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静 >> 文章 >> 正文
郭静:第三方应用商店入口梦彻底破灭
郭静
05月02日 10:57
分享

移动互联网发展初期,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发展势头非常迅猛,除了第一梯队的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外,像安智市场、木蚂蚁市场、机锋市场、卓易市场等应用商店也层出不穷,甚至应用商店一度被冠上“移动互联网入口”的厚望,百度后来更是砸下了19亿美金来追这块市场。

但随着华为、vivo、小米、OPPO、金立等手机厂商的觉醒,手机厂商也纷纷推出自己的应用商店,并且非常“互联网式”的将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等互联网公司的第三方应用商店排除在外,用户在华为、vivo、小米、OPPO、金立的应用商店内是无法下载到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的,只有专门去百度搜索才行。

最狠的是,手机厂商将第三方应用商店的默认更新安装功能给关闭了,用户手机里安装了第三方应用商店后,所有的更新和安装必须打开这些应用商店的APP才行,并且,安装需要一次一次的点击确认和安装。而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则无需这么繁琐的步骤,系统会在WiFi环境下自动安装更新,用户如果要下载自己想要的应用,也只需要搜索下载后自动安装。

不仅手机厂商与第三方应用商店直接的竞争激烈,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们的竞争也非常激烈。2015年1月,豌豆荚发公开信称百度手机助手屏蔽了豌豆荚,此举成为双方竞争的导火索,2015年10月,豌豆荚给出回应,对百度系的多款应用进行“封杀”。

就在豌豆荚和百度手机助手竞争激烈的时候,转折点出现了,2016年7月5日,阿里宣布正式收购豌豆荚,豌豆荚被收购后,王俊煜等创始团队出走,豌豆荚团队则进入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新移动事业群。并购后的豌豆荚就少了些许硬气。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发现,最近豌豆荚已经悄然开放了百度系应用进场,用户不仅可以在豌豆荚搜索到百度的应用,还能进行下载安装,对百度系应用的公开信提示也不显示了所有的百度系应用均可在豌豆荚下载安装。不过,豌豆荚在百度手机助手里依然处于“封杀”状态。

也就是说,这是豌豆荚单方面的解封。豌豆荚方面并未公开解封的原因,郭静的互联网圈认为,这里面不外乎两个因素,一是百度系其他产品线对豌豆荚有广告投放;二是对于豌豆荚来说,“封杀”的意义不大,不如重回用户需求初心,解封后,用户如果有需求要去下载的话就去下载,不下载也无所谓,反正先保证应用的广度,下载权在用户手里。

从整个第三方应用市场来看,第一种因素的可能性居多。尽管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们都有各自的母公司,但是都分属不同的产品线,其他产品线的产品如果想要用应用市场的资源,就必须按照市场规则来,该给钱的给钱,给交换资源的交换资源,基本上没有过多的倾斜。

有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应用商店里友商只要愿意给钱,是可以对对方母公司的产品进行竞争的,有次百度糯米做活动,百度手机助手、应用宝、360手机助手等都一同推了百度糯米的专题,丝毫没有所谓的门户之见。还有就是,友商是可以抢己方的关键词广告滴。在应用市场这里,一切都是它说了算,母公司起不到太大的控制作用。

第三方应用市场的规则是,只要有人愿意投广告给钱即可,至于是否与母公司的产品有竞争关系,这个无伤大雅,一切以赚钱为目的。所以,豌豆荚之所以愿意对百度系应用解封,很有可能是广告起到了主导权,在豌豆荚的精品团购推荐榜上,百度糯米排名是第一名,而且,百度糯米的新版本还有517活动的推广。豌豆荚与百度系的相爱相杀,也是蛮有意思的。

现在的第三方应用商店话语权没有移动互联网初期那么强悍了,尽管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360手机助手、vivo应用市场、华为应用市场、小米应用商店们的应用分发量越来越大,可没有人认为,它们是入口,开发者们不会,用户也不会。

去中心化的移动互联网现状里,是没有唯一入口的,第三方应用商店的入口梦要彻底破灭了。这里面有五个主要原因:

一是竞争过于激烈。不同于App Store在iOS系统里的“一统江湖”,安卓系的竞品实在太多,既有互联网公司的,也有手机厂商的,没有出现绝对领先的公司存在。百度指数显示,应用宝从2016年至今的搜索次数最高,但百度紧跟其后,偶尔还会超过应用宝,接下来的豌豆荚、PP助手、360手机助手则同样相差不大。手机厂商们的势头同样不容忽视,小米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小米应用商店2016全年应用分发能力为400亿,华为公布的数据显示,华为应用市场2016年下载量达450亿次。在第三方应用商店里,没有绝对的优胜者。

