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洋 >> 文章 >> 正文
李洋:贸易摩擦改变不了中美合作共赢的大趋势
李洋
04月08日 15:01
分享

特朗普总统发推特称:“当你一年亏5000亿美元时,(打贸易战)是稳赚不赔的。”有人就此询问白宫首席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这位顶级智囊回答:“我不确定总统想表达什么。”

这不由让人想起2月份弗罗里达校园枪击案后,总统先生也在推特上发了同样的“梗儿”:“我认为我们需要马上开始行动,把美国教师武装起来!”舆论大哗。

也难怪他刚刚当选美国总统后,破天荒地与蔡英文通电话,把台湾说成是与中国谈生意的重要筹码。

张爱玲说:“你如果认识以前的我,也许你会原谅现在的我。”当周围绝大多数美国同事都把白宫比成老年“幼儿园”的时候,我早就原谅了您,并至今依然坚信您的当选是中国再争取五到十年和平发展战略机遇期的重要条件。

上次您让我想到赵本山说:“国外比较乱套,风景这边独好。谢谢!”这是一个月前,您用推特辞退了远在非洲访问、还在梦乡中的国务卿蒂勒森。

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

面对这样一位可爱率直的美国总统(当然也有人说他是深藏不露的高手中的高手),尽管全世界都在从专业角度分析中美之间可能发生贸易战的概率和后果,我更愿意从特朗普先生挑起此次中美贸易摩擦的动机出发。了解了他的目的,才好避免乱拳打死老师傅。

他是要同归于尽吗?

几乎全美大公司老板都在反对贸易战,同样是一位成功商人的特朗普总统,即便他不读美国近代史,也应该从其自身利益出发,对贸易战给美国经济必然带来的消极影响心知肚明。违背他自身利益的决定,其拧巴程度可见一斑。

“美国利益优先!”一句竞选词可以得江山,但据此执政失江山也非难事。上次美国由此发动史诗级贸易战是在1930年。胡佛政府通过了斯穆特-霍利关税法案(Smoot-Hawley Tariff Act),对两万多种美国进口商品征收原有基础上超过60%的关税。这个法案在1934年被罗斯福政府废止前,让美国的进口下降了66%,出口下降了61%,美国GDP衰退了30%,失业率达到了创纪录的20%。

取而代之的是罗斯福总统倡导的《关税互惠法案》,并由此催生了世贸组织的基础性文件《关贸总协定》,奠定了二战后全球复苏的重要基石,那段时间也是特朗普先生家族生意逐渐壮大的黄金期。

美国的贸易逆差来自美元作为国际货币的基本属性,在于美国的极低的储蓄率和极高的消费率,源于美国不鼓励出口的国内政策,更在于美国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高科技出口限制。

此外美国对华贸易统计方法只看数值不看价值,试问有多少出口到美国的产自中国的商品是美国公司或其他发达国家公司制造的?在这种贴牌生产的贸易中,中国赚的是辛苦钱,透支的是环境和资源,为外资企业提供的是高效的政府服务和人力保障。

美国是既赚了吆喝,也得了实惠的典范。现在反咬一口,也是因为国内改革和产业升级阻力重重,要在中国这只肥羊上再卡点油水。同时看能否纠集一帮盟友,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形成围攻之势,这符合美国遏制中国的长远战略意图,能实现多少不重要,属于加分项。

不论是500亿美元还是1000亿美元的单子,在中美当今双边进出口总额接近4万亿美元的贸易额中所占比例都是十分有限的。细细研究两国目前开的商品名录,还是克制和试探性的。可以说是未来摩擦升级留下了后手,也可以说都是在向对方表达一种态度。

目前所谓的摩擦,即便到付诸实施还有很长一段窗口期留给双方接触和沟通。眼前的热闹,还远未到打的程度,大都是嘴仗,是数字层面的心理博弈。说到底,美国希望通过限制中国商品,以增加美国公司和产品进入中国市场的谈判筹码;中国则希望在不过度影响中国商品出口美国的前提下,美国能够降低中国公司和产品进入美国的门槛。

都有所求,一切打的信号,都是烟幕弹。孙子讲: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现在还是在伐谋的初期,距离攻城还远。越是大国,越要走完这些程序。小国间则要简单很多。

中美贸易战即便开打,也是在可控范围内的。打的目的不是为了消灭对方,而是为了争取谈判的空间和主动。中美上次热战在朝鲜半岛,就是在一边打一边谈。目前的形势下,中美“打而不破,和而不同”的相处模式相信将延续很长一段时间。

但越是这样中国越要有“底线思维”, 靠“搭便车”谋发展的时代可能来日无多。中国经济体量越来越接近美国,从韬光养晦到有所作为的大转变只是时间问题。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对一个家庭是这样,一个大国更是如此。

昨天收到一条老家发来的消息:说北京的肯德基、麦当劳都没人了,号召人们抵制美货要向北京人民学习,要从我做起。作为一名朝阳群众,我回复:很多同胞内急,还是要指望这两家的,黄不了。

分享
阅读数(16108 次)
1
中国日报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