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玉兰 >> 文章 >> 正文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你家有几口人?
吕玉兰
01月24日 11:15
分享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一般来说,初级的对外汉语教学,在打完招呼问完名字之后,就该教“你家有几口人了”。其实这也是传统的中国人之间打招呼的常用语之一。但余生也晚,没有经历过四世同堂的传统家庭,等到自己成为汉语教师之后,计划生育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举目四望,户户都是三口小家,一度让人失去了再问“你家有几口人”的欲望。好在老师们认为,世界上多数国家,这个句子应该仍然有效,所以不少教材都坚持这么问下去,老师也坚持这么教下去。

然而,这么多年来,这句日常用语遇到的麻烦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数不胜数。《新实用汉语课本》中的一课,就很可能来自编者的教学实践,因为里边提到:一位外国学生在数她们的家人时,把家里的小狗也数进去了,因为对她来说,这只小狗就是家人一般的不可分离。

除此以外,我也想列举一下自己这些年在《你家有几口人》这一课的教学中遭遇到的种种困难与尴尬。

话说最早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瑞典人,他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在回答:“你家有几口人”,这个问题时,居然用英语说太复杂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只好先让其他同学先回答,下课后我俩用英语沟通了一下,这一聊不要紧,我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最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谈话大概是这样展开的:

瑞典学生:我家现在一口人,现在住在语言学院宿舍。

老师:我知道。那是你的宿舍,不是家。你在瑞典的家呢?

瑞典学生:18岁我已经从家里搬出来了,已经有好几年了,我自己租房子住。

老师:你搬出来之前呢?

瑞典学生:我18岁以前我和妈妈住在一起。

老师:你有兄弟姐妹吗?

瑞典学生:我很小的时候,两个姐姐就搬出去住了,她们比我大很多,现在她们都结婚了,孩子都好大了。我爸和我妈很早就离婚了。

老师:那按照中国的传统,你家现在应该是两口人。

瑞典学生:我早就搬出去住独立了。可是你说我是家里人,可是我姐姐结婚了就不是家人了?

老师:对,主要看结没结婚。

瑞典学生:可是我妈妈现在有一个同居男朋友,他是不是?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结婚,但是他现在天天住在我妈妈家里啊。法律上也说他是我妈妈的PARTNER。

老师:那,这个,可能也算吧……

我觉得聊不下去了……。

另外一次是一个法国男生,也很较真(其实上课问这个问题,老师压根不真的想知道答案好不好!)他要跟我深度探讨,表示他不知道他应该说他有几个兄弟姐妹。因为他的父母都有比较复杂的婚史。

说实话,我们中国人之所以千百年来有问“你家有几口人”的传统,可能还是因为中国的离婚率一直比较低,古代可以低到忽略不计,现代又常常是离婚后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

尤其是我从小在观念非常保守的小村子长大,脑子里也常常缺少这根弦儿。童年记忆中有这样一个场景:年幼的我在村里大路上走向奶奶家,路边突然冲过去一群群的大婶大娘们,大家呼朋引伴欢乐异常地向前奔,有的一边跑还一边喊上路边人家的姐妹们:“快去公社(编者注: 这个词儿真暴露年龄啊),公社大院里有个女人,闹着要打离婚呐!”那场面,简直比去动物园看熊猫还起劲!

闲话少絮,话说,这个法国学生,跟我聊天的内容大概如下:

法国学生:我父母离婚了,她们都再婚了,我小时候经常在两家住,我的妈妈有四个孩子,其中有两个是我爸爸和我妈妈的孩子,我的爸爸也有四个孩子,可是有的孩子是我爸爸的太太以前的老公的孩子…

老师: 啊…。对不起…,我已经不知道你家有几口人了…。

法国学生:对啊,我的兄弟姐妹有的跟我一个姓,有的跟我的继父一个姓,有的是我爸爸的太太带来的其他的姓,有的是我的HALF BROTHER,有的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我觉得跟他们也挺亲的,因为节日常常一起过。

老师:你们的家庭也挺复杂的。

法国学生:没什么,这样的家庭很多。我倒是常常想, 像你们古代中国那样,一个爸爸娶了几个老婆,都是现任老婆,孩子们怎么叫,那不是更复杂吗?

老师:……

此处俺的内心是崩溃的。不由得暗暗问自己: 我干嘛要问这个问题,我干嘛要教这个问题!

的确,在现代社会中, 家庭这个千百年来比较稳定的社会单位,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巨变。甚至有人预言不婚主义和智能机器人伴侣时代正在到来,如今再谈“你家有几口人”果然不再简单。就我个人的经历来说,记得20年前刚刚上讲台,在《中级汉语桥梁(上)这本教材中有这样一道题目,是“用括号里的词语完成句子”:

我二姨怀孕了,_________________(照例)

一个美国学生的答案是: 我二姨怀孕了,照例要结婚。当时单纯的我居然脱口而出:不对,不对,已经怀孕了! 学生也很意外的说:“对啊,对啊,所以要结婚啊!”这20年过来,中国社会也发生了不小的婚恋观念的变化! 现在,我很淡定地听学生讲:“我妈妈要结婚, 我请假回国”了!

但问题是,可能学生走到外边大街上还是有中国人朝他们扔过来三板斧: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国人?你家有几口人?他们就得一遍一遍地回答这些问题。 所以,汉语教学的初级阶段,文化冲突问题就很严重了,因为我们的拉家常套近乎的话题, 对一些西方人来说,其实还挺难回答, 并且也不太想回答。

有一件真实的事情,说是北师大一个留学生因为不胜其扰,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他买了一件白T恤,在上面写了一篇小作文: “我叫×××,我是美国人,我今年20岁,我在北师大学习汉语,我家有五口人,我还没结婚。再见。”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

分享
阅读数(34282 次)
51
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从事对外汉语教学事业二十余年。目前外派在英国伦敦大学金史密斯舞蹈与表演孔子学院担任汉语教师。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