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天下 >> 文章 >> 正文
褚兢:冶熔吹炭 融古创新——“幸福体”隶书形成之我见
说天下
12月27日 10:07
分享

【人物名片】周幸福,北京中外名家书画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江西分会会员。擅长文学写作、理论研究、美术、书法、摄影。2010年3月周幸福在香港出版《周幸福书法集》,书法集以草书为主,收录其书画作品代表作。2010年6月,周幸福受邀在日本举办“中国养生气功书法展览”。其作品想象丰富、风格豪放,尤擅狂草。

周幸福冰天雪地写书法

吾友幸福,四岁习书,迄今六十二年,已逾一甲子。

童蒙既有所爱好,终身不变其初心,持之以恒,坚韧不怠,创书法之新格,而终成大器,可谓事业有成,人生有成。

周幸福书法

有人或许要问,书法乃中华文化之精华,历代习书者多有,终身不辍者亦不乏其人,何以独厚幸福先生,并以盛言相赞?

答曰:习书者,入门难,有所成难,熔冶百家,独出机杼,自创新意,难之又难。吾以为,周幸福君,砥砺发愤,勤勉不已,书体书风,独标一帜,臻此难之又难境界,不可不褒赞而使世知之也。

周幸福书法

幸福君儿时家贫,童蒙之年,乃对笔墨字纸产生兴趣,既无人教诲引导,更无人耳提面命,纯出于天然之童趣,出于不可释怀之爱好,以至于乐此不疲而成终身之志向,岂非天意?幸福自述初学历程:始而模仿那些读过私塾的乡贤的字迹,后又刻意收集能见到的古人字帖,临摹仿写,对照揣摩,竟逐渐开蒙。所书字墨,少年时即获得乡邻赞誉。16岁时,他去当兵,因前面两个哥哥已经参军,部队一般不再招收出自同一家庭的男孩。但接兵干部发现这位名叫幸福的孩儿写得一手好字,便果断做主,“法外开恩”,将其招入部队。从此,幸福君开始了于他一生颇有助益的军旅生涯。

进入部队,他的眼界骤然开阔,书法亦大获长进。起先,扎实临习楷书,唐人楷书中,具有遒劲力道和博大气象的颜真卿,为其临习重点,周幸福得其气质神韵,书艺由此大进。熟稔了唐楷,再向上追溯,从怀素、张芝、钟繇、二王,到魏碑、汉隶乃至秦篆,他的书艺转入多向度拓展的阶段。在临习魏碑和汉隶的过程中,内心于这两种年代相近、造型相类的字体,多有留心,其中结构布局、笔墨气韵,给了幸福深深的印象。

周幸福书法

与此同时,幸福君更将视野推向秦代以前,甲骨、金文、大篆……形态和趣味各异的字体,无不接触、临写、琢磨。凭借天资,无论何种字体,幸福君一经揣摩,便能识其妙处,临写起来,颇具神肖之态。

业精于勤,幸福君以天赋之才加勤勉之功,书法造诣的提升可用“突飞猛进”一词来形容。他曾在部队的报刊上发表有关书法艺术的鉴赏性文章,也担任过书法培训班的教员,并在北京举办了个人书法展,刚过而立之年,在书法方面就已然崭露头角。一度与幸福君有过从之谊的著名书法家、曾任中国书法研究社社长的萧劳先生,1984年参观其个人书展,以88岁高龄,亲笔给他题词:笔力扛鼎,鹏翮高翔!勉励之情溢于言表。

周幸福书法

幸福用力最多最勤的字体,包括石鼓、散氏盘、秦篆、汉隶、魏碑,还有王羲之隽美劲秀的行书、颜真卿雄浑大气的楷书……米芾的大草、邓石如的篆书、八大山人的题画书迹,对他的影响也颇为深刻。他自己琢磨出“临,读,比,看”的习书四字诀,表达了对前代书法家气质、神采、修养、意境的学习借鉴的重视。他最欣赏的风格,是体现了古雅、浑穆、厚重和刚健气息的作品,所谓“神完气足、筋强骨健”,这样的风格特征影响他的书法创作,使其吮锋下笔,每每带有一种厚朴凝重的情感。

