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文章 >> 正文
李洋:奶奶,我好想抱抱你!
李洋
08月23日 16:10
分享

几个无知的后生,拿她们做了“表情包”!招来口诛笔伐,唯独她们没有作声。她们也不懂何为“表情包”。她们经历过无数让“表情包”相形见绌的罪行。

你们大声疾呼,给她们换个称谓,说那样更贴近史实。她们也没有作声,因为她们早就知道自己叫什么,最常用的是“希若佳”。不过,你们替她们骂骂,喊喊,挺好的。

她们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想记的记不住,相忘的忘不了。给她们留份安宁吧。就她们八个了。

人老了,时间就慢了。光成了她们唯一的寄托,就像那些岁月中一样。

十七岁,洒满金色的大地,生活的形状,就是光的样子;刹那,它只够填满高高在上的那扇小窗。窗的阴晴圆缺,人性的悲欢离合。

……

时间的残忍,恰因其事后的悲悯。一年后,他们是魔鬼;十年后,他们不是人;一百年后,他们就是人生,是笑靥的世仇,是梦魇的子宫。

窗口,如今很多爬满青藤,很多成了孩子看世界的眼睛。它的剪影却成为烙在她们眼底永远的光斑。十七岁,她们透过窗口看人间;九十七岁,人间依然透过窗口看她们。

二十万个她,二十万个窗口,二十万种人间。

窗口就是末日;后来她们才懂得,窗口才是重生。以前,肉体是灵魂的奴隶;此后,灵魂成为肉体的囚徒。

一个个地,囚徒冲破了肉身的驱壳,在田野上,在山谷中,在市井里,重获单纯微笑的自由,重新可以在飞鸟的位置,俯瞰大地的创伤。一如当初她们在窗口里憧憬的模样。只不过没想到这一天要等上整整一生。

还有八个,在聆听她们的召唤。在山西,在黑龙江,在广西,在海南……,在等待与她们的各自的窗口和人间告别,作别她们的药片、扁担、粗瓷碗、猫和他们留下的种子。

有些人的一生可以浓缩到一瞬间,但她们的一瞬间却足以横跨一生。她们瞬间成人,刺刀是最好的老师。恐惧,都应该惧怕她们的眼神。虽然还穿着十七岁的肉身,她们早已成为时间的老人。告别,是她们最为熟练的人生历程,记不得与多少个自己告别。

“真想抱抱这些老奶奶。”

这份迟到的善意爆发在荧幕前。却无力改变她们的人间。在那里,她们真正在乎的人大都早已消失。

那些人走了,她们的希望也就走了。正义只会迟到,永不缺席?她们会告诉你,有些东西,晚了就是没了。一如爱情,再如人生。

七十多年,弹指一挥间。他们煌煌百万之众,有切腹的胆量,却没有坦诚站出来,面对她们的胆识,一个人都没有。

20世纪留给我们的尾巴越来越少了。再过十年,追赶那束光,她们都将进入历史,完整地获得被演绎和研究的权利。

希望世界记得,她们最后“八姐妹”在临行前有眼泪,但更有如花笑颜。她们没有渲染悲苦,更没有煽动仇恨。她们用最朴素的语言祈祷和平,祈祷世界眷顾一个个生灵,哪怕是他们。

她们是与人性战斗一生的“老兵”!

我还是想说,奶奶,我好想抱抱你!

分享
阅读数(21692 次)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