二是没有内容做后盾。当年的搜索引擎之所以能成为互联网的入口,是因为其能够将海量的内容包容进去,并释放出来,而第三方应用商店只能将应用包容进去,没有庞大的内容做后盾。豌豆荚最早探索过应用内分发的路子,最后失败了,应用宝同样也试过,也没戏。内容的割据,以及必须用APP跳转的形式,让应用商店根本无法将庞大的内容包容进去,没有内容,只是APP的前置,如何算得上入口。

三是增值功能太弱。在应用内搜索、LBS分发的道路探索失败后,第三方应用商店又有点回归到工具型产品的趋势,即单纯的为用户提供应用分发,其他比如社交等增值功能都一步步被砍掉了,第三方应用商店再也不讲多余的故事了,反正就是说自己的分发能力强,可是,光是工具,如何能作为入口呢。

四是长尾分发能力不足。说第三方应用市场的长尾分发能力不足,可能它们会有点儿生气,但事实就是如此。应用宝在2016年11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收纳的应用数达到350万,豌豆荚在2016年10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豌豆荚收录的应用达260万个(豌豆荚官网目前公布的收录数是200万)。

乍一看起来,应用宝、豌豆荚收录的应用数非常多。但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10月,中国市场的移动应用累计数超过887万款,也就是说,还有很多应用未被收录,有可能是因为开发者没有上传到应用宝、豌豆荚等进行审核,还有可能是应用太过于垃圾,还未到上线应用商店的地步。

在这几百万的应用里,大部分的流量,仍旧被大量头部应用占据,而长尾部分要想突出,就得“烧钱”,否则,在应用商店这里是行不通的,在自然状态下,长尾部分的应用,很难有出头之日。在搜索引擎的世界里,头部流量固然多,但中尾部的流量得到了很好的分发。

五是其他应用从中分流。比如搜索引擎,比如各种第三方APP的广告流利,都能够直接下载APP,无需通过应用商店这一环节,这就给应用商店进行了分流。

入口梦没了,是不是就意味着第三方应用商店要“日薄西山”了呢?显然不是。对于第三方应用商店来说,现在的机会还是很好的。截止到2016年10月,中国市场的移动应用达887万款,而同期的网站数量才472万,也就是说,APP的数量要比网站要多的多。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直接忽略了网站这一环,而直接用APP开始,大量的新兴APP需要通过应用商店这一环来扩大下载量,有了APP下载量才有可能有交易、广告等,才有可能给投资人看。庞大的移动互联网安装下载需求,会让应用商店过的很好。

最重要的则是游戏。TalkingData公布的《2016年移动游戏行业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移动游戏行业收入规模达到661.7亿元,比2015年增长34%。来自移动游戏市场的需求,让各大第三方应用商店赚翻了。百度手机助手、豌豆荚、应用宝、PP助手、OPPO应用市场、vivo应用市场都在底部的导航栏开设了游戏频道,而其他应用商店虽然没有开设游戏频道,但各大首页醒目位置、banner位置,都是游戏广告,游戏厂商们的土豪玩法,是应用商店的吸金利器。

为何游戏厂商们对第三方应用商店的需求这么渴望呢,这是因为对于游戏厂商来说,第三方应用商店的效果快,在应用商店里投入的这点广告费,换回来的很有可能是一座金矿,游戏厂商并不怕砸钱,能有好的砸钱地儿,总比没地方砸钱要好,大投入才有大回报。

App Annie发布的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移动应用商店的下载量预计将达到3520亿次,2017年安卓应用营收首次超越iOS应用。中国市场的应用商店市场虽然混乱,可目前安卓的趋势在这里,并且移动游戏还会有增长空间,这些都会带动应用商店的增长。

再回想下当年百度19亿美金收91,我觉得还是值得的,百度旗下100多款移动应用,很多都是靠百度手机助手才有了不错的成绩,百度手机助手能够跟应用宝不相上下成为应用分发市场的双雄,也是有了91的功劳的。只是我不明白的是,百度手机助手为何还不肯解封豌豆荚,同为阿里旗下应用分发的PP助手都没被“封杀”。

文/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ID:guojingdequanzi)。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

分享
阅读数(15952 次)
多家科技媒体专栏作者,2014年钛媒体十大年度作者之一,关注互联网,关注TMT。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