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文章 >> 正文
孙成昊:特朗普“新政”尚未逆转美古关系
孙成昊
06月22日 16:52
分享

6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迈阿密发表演讲,宣布在经贸和旅游等方面收紧对古巴的若干政策。古巴方面随即发表声明,回应称特朗普宣布的对古新政策是美古关系的“倒退”。

母庸置疑,相比奥巴马时期的美古关系破冰,特朗普的“新政”显然是“开倒车”的行为,并给美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蒙上了阴影,但笔者以为,这些政策眼下尚不足以逆转已经开启的美古关系正常化进程。

特朗普一直宣称要“终结”奥巴马与古巴的交易,但从这次宣布的新政策看,距离“终结”或“逆转”奥巴马任内的对古突破性成绩尚有距离。比如,在新政策下,美国个人以“教育目的”赴古旅游将被喊停,而以“教育目的”赴古的团体旅游也将有更加严格的规定。美国公司和公民还被禁止与古巴军方、情报机构以及安全机构控制的企业有生意往来。但是,有利美国企业在古巴做生意的规定并未调整,美国和古巴之间的商业直航并未取消,两国也没有关闭在对方国家的使馆。因此,奥巴马任内对古政策调整的主要内容和成就均予以保留,美古关系正常化的进程虽遭遇逆风,却并没有遭到彻底性颠覆。

那么,特朗普为何要在美古关系上“搞事情”?首先,特朗普想要继续落实竞选承诺。在共和党初选阶段,特朗普曾表示支持奥巴马政府与古巴恢复外交关系,但认为与古巴达成的协议不够好,誓言执政后推翻奥巴马对古行政命令。特朗普执政以来,无论在内政还是外交领域,都希望能够尽力落实竞选宣言,而适度回调对古政策的成本较低,并且能够帮助他树立“言必行、行必果”的负责任总统印象。

其次,向共和党对古强硬派做出一定妥协,维护党内团结。按照新总统执政后的惯例,今年2月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启动了针对美古政策的评估。在各部门评估美古总体关系后,5月初国安会的副部长级委员会召开相关会议。在那次会议上,商务部、国防部、国务院、财政部、国土安全部等内阁各部门官员几乎都支持维持奥巴马政府制定的对古政策。但只有白宫负责国会事务的官员反对,而他们代表的正是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和众议员马里奥·巴拉特的强烈反对意见。当前,特朗普不仅推进国内改革不力,还深陷“通俄门”泥淖,执政环境空前恶化,急需国会共和党人齐心协力。在多数国会共和党人指责“古巴人权状况没有改善”、反对美古过快缓和的情况下,特朗普只能向这些人做出妥协,通过调整对古政策加强部分共和党议员对他的认可与支持。

最后,在外交政策上坚定执行“逢奥必反”,建立自己的外交行事风格。特朗普执政后不仅在内政上要废除奥巴马引以为傲的医保法案,在外交上也致力于把奥巴马的成就拆解得四分五裂。在全球治理方面,特朗普宣布退出奥巴马时期大力支持的《巴黎协定》;地区战略方面,特朗普放弃了奥巴马力推的亚太“再平衡”、精心打造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等等。奥巴马对待曾经的“敌人”或对手采取了“伸手”策略,不仅达成伊核协定,还与古巴开启关系正常化进程。然而,特朗普反其道而行之,打压伊朗、加强与以色列等中东传统盟友的关系,对待古巴的态度则再次证明其与奥巴马外交政策切割的一贯思路。

虽然特朗普的新政策冲击了美古关系,但从美国方面看,决定两国关系的几个重要因素尚未发生根本性变化。一是古巴早已不再对美国国家利益构成严重威胁。冷战时期,古巴与美国矛盾众多,冲突根源十分复杂。在一定程度上,古巴的确对美国的国家利益造成了威胁,尤其是从地缘政治角度来看,古巴地理位置重要,与苏联的盟友关系使其极大地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然而,时过境迁,冷战已成为历史,苏联也不复存在,当下的古巴既未输出革命,也未损害美国的经济利益,更未联合他国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

二是美国国内民意转向不容忽视。在美国民众中,古巴裔美国人对美古关系态度的变化起了最重要的促进作用。随着第二代和第三代古巴移民的逐渐成长,他们与第一代古巴移民的保守思想不再一致,主张以对话谈判的方式推动古巴政权变化,支持美古关系缓和。这种思潮近几年快速升温,甚至影响了部分第一代古巴移民。

三是美国能从两国关系正常化中获取经济和政治等利益。随着美古关系缓和,美国从个人到企业都能享受更多便利。美国人能够前往古巴旅游并在当地使用信用卡,美国银行能够在古巴金融机构开设账户,美国企业向当地出口也会变得更容易。从政治角度看,美国过去通过封锁、孤立的办法并不能实现改变古巴的目标,“以接触求改变”仍将是未来美国对待古巴的主要手段。

(原文发表于《大众日报》)

分享
阅读数(30148 次)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