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文章 >> 正文
鞠传江:狗年说狗——给流浪狗一个温暖的“家”
鞠传江
02月12日 14:40
分享

爱心人士捐助的6吨狗粮到了。(鞠传江摄影)

中国农历小年的这天,烟台爱心救助流浪动物收容中心迎来了市民林哲民捐赠的6吨狗粮。

被称作“狗妈妈”的收容中心主任王春红,一边忙着让人卸货,一边驱赶着蜂拥而至的狗狗们。

“有了这些狗粮,过年期间就不用为狗狗们的吃饭发愁了!” 满脸喜悦的王春红说。

捐狗粮的林哲民远远地看着院子里的狗群,说这就是为小狗献点爱心,并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单位和狗粮的价值。据估算,6吨狗粮价值至少3万元。

很多时间王春红要处理狗狗们的争斗纠纷。(鞠传江摄影)

王春红介绍,这里狗狗所需要的食物、场地租金、防疫和绝育、治病等所有费用均来自社会捐助。“这里是流浪狗的‘家’,快要过年了,一些市民忙着捐款捐物,你看今天又有十多人通过微信给这里捐款。”说着,她打开手机给记者看,长长的捐款清单里,从1元到100元不等。

烟台爱心救助流浪动物收容中心拥有2500多只狗。(鞠传江摄影)

这个流浪动物收容中心位于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南路,在一个占地8.5亩的院落里,目前有2500多只流浪狗,这些狗从几个月大到10岁不等。这些狗多数是被称为“土狗”的中华田园犬,品种来自中国各地,高矮胖瘦各不相同,黄、黑、白、灰的毛色各异。在主人的照料下,狗狗们都很胖。

看到生人,狗狗们会聚拢过来,虽然都在叫但是并不凶猛。很快就有几只狗扑上身来要与客人亲热,一只三条腿的残疾狗总是在我的裤脚处蹭来蹭去,非常友好,只是他们的眼神里或多或少有些忧郁。

“这些流浪狗,多数是被遗弃的,有的还有残疾。被遗弃和流浪 的经历使它们特别渴望被爱,所以见到陌生人就如同亲人般亲热。”王春红说。

据她介绍,这里有150多个狗舍,每个狗舍关着6只狗,多数狗在外面散养着,散养的都很温顺和友好。被关着的多数是刚收进来,野性足,脾气坏,好争斗,关上一年性情就会改变很多。

57岁的王春红上午还在医院照顾住院的老人,下午急着赶回来照顾小狗。

“这里只有6个人呢,要照顾这么多小狗,喂食、打扫卫生、整理狗舍、照顾几个月大的小狗、调停争斗,太辛苦啦!”王春红感叹道。

这里工作的6位工作人员,都是退休老人。“最小的56岁,最大的63了啦!”她说。

60岁的宋瑞来在给狗狗们喂食。(鞠传江摄影)

他的丈夫叫宋瑞来,60岁,也在中心照顾狗狗。她和丈夫住在这里,一年四季没有休息的时间,家也顾不上照料。过度劳累使她患上了高血压和心脏病。

“我外孙已经五个月了,我就看过他九次,每天只能通过微信视频来给女儿交流育儿经验,和外孙亲近。”王春红说着,眼里红红地闪着泪花。

“我女儿也喜欢狗,还养了一只,儿子放假也来这里做个帮手。”她说。

2011年的6月,王春红联合6个人创办了这个狗狗收容中心,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坚持了下来。

“狗叫昼夜不停,夏天,这里气味难闻,没有人能够承受这里的工作量和环境,刚开始只有几百只,越来越多,7年下来变成了2500多只。刚开始没有配方狗粮,十几个小时连续给狗做饭,狗吃上了饭,人却还饿着。对我来说,身体累还可以承受,心累则承受不了。上个月没有钱交租金,狗粮也紧张,饿急了的狗狗们就相互撕咬,死了十多只。我连做梦都是想法筹款。”她反复地说着“心累!”

“别人退休了,跳跳广场舞,到全国各地旅游,我们却为这些狗的生存奔忙、发愁,这里每天最低消费要4000多块钱,每年要耗费150万元。无数次都要想放弃。可是这些狗狗就像是我的孩子,不管怎么行呢?”她边说边抚摸着小狗。

漂亮的四眼狗。(鞠传江摄影)

看一只狗被抚摸,更多的狗狗就扑到她怀里争宠,王春红的腰做过手术不能弯曲,腰板挺直着,周围一圈狗趴在身上。一些狗不断惹是生非,她喊着“大黑”、“宝宝”、“黄黄”、“飞飞”、“小胖”,不断安抚制止纷争。

其实,这里90%的狗没有名字,有100多只狗被认养主人起了名字。为了让流浪狗有个“家”他们每年都会举行流浪狗认养日活动,每年会有100多只乖巧可爱的小狗被市民领回家,截止目前已经有600多只狗被市民领走。

要让流浪狗有个家,靠的是大家,是社会。目前,这个收容中心拥有几百人的志愿者队伍,他们捐款、捐物,节假日来做义工。去年底,收容中心欠下了的34万房租款,正是靠社会捐助,目前基本还清。最困难时候,有志愿者甚至建议给狗狗们实施“安乐死”,减少数量,降低费用。正是社会爱心人群的不断壮大,使他们度过一次又一次难关。

说起这些王春红很是感动。“没有大家的帮助我们怎么能够挺过来呢?”

据宋瑞来介绍,王春红曾经养过一只狗,14年后衰老而死,为了能够看到自己心爱的小狗,她请人将它做成了标本。有人见她爱狗如命,就建议何不把街上那些流浪的狗收集起来呢?这一晃7年,她成了远近闻名的“狗妈妈”。

她很自豪,这里已经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流浪狗收容中心之一,由于他们收容流浪狗减少了对市民的侵扰,烟台开发区政府曾连续三年给予几十万不等的经费补贴。这里的狗全部打了狂犬疫苗,一些狗还安装了电子芯片户口,她联合了10家宠物医院低价给所有母狗做了绝育手术。

这里的狗眼神里总是有些忧郁。(鞠传江摄影)

在中国,不断增加的流浪狗已经成为众多城市的一种公害,它们居无定所,争抢垃圾食物,病害众多,不时有流浪狗伤人的事故发生,建立流浪狗收容认养中心不失为减少流浪狗的一种好办法。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北京、上海、南京、武汉等140多个城市有民间的流浪狗收容机构。其中,上海流浪狗救助领养中心、南京平安阿福流浪动物救助会、广州流浪狗认养中心的收容数量均超过2000只。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自协会成立至今,先后救助流浪动物超过5000只,被救助的狗狗有大部分被领养。在北京顺义有一家叫“认养小铺”的流浪狗救助机构,由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克里斯(Chris)创办,从2011 年开始,克里斯(Chris)救助了数百只小狗。其中的部分可爱狗狗还被海外家庭认领。

据克里斯(Chris)说,与中国人喜欢外国狗不同,更多的外国人喜欢领养中国“土狗”,因为中国田园狗聪明伶俐,忠诚度高。

但令人担忧的是,目前国内大中城市的流浪狗救助机构,大都面临经费短缺问题,一些 流浪狗“救助站”因为资金和粮食的问题举步维艰,濒临倒闭。

也许,要解决好城市流浪狗的问题,还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共同努力才行,建立更加有效、更加稳定的流浪狗收容认养机制势在必行。

关于作者:鞠传江,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分享
阅读数(9536 次)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