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静 >> 文章 >> 正文
郭静: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火了,迷你KTV会跟它们一样火吗?
郭静
08月02日 15:53
分享

共享经济的风,由共享单车吹向了各个领域,如共享篮球、共享洗衣机、共享充电宝、共享书店、共享汽车、共享雨伞等,这些新兴的创业项目里都看到了“共享经济”的缩影,在这么多共享经济中,有真的共享经济创新存在,可大部分都是伪共享,当然,疯狂的资本市场可不管是否是真伪共享经济,反正只要自己不是击鼓传花的最后一位,共享经济的游戏便可以一直玩下去。


近期,“共享”大潮里的跟随者迷你KTV也纷纷成为“创业明星”,据IT桔子“迷你KTV领域的创业公司”专辑显示,目前市场的玩家共有六家,雷石科技WOW哇屋、LoveSing爱唱者音响、艾美科技咪哒miniK、友唱M-bar、微狗科技聆嗒Minik、星糖miniKTV,整个市场的融资额超过1亿元,日前,7月份成立的“迷你”KTV也宣布获得了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雷石科技WOW哇屋、友唱M-bar背后均有着传统KTV的影子,而艾美科技咪哒miniK、LoveSing爱唱者音响则有着音响研发、音乐设备研发的基础,从这一点看,迷你KTV厂商们的基础,比共享雨伞、共享单车厂商们的基础要牢固的多。


笔者观察发现,目前北京、上海、广州、苏州等多个热门城市的地铁站内、商场内均有不少迷你KTV的设备存在,偶尔也能看到有用户进去使用,就使用频率方面,比共享充电宝的次数要高。迷你KTV是否会像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洗衣机一样“火一把就熄灭”,还是会像共享单车一样,越做越大呢?


一、迷你KTV是共享经济吗?


对于迷你KTV创业者来说,可能需要借助共享经济的tittle来讲故事,既能简单快速地让投资人理解,并且被吸引,同时又能借这个热点上位,“迷你KTV租赁”、“人人KTV”的概念肯定没有共享经济的概念好用。但迷你KTV究竟是不是共享经济呢?显然不是,创业者内心肯定也知道不是,只不过当前需要有一个概念来借势,创业者们利用共享经济借势再好不过。《认知盈余》一书里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盈余”,当众人的“盈余”时间累积在一起便有可能爆发出无穷的能量。而共享经济跟“认知盈余”类似的一点在于,其是建立在现有资产、资源上的,并不是某个商家花费高价做一批产品,放在公共空间给用户租赁使用就算的。

迷你KTV就是各大商家自己做一批设备然后放在公共区域给用户使用的,并不是这些公共空间本来就有的。如果迷你KTV也算共享经济的话,那么在国内外早就风靡的自动售货机也算是共享经济了,但显然没人认为自动售货机是共享经济。


二、跟共享单车相比,迷你KTV的优劣势几何?


最初的共享单车出来之际,几乎都是一片骂声,但随着摩拜E轮融资超6亿美元、ofo新一轮融资超7亿美元之后,业界对于共享单车也不得不服气,毕竟在当下这个被BAT等互联网巨头们各种收割之后,创业公司仍能获得数亿美元融资的情况,委实罕见。而共享单车再历经“免费”、“骑车送红包”、“充卡送优惠”等一系列大促销活动之后,用户习惯也慢慢培养起来了,再加上庞大资本方的加持,单车的投放数量也得到了大肆扩充,在用户习惯方面,共享单车也有了基础的数据雏形,在具体位置投放方面也合理的多。迷你KTV跟共享单车相比,又有哪些优劣势呢?


优势方面:1.用户恶意毁坏的情况没那么严重。共享单车早期遭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单车的毁坏率比较高,这会导致虽然能看到共享单车在这里,但就是找不到一辆可用的单车。共享单车之所以被毁坏,一方面是因为用户恶作剧心理恶意去毁坏,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损坏了靠出行领域赚钱人的利益,这部分出于“报复”心理会就去毁坏共享单车。而迷你KTV的投放位置大部分是在地铁站、热门商场内,这些地段一般会选择在夜间某时段关门,而有恶意损坏设备心理的人,一般会选择人流少或者人看不见的情况下操作,商场、地铁站内晚上都关掉了,这些人恶意损坏的时机大大减少。另一个原因则是,共享单车一定程度上跟出租车、黄包车等成竞品关系,会影响这些人的收益,而迷你KTV并不会损坏一大批行业人的利益,迷你KTV对实体KTV的影响较小,单人/双人去KTV唱歌的人占比并不高,KTV的竞争更多的还是线下实体店铺之间的竞争,迷你KTV完全不在一个段位上,去损坏它们实无必要。


