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祥 >> 文章 >> 正文
孙文祥:雪天的情怀
孙文祥
01月15日 09:06
分享

新年的第一场雪,来的不早不晚,下的不大也不小,相较近几年,也算得上一场大雪了。搁在从前,每逢冬雪来临时,我都亢奋异常,满脑子想的都是踏雪寻梅、寒江独钓的诗意。或许是人到中年的缘故,这种情怀渐渐平淡,不复当年的激情。虽然激情减退,但还是喜欢雪舞的时节。我总觉得冬天没有雪,仿佛春天没有花一样的寡淡无味。

雪下的这么深,下的这么认真,还是让我有些按捺不住欣喜的心情,周末约了几位师友,直奔郊外而去。熟悉的城市没有风景,只有去郊野赏雪方可尽兴!我们驱车六七十里路,到肥东县八斗镇去看曹植的衣冠冢。据史载,曹植曾三顾八斗镇,他为当地的老百姓筑路修井、兴办学堂,深受地方百姓的爱戴。曹丕继王位后,曹植遭贬遣回山东东阿封地,他临行前,给地方百姓留下了衣冠及随身孤物件以示纪念,后来便有了他的衣冠冢。我们看到的曹植坟茔,孤零零的伫立在一片茫茫的雪原上,真有点“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之感。这仿佛也喻示着这位才高八斗的王子,在争夺王位失败后,半生的孤单落寞,郁郁而不得志,令人不胜唏嘘!“但是诗人多薄命,就中沦落不过君。”我转念又想,假如曹植侥幸获得王位,后又称帝,那又当如何呢?一个文人皇帝,在四分五裂、战火纷飞的三国里,其结局也是很难预料的?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可以看看南唐后主李煜、宋徽宗赵佶的悲惨遭遇。一个大文人当开国皇帝,终究是不太靠谱!我们之所以感怀曹植的不幸,是因为他有太高的才华和文学成就。南北朝大诗人谢灵运曾说:“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在曹植衣冠冢前,我们是不敢赋诗的,免得有班门弄斧、关庙耍刀之嫌。

随后,我们又去了明朝开国大将吴复的故里。吴复故里与曹植衣冠冢相距不远,就在附近的一个小村庄里。雪后的村庄,平添了一分诗意,这情景不禁让我想起了唐朝僧人齐己的诗句:“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我细细沉吟诗句,觉得很妙,也想在村里寻一处梅花欣赏,很可惜,村里没有梅花。接着我们去参观国公祠,国公祠堂规模很大,两进六开,且保存的很好,在大雪衬映下,祠堂更显得沉静厚重、庄严肃穆。吴复将军在明朝开国将星里并不特别显眼,这主要是明朝开国将军里牛人太多,如徐达、常遇春、李文忠、邓愈、沐英等,个个都是不世出的天才军事家。群星太过闪耀,这让吴复将军稍显暗淡。不过,他最后能获得公爵(最高爵位),也足见其战功显赫,非同一般!我们询问了村里的一位老人,据老人介绍,他就是吴复的后人,祠堂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里面供奉的就是他们的老祖宗黔国公吴复。我们不禁感慨历史虽然经历了沧桑巨变,却也生生不息,代代相传,中国的文明进程就这样传承有序从未间断。

踏雪归来,天色已晚,回到家中,早早的洗漱上床后,我便找来一本书闲读,借此平复一天的快意和疲乏。雪天的夜晚,最宜在家看书,记得清朝大才子金圣叹说过:“雪夜闭门读禁书,不亦快哉。”我是无禁书可读,但可以静读书,不如改此句为:“雪夜闭门静读书”,如此虽比不得金圣叹的痛快,亦可消磨漫漫冬夜时光。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四季有不同的风景,关键在于我们有没有欣赏风景的情怀。世间有太多的美好,人生也有太多的不如意,而我们所要做的,不过是过好每一天罢了。

分享
阅读数(24454 次)
308
中共安徽省委江淮杂志社,党委中心组秘书、机关党总支秘书。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