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智伟 >> 文章 >> 正文
郝智伟:马云、马化腾都投资了王健林,但思路却大不相同
郝智伟
02月07日 14:38
分享

​“形势比人强,形势逼人强。”这也许是万达王健林最近一年最大的体会。曾经不差钱的老王,如今不再荷包鼓鼓,1月20日年会上刚强调完搞收入、要利润、做业绩。几天后,就连续大手笔出售万达系资产。

先是1月29日,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四大豪门”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协议,计划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投资人所持的约14%股份。

紧接着,2月5日,阿里巴巴集团、文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双雄”与万达集团在北京签订协议,共同投资78亿元收购A股上市公司“万达电影”12.77%的股份,其中阿里出资46.8亿元,成为万达电影第二大股东。

没错,从过程上看,马云、马化腾都投资了王健林,但其背后,阿里和腾讯两大生态,能给的,能获得的,都因为投资的方式和融合的深度而大相径庭。

要知道,腾讯一直以“连接器”为目标,这次联动苏宁、京东、融创入股万达商业,看似有彪悍的思维、模式、数据赋能,但王健林的传统思维下,万达商业很难真正开放、融合,它最终也只能落得一个过桥投资的合作,利益共享的结果。

而阿里旗下有阿里影业、淘票票等杀手锏,早已贯穿电影产业上下游,在万达电影无法增发、只能停牌的尴尬下,阿里去做靠山,知己知彼,万达电影拿到“互联网+”的能力,做起供给侧改革,彼此融合,正可以共生、共赢,进而走向共赢、共荣。

毕竟,于王健林,万达商业是命脉,必须威福自操,宸衷独断,不容有失;而万达电影只是“小”资产,更可以试验改革、重构再造,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一句话,与王健林的生意,马云、马化腾同缘不同命,后者财务上“打野拿龙”,打完自然收工;前者产业上借假修真,要带动的,是改变电影世界的“节奏”。

草船借箭,不是“新零售”的戏码

实事求是地说,王健林要用万达商业“草船借箭”,腾讯为首的“四豪门”也不是傻曹操。按照《财新》报道,它们要到了3项承诺:第一,不能变更主营业务;第二,2019年净租金收益不低于人民币190亿元,否则投资方有权要求现金补偿;第三,需在2023年10月31日前完成在内地、香港或其他地区上市。

翻译成白话,即便“四豪门”给了340亿元,但依然占小股份,有钱不能任性,但作为大股东的万达系也不能欺负人,利润要给足,最终目标还是要上市套现,大家得利才行。

其实,本质来说,“四豪门”是接盘侠的身份,这样要求绝不过分。故事是酱紫的:2016年9月,万达正牛气冲天,于是,登陆港交所不到两年的万达商业任性地退市,要回归A股博取更高估值。但它如果在2018年8月31日之前未能在内地主板市场上市,万达集团将回购全部股份,并向海外及境内投资者分别支付12%和10%的利息。

结果,眼见承诺期越来越近,可监管越来越紧,房地产调控越来越严,上市无望。因此,万达集团回购万达商业股份,补偿当时投资的9家财团,几乎板上钉钉。

但这一切对于现在的王健林,真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万达集团正在“转型轻资产、降低负债率”的当口,“地主家也真的没余粮了”,8月31日的“股转债”的确难以应付。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几家豪门,借新还旧,填补9家财团退出后的空档,将上市承诺,再“展期”5年。计算下来,当时私有化作价344亿港元,加上约70亿港元的利息,正是人民币334.2亿元。

所以说,腾讯等“四豪门”340亿元的过桥资金,正好为万达集团江湖救急,同时,腾讯、苏宁、京东的科技派属性更有利于万达商业上市,毕竟,最近22个月间,顺利IPO的企业中80%以上有高新科技属性,发审委的口味可见一斑。

但要说,“四豪门”真能帮万达商业脑补“新零售”的戏码,小郝子是不信的。理由有二:

一方面,有腾百万的前车之鉴。3年前,万达携百度、腾讯(腾百万),强强联合的名义下,兴冲冲地砸了50个亿,让万达主导所谓O2O革命。结果,没有互联网高速发展的基因,还想开出F1赛车的速度,最终,一时的豪言壮语,都化作梦幻泡影,腾百万凑起的班子散了伙,各自江湖飘零。

