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文章 >> 正文
李洋:怎样的自由和开放,才能换来一件“辱华T恤”?
李洋
03月22日 10:14
分享

时尚无论潮流如何变迁,都会给印上“潮语”的T恤留有一席之地,叛逆张扬个性,个性永不过时。但不管“潮流”还是“叛逆”都不能是种族主义、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护身符。

互联网时代的“开放原则”把共享经济发挥到极致,但“开放原则”绝不是互联网企业逃避企业责任的借口。

这些常识本无需多言,怎奈德国“晾衫公司”(Spreadshirt.com)老板菲利普·鲁克(Philip Rooke)偏偏不这么想。这家位于莱比锡的互联网公司让客户在网上设计和售卖个性T恤,本月初这家公司网站公开叫卖的两款T恤上印着这样的“潮语”:吃掉一个中国人,就会救下一条狗;吃掉一个中国人,就会救下一条鲨鱼。

岂有此理!

这两款T恤的设计者在该公司的注册网名分别是Quentin1984 和 Monigote,由于公司的保密原则,设计者的身份外界不得而知。

个人的荒唐无法避免,但公司层面的荒唐让人费解。海内外华人纷纷表达愤慨,中国驻柏林大使馆3月10号还提出抗议。但这些都于事无补。

如此极端的种族攻击言论,能够披着动物保护主义的外衣登堂入室,在这家公司的网站上叫卖至今未撤,让人不得不质疑,这家公司的企业责任和公德底线何在?

就在中国使馆抗议的同一天,菲利普·鲁克针锋相对地发布了一则声明:“我们不会审查客户设计的用语、社会和政治倾向。这一开放平台原则意味着,有时会出现一些争议设计,但有些人并不认为那是争议。我向那些在这些设计中‘自取其辱’的人道歉。”

这是道歉吗?这是对华人的二次伤害!充满了源自“言论自由”和“开放原则”的傲慢。

如此定义“争议”,不难理解为何这家公司售卖的其他产品中不乏涉嫌种族歧视的设计,针对西方社会中的少数族裔。

有些人认为没问题,有些人认为有问题,就可以放行!那么需要菲利普·鲁克回答的是,如果他的客户公然设计和售卖富含纳粹主义和恐怖主义的信息的T恤,他也会发出同样的声明吗?

毕竟阿道夫·希特勒和他的追随者们(至今依然存在)坚信纳粹主义非但不反人类,而且还是拯救人类,他们的好心在于让所谓优秀民族灭绝或统治劣等民族。毕竟奥萨马·本·拉登也不认为他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妥,是为了实现教义指引的一种更加纯洁的未来,尽管那意味着滥杀无辜。

人类历史上所有极端的丑恶本身都是对立存在的。菲利普·鲁克都认为这都是争议吗?如果希特勒和本·拉登距离这个老板太远,那么他可以去问问去年圣诞节开着卡车冲进柏林圣诞市场人群里的那个卡车司机,他觉得自己是在作恶吗?

按照上面那篇声明,这家公司是否可以放行这样的T恤设计:背景是柏林地标勃兰登堡门,冲出来的是一辆血腥的卡车!

他也可以去问问前年年底在巴黎光天化日之下屠杀了100多名平民的恐怖分子们。他们在电子游戏一般的画面中大开杀戒时,是否觉得这是罪恶?如果他们坚信自己是正确的,那么这家公司是否可以放行这样的T恤设计:背景是巴黎凯旋门,冲出的是一群开路人形象的恐怖分子!

显然,菲利普·鲁克的声明不经推敲。字里行间,他那股依然故我的味道应当引起德国官方的注意,毕竟这样的“自由”和“开放”的平台,不加纠正的话,落入极端势力和恐怖分子手中传播反人类信息,只是时间问题。

人类在近一百年内在反种族主义,反歧视的道路上艰难前行,每一次进步无不有流血牺牲。按照菲利普·鲁克的逻辑,存在争议再正常不过,有人觉得难受,那是自取其辱。这样一来,美国和南非的黑人恐永无出头之日,因为在很多人看来,不同的肤色,标志种族等级不同,再正常不过了。菲利普·鲁克会觉得:这算什么歧视和种族主义呢?这是争议!

要保护动物权益,没必要以吃掉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为代价!如果菲利普·鲁克认为这是好的设计,那么我不得不怀疑他所管理的公司的专业水准。互联网公司非但不应降低对自身责任和公德的要求,反而应当提高要求,毕竟虚拟世界是把“双刃剑”。钱挣到手了,把企业的责任和义务一股脑抛给自由和开放,这本身就严重违背了资本主义契约精神,是对自由和开放的亵渎。

此事一出,国人纷纷列出数据,证明中国狗肉和鱼翅消费量正逐年减少。何必呢?这种自证彻底陷入了无法自救的地步。抗议无效,最好的反击就是拿起法律的武器。德国的许多华人团体正在准备起诉这家公司,这是正途。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里,在欧洲最发达的国家依然需要诉诸法律判定显而易见的极端主义和种族主义言论,这种艰难的程序正义与其说是在对种族主义说不,不如说是在暗自鼓励这些极端言论的生长。把道德领域法治化,是道德的沦丧,也是法治的悲哀。

歌德说:“要点评四周风景,你先要爬上屋顶。”但商人菲利普·鲁克摸着鼠标,就以为自己抓住了真理的尾巴。

分享
阅读数(28534 次)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