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童 >> 文章 >> 正文
王童:中东这杯“鸡尾”苦酒谁酿造的
王童
04月16日 09:48
分享

第一次海湾战争时,叙利亚老阿萨德出动坦克部队协助盟军打击萨达姆,这在各国联军中,除英国、沙特外军力最重的。当时打击萨拉姆这些什叶派穆斯林国家同仇敌忾事出有因,因萨达姆为逊尼派。除掉萨达姆后,中东本应先在一个稳定的局面里。而且当时美国的主要目标是伊朗弃不弃核。后在所谓茉莉花革命中,继利比亚埃及又生扯出个叙利亚,纯属瞎胡闹。

茉莉花革命起因从突尼斯而来,因某个学生死亡引发,但可笑的是谁人知道突尼斯这么个小国究竟发生什么了,它对世界民主化进程的大局有致关重要作用吗?后紧接着埃及利比亚及叙利亚。可说中东乱局纯是时任美国务卿希拉里个人好恶胡乱穿梭所致。卡扎菲虽说行为怪异独裁,但他是一个堂吉.柯德式的专权者,他行为多变,早年崇拜无政府主义,现行国家体制也充满了理想主义色彩,而且主动赔偿了洛克比空难12亿美金。埃及穆尔西其原教旨主义意识形态本就是美国的敌人,后不分青红皂白扶持起来,折腾了一圈不得不推到重来,让赛西军管。

小布什原本是想采取日韩模式在伊拉克常年驻军,而奥巴马上台后迅速撤军,导致真空地带让IS做大,至今不可收拾。IS成势后残杀无辜、损毁古迹、毁灭文明,成了人类最大的敌人,这比任何专制独裁都可怕。叙利亚也是化友为敌后,引发难民潮涌向欧洲。而小阿萨德还是有硬骨头的,在正副国防部长先后被炸死后,立刻任命新人苦撑危局至今天,直至光复国土。当然,这同俄罗斯支持密不可分。事实证明,中东战事只有大国介入才可保持平衡。而中东乱局也只有平衡才可维持和平,因派系纷争永远打不出个名堂来。现美国的宿敌已做强做大,巴列维的“白色革命”已死无葬身之地,又畸生出个IS,这都是美国政客一手造成的,它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以说,中东这杯混杂的“鸡尾苦酒”全是美方一些没远见的鼠目寸光之人自己酿造的,他也只有自己慢慢把它喝掉!

分享
阅读数(4871 次)
1
《北京文学》月刊社社长助理兼文学编辑,副编审。中国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北京东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