另一方面,王健林不会拿命脉做改革试验。仅2017年,万达商业收入就高达1125.4亿元,约占整个集团收入的一半,它是绝对顶梁柱。久经考验的王健林很明白转型“要革自己的命”,阵痛少不了,但此时,主营业务绝不容失,否则集团达不到2500亿元年收入,不能拔高利润、降低负债,之后会更难过。所以,万达商业绝不可能向腾讯、苏宁、京东开放融合,同心同德地改革弊制、创新模式。

由此可见,腾讯等“四豪门”,成不了话事人,有钱也没法任性地开辟“新零售”战场,最好的结果,就是等上市退出,获得财务投资上的收益。当然,马化腾也是明白人,说到底,在商言商,有利可图,无可不为。

现实局限,就得给力赋能

转而看万达电影,2017年它的营收仅132亿元,在万达集团内,其份额只是零头。但它却占据全国电影票房14%的市场,会员数量突破1亿,是国内第一的电影院线。没错,万达电影在单一领域非常活跃,但到了一个规模化门槛,就会显现出无法越过生态的现实,毕竟,独立的形态有它的边界,万达系能给予的不多,这是现实的局限。

马云旗下的淘票票作为在线售票的扛把子,对它的状况可谓知根知底,再加上之前,阿里入股过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博纳影业等多家电影公司,阿里影业也投资过大地院线等放映终端,阿里系已经在电影的制作、宣传发行、售票、院线放映等全产业链有所布局,经验不缺,手段丰富,组织、模式、管理更有“互联网+”的气质,足以帮万达影业打破过去的局限,升维发展,高举高打。

对此,作为老江湖的王健林自然也是看得透透的,这时,在万达集团转型轻资产、全力拼发展的时候,正可以将万达电影这“小”单元拿出来,去握住比特世界的赋能给力之手,博取互联网基因,缓解转型突破的焦虑。

所以,万达集团才会声明:“此次转让万达电影股份,主要是为它引进具有战略价值的股东,并非单纯回笼资金,相信两家战略投资者与万达电影之间的互补效应,会对它长期利好。”

就比如,去年,淘票票曾为票房王《战狼2》带去21亿元票房,若有了万达电影的协同,两者就可以在这样的潜力电影上共同操作宣发,提升排片,激发高潜力影片的“爆款”效应,共获收益,如此,姿势用对,快活不累。

同样,万达电影也可以与阿里影业一起投资《一条狗的使命》这类的情感催泪弹,共同用大数据分析,孵化出类似的电影“黑马”,操练出优质内容与宣发“共振”的新流程,再进一步,与阿里系电影咖们连横合纵,一起解锁新姿势,打造新模式。

此外,在新导演培养,电影IP衍生品,院线管理,映前广告打造、线下影城娱乐等方面,万达电影也可以与阿里系“友军”共组“英雄联盟”,共开脑洞,一起玩出不一样的花火。

别忘记,如今互联网高度普及,对用户的“跑马圈地”早已过时,追求产业的深度变革,才能长久生存。所以,无论对万达电影还是阿里,任何单打独斗都是不合时宜的,因为只有升级到生态的打拼,联盟的角逐,他们才能享受“友军”的共担与共享,试错成本更低,持续创新不难,最终,一起定义未来,运营未来。

毫无疑问,这是商业上深度的开放、共融、共创、变革,像意大利历史学家马基雅维利说的:“一件事让所有人得利,它就能成功且持久。”所以,阿里承诺所持万达电影股票至少锁定两年,而万达集团承诺所持万达电影股票将延长锁定期两年。同时,两者却没有“四豪门”投万达商业那样的收益保底协议。

无疑,阿里与万达电影,就是要“一起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的确,对王健林来说,过去“时来天地皆同力”,如今“运去英雄不自由”,他需要马云、马化腾“好风凭借力,扶他上青云”,只是,马化腾是“明者”,因时而投资,求财求利;马云则是“智者”,随事而投资,追求改变电影世界。对于这两人,你更愿为谁打Call?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网无关。)

分享
阅读数(22883 次)
1
前《IT经理世界》杂志资深记者,爱电商,爱移动,爱娱乐,爱数据,爱金融,专注做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