁迅终生蔑视京剧,在卑鄙浅俗的骂街杂文里,屡次嘲笑作为世界三大表演体系之一的创立者梅兰芳大师……

与此同时,抱有人文良知的伟大戏剧家余上沅、宋春舫、张厚载等,毅然发起“国剧复兴运动”,巍然揭示出中国戏剧的“写意性、抒情性、歌唱性、人道性(道德-人文理性)的永恒不朽之美”!

广大中国观众,深爱京剧、昆曲、各地方剧种、曲艺、杂技、相声等国粹之美,梅尚程荀饮誉全球,堪称风雅绝代;一声皮黄腔,万年文明浮现眼前,神州梦萦;几丝古琴曲,千秋绝唱震响中外,春江水暖;历史-文化虚无主义的泥潭、雾霾,正被中华儿女的复兴伟业击破;孔子闻《韶》曰:“尽善尽美”,韶者继也,传承万年戏剧文明,丰美深邃万民身心,则《礼记·乐记》所谓“清明象天、广大象地、穷高明而测深厚”之壮美戏剧,每日搬演于神州大地、搬演于吾人内心深处,黄帝《云门》之寥廓、尧舜“萧韶”之“九成”、全球大同之胜景,得鱼贯而出,不亦瑰美哉!

二,中国戏剧的正大清刚之美

古典歌舞、戏剧,以六代圣乐舞为冠冕,以《韶》为文德之巅峰,舜乐发挥尧德,天下为公,举贤选能,讲信修睦,《韶》乃大同文德之恢弘舞剧;以《武》为武功舞剧之极致,表现周武王率众伐纣灭殷、开拓江南、重建大一统的赫赫武功,乃中国戏剧的伟大起源之主体(礼乐制度、史诗剧情、歌舞、鼓乐、武打、杂技等要素均融汇其中)。

1,戏剧两字繁体写法的刚健之美:舞阳春之德,于浩荡秋风之中

戏剧两字之繁体,左为“虎”,象征大地皆秋、西风劲吹、白虎七宿闪耀,大自然扫荡一切之威力;右为“戈”、“刀”,象征中国人挥戈马上、刀劈西风,以青龙七宿之春意、丹凤七宿之火舞、玄武七宿之秘藏,对抗死亡与消逝,演出宇宙人生壮美活剧!

孔子《礼记·儒行》告鲁哀公,儒者有特立独行之“刚德”,中国最早的戏剧演出《大武》即中国人鼓舞奋发之刚毅精神写照!程朱理学受佛教禅宗影响,内圣有余、外王不足,元明清科举程式化,柔化了孔子与中国,近人除七贤外,唯师大李长之论之精确。

2,《大武》:中国轴心时代戏剧的辉煌演出

公元前1046年西周建立,中国进入“轴心时代”,《大武》就是中国轴心时代最早演出的伟大戏剧作品之一,作者周公。

《礼记·乐记》和《孔子家语》均记载了孔子与周王室乐师宾牟贾对《大武》的论述:舞剧序幕是一大段振奋千古的激越鼓乐,象征周武王集结天下八百诸侯于黄河之滨,誓师伐纣,武王《泰誓》发出全球人道主义的最强音:“民之所欲,天必从之!”之后,舞剧第一幕,六十四个武士,持盾牌北出,肃立如山,歌《诗·周颂·武》:“於皇武王……胜殷遏刘,旨定尔功!”

第二幕,武王振铎,太公挥戈,舞者列队刺击,发扬蹈厉,三军率舞,灭商建国,歌《酌》:“於铄王师……我龙受之,佼佼王之造!”;

第三幕,周军挥师南进,中原诸侯归附,武王第一次分封,历代圣贤帝王之后,均获封。歌《赉》(赐予义):“文王既勤止,我应受之。敷时绎思,我徂维求定。时周之命,於绎思!”

第四幕,王师渡江南下,南国是疆,歌《般》:“於皇时周,陟(至)其高山;垛山乔岳,允犹翕河;敷天之下,裒(众)时之对,时周之命”,大一统国家疆界确立,天命所归;

第五幕,周公制礼乐,召公营洛邑,天下东西南北,灿烂封建礼乐行之,道里 、贡赋均等,夹辅周王室,周召毛毕诸公以宪政文治分理天下,歌《时迈》:“时迈其邦(诸侯),昊天其子之(苍天爱民)……肆于时夏,允王保之!”

第六幕,天下大治,兵革永息,复缀(舞位连缀,至此,舞者回归原位)以崇(天子),歌《桓》(威武义):“绥万邦,屡丰年,天命匪懈,桓桓武王,保有厥士,于以四方(分封保国,举贤治四方);克定厥家,於昭于天,皇以间之!”

孔子曰:“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周公制礼乐,大武昭刚德,中国礼乐文章及其壮美的艺术呈现——中国戏剧,令人思之,心神俱旺,感奋不已!

分享
阅读数(15745 次)
北师大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传播学、中国国学传播、西方哲学艺术等人文研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