书法之外,幸福亦雅好丹青。他早年的工笔仕女图,细密整饬,工巧富丽;后来吸纳西方现代派技法,绘画作品具有了引人遐想的形式语言。我以为,幸福从这些艺术尝试中获得的灵感和意象,多少也渗入到书法创作中。

周幸福书法

“冶熔吹炭”一词,出自《汉书·食货志》,意谓古人在熔炼铜矿石的过程中,以机械方式鼓风吹炭,助燃火焰,以达到冶炼出更为纯粹的铜液的目的。幸福君的书法,已将前人笔墨精华,化为血肉,融于胸中,为其自出机杼,独创新体,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在研习书法过程中,幸福君一方面于正、草、隶、篆无不涉猎,另一方面也在有意识地建立自己的风格。

从他的作品效果来看,我以为,吸纳了多种元素的隶书,最有代表性地体现了幸福君的创新意识和风神特征。

周幸福书法

隶书,用西汉卫恒的话说,乃为“篆之捷也”,意谓隶书是因为“奏事繁多,篆字难成”,为求简练便捷而形成的一种新的书写方式,书法史上称其为“隶变”。隶变是中国书法史上一次重大的文化事件,它将中国文字的书写,由繁入简,进行了全方位的变革,只是这一变革时间相对漫长,等到真正完成篆隶转换,差不多经历了数百年岁月。如同任何新鲜事物诞生,都会带来欣欣向荣的景象一样,东汉时期最终完成了“隶变”过程,也实现了隶书创作的高峰期。大量独具特征、自成风韵的隶书作品纷纷呈现(如《华山庙碑》《史晨碑》《曹全碑》《张迁碑》等等),成为后世学习隶书的经典作品。幸福学习隶书,于这些碑的临写、琢磨,下足了功夫,其中的气质神韵,不自觉地化入笔墨之中,成为自己书法个性中的血和肉。幸福君学书,一直有博采众长的能动意识,由于吸纳了石鼓文的古雅浑穆、王羲之的流美遒丽、颜真卿的端凝厚重……故其隶书能变化传统,一改故貌,气动而神凝,遒劲而朴茂,形成格调独异、凌越时人的面目。

周幸福书法

东汉以后,临习隶体的书家不少,但能比肩前人者寥若晨星。当代书法家有以隶书见长者,如曾担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的刘炳森先生,其字体有娟秀之姿,柔媚可喜。然有论者谓,其隶书缺陷在过于工整,缺少变化,有模式化之特征。幸福君的隶书,则充满张力,富于变化,既筋强骨健,又浑融饱满;中锋行笔,气贯始终,波捺之间,偶带飞白;篆形、碑趣和楷意,出没于字里行间,以龙翔凤翥、气韵华美喻之,当不为过也。

周幸福书法

古来书家作品,有了独异风格,能够别开生面,自辟蹊径,往往被冠之以“×体”的雅称。我观幸福君的隶书,正有突破传统,自度新曲的魅力,它传承了2000年来隶书传承的法则,又揉入了当今时代的审美内涵和境界,是隶书,却又具有了不同往昔、不比寻常的格局,称为“变隶”,可耶?愚以为:可也!

从“隶变”到“变隶”,书法史形成了一个混沌状的“演化”态势。只是,“隶变”是影响中国文化演变的一场大事件,而“变隶”只是关涉书法自身书写方式和审美趣味的事件,二者不可同日而语,更不能等而视之。幸福君的“变隶”是否有价值、价值何在?尚待书法界同仁和民间人士评骘戏说,我个人偏好其“变隶”创作,而以“幸福体”名之,是否有誉之过当之嫌?唯祈读者诸君鉴之戒之。

(作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褚兢)

分享
阅读数(9241 次)
1
天下专栏官方评论,直击你最关心的话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