2.人力管理成本比共享单车要低很多。共享单车的人力成本并不低,比如搬运人员、维修人员、投放人员以及市场人员等,这些都需要很多的人力才能做到。而迷你KTV走的模式跟抓娃娃机、自动售货机的路数相同,只要把设备往那里一摆,等着用户去使用就能收费,管理、维修、市场等方面并不需要像共享单车一样那么密集。


3.不会占用用户的公共空间。共享单车便利的地方在于,用户停放的时候并不需要将其放在指定位置,这意味着乱停乱放的现象会有不少,而这些被停车的地方,实际上是属于每个人的公共空间,并不单独属于某个人。迷你KTV的规范之处在于,其是以商场、地铁站内等空间为载体,厂商们是需要向商场、地铁站等交租的,厂商并不能随意将这些设备乱摆乱放,相比共享单车,迷你KTV在具体位置方面要规范的多。


劣势:1.天花板可见。据富士电机推算,2015年中国饮料和食品的自动售货机投入使用的有18万台,2020年有望达到 138 万台。一定程度上,迷你KTV跟自动贩卖机的情况类似,因为两者投放的位置会有重叠,比如同一个商场、同一个地铁站内,但迷你KTV的投放密度显然不及自动贩卖机,这意味着可供投放的迷你KTV数量将会更少。从目前来看,共享单车的使用人数、使用频率等都还是不错的,而迷你KTV的使用人数、使用频率显然要差很多。

迷你KTV目前的计费方式主要有两种,按单曲数收费、按时长计费,单个用户的花费确实要比共享单车要高,不过,总体收入仍比共享单车要差一个量级。单价高,但设备数少、频次低,总体营收的天花板很容易看到。而且,目前市场上还有不少商家在竞争,各家能分得的收入并不会太多。


2.用户习惯亟待提升。共享单车依靠资本市场的力量,迅速让用户使用共享单车的习惯培养起来了。而从目前来看,几大迷你KTV厂商在用户习惯培养的力度上仍然不够,通过加盟商、代理商固然能让设备终端快速覆盖,可用户在商场、地铁内使用迷你KTV的这个习惯是需要被培养起来的。共享单车方面,用户以骑自行车作为出行方式的本身就有不少,而且大多数成年人都具备骑自行车的技能。对于迷你KTV而言,拥有唱歌基础的人确实不少,但是有去KTV唱歌的人群数量并不多,愿意在公共场所内的“玻璃房子里”唱歌习惯的人就更少了,有用户习惯,又能够恰巧碰到有相关设备的情况就更少了。迷你KTV是一个介于互联网与传统KTV之间的新兴产品,这种新兴产品,若没有用户习惯在里面,很快就会沦为“过气网红”。另外,迷你KTV目前全是靠用户“自助”使用,用户需要主动走进“玻璃房子”里,需要主动进取点歌、唱歌等,没有服务员来告诉你如何使用,如何跟手机连接。自助模式要求用户本身的网感必须要强,智商不够的话,肯定玩不转,这意味着,又刷掉了一批人。


3.版权成本成“负担”。迷你KTV固然人力成本低,但迷你KTV却比共享单车多了一项成本——版权成本,目前整个数字音乐行业复苏的景象愈演愈烈,得益于网易云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虾米音乐等在线音乐平台的竞争,唱片公司们的数字版权也变成了抢手货,唱片公司们已然尝到了数字版权的甜头,会很便宜的就卖给某个迷你KTV厂商吗?据不完全统计,QQ音乐的曲库量在1500万首,网易云音乐的曲库量在1000万首,酷我音乐无损歌曲曲库就达到700多万。迷你KTV厂商要想让用户玩的嗨、玩的爽,版权就是必备品,否则点一首歌没有,点一首歌又没有,用户肯定会很快放弃这一“新鲜玩意儿”的。可迷你KTV厂商们目前对外公布的曲库量方面,最多的才几十万首,跟目前整个行业几千万的曲库量相比,还差很远。版权成本已然成为迷你KTV厂商甜蜜的“负担”,既想要大而全的曲库来满足用户需求,又想消耗的成本低,二者兼得显然不可能的,要知道目前光是设备的成本就达到2万元左右,还有设备安装费、维修费、管理费、租金等,如果版权上再耗费更多的成本,靠当前融资的这么点钱,怕是不够。跟共享单车相比,迷你KTV有优势也有劣势,迷你KTV对现有KTV市场的冲击也不大,因为KTV是群体性社交活动,而且也不单纯靠包厢费赚钱,酒水、周边服务才是KTV真正赚大钱的地方,迷你KTV是为“孤独者”准备的,属于碎片化消费,迷你KTV和实体KTV并不会有太多交集。迷你KTV市场的考验在于,用户使用习惯、设备终端覆盖率以及版权扩张速度三个方面,若这些“东风”具备了,何愁不会像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一样火爆呢?(文/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

分享
阅读数(61175 次)
多家科技媒体专栏作者,2014年钛媒体十大年度作者之一,关注互联网,关注TMT。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