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雪绯 >> 文章 >> 正文
田雪绯:黑龙江杂技团“一带一路”秀“冰秀”
田雪绯
04月19日 17:52
分享

薛金升团长提起杂技团的未来信心满满。田雪绯 摄

黑龙江省杂技团团长薛金升的记忆力是超强的,问起有关这些年黑龙江省杂技团的那些事,他的记忆能具体到某月某日,甚至是上午几点或下午几点。比如2012年7月 13日他第一次到黑龙江省杂技团上任,正好是个星期五,隔了个周末,16日第一次上班;2012年11月16日下午5点,与哈尔滨冰雪大世界相关负责人约定,再最后审查一下他们的节目,看看杂技团排练了仅143天的冰上杂技是否有可能在冰雪大世界演出;2016年5月3日杂技团出发到美国玲玲马戏团驻场演出2017年5月23日返回中国等等。

标准的山东大汉形象,祖辈闯关东来到黑龙江,黑红的脸膛,语速快,嗓音略带沙哑。他是记者最喜欢的那类采访对象,说话条理清晰,“全在点儿上”,内容整理好了,几乎就可以原样发表。搞了多年的采访,我发现通常时候遇到这样条理清晰的男士,他们的情感是很少外露的,但是薛金升显然是个特例。在4月一个多雨的天气里,他面对记者讲起和杂技团的员工们一起奋斗的历史,表现出的是铁汉柔情,直率感人。

薛金升当过教师,当过政府官员。2012年,在49岁的年龄,他从哈尔滨市文化局产业处处长任上,辞去公务员,被委以黑龙江省杂技团团长的重任。薛金升坦言,有一段时间,他是相当后悔来到这个无演员,无设备,无观众,却恰恰还要经历转企改制,自谋生路的“三无”院团的。当时签字放弃公务员的豪情,变成了看到这个院团里所有演员第一次“露两手”之后的焦虑。不到20个能上台的“合格”演员,仅能拿出两三个勉强说得过去的节目。而演员们此前一直端着事业单位的饭碗,活得却相当没有尊严,没有舞台和观众,为了生计有时去跑夜总会演出,一晚下来仅有几十元的收入。

10岁的吴博雅在教练的指导下在练习基本功。田雪绯 摄

发展黑龙江省杂技团事业,让每个员工活得有尊严,带他们闯出新天地:降低员工的生活成本,排练新的节目,闯市场增加收入。整理好思路后薛金升觉得,牌子有,什么都能有,当务之急是,大家一起增加信心。

彼时黑龙江的旅游开始加速发展,经过调研分析,他决定利用好这个时机和优势,从2012年8月13日那天全团开始进行半个月的冰上集训,结合黑龙江的冰雪特色,编排出具有特色的冰上杂技节目。

当时留在团里的老中青三代演员,基本从来没滑过冰,要从头学起,不仅要滑,还要做高难度动作,还要踩高跷冰刀滑,完成各种空中翻滚动作,还要立于冰面叠罗汉……摸爬滚打,艰苦练习,无数伤痛之后,薛团长说,练习两个多月后,冰雪大世界负责人第一次来看节目的时候仍然“啥也不是”,演员们跟头摔得噼呖叭啦,摔得人家直摇头。凭着多年在文化界的这张脸,人家再给他一次机会,时间定在2012年11月16日。苦练再苦练,最后“交卷”的30分钟终于感动了冰雪大世界负责人。说到这里薛团长语带哽咽,“他们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听说人家同意他们驻场演出,集体哭成一团。”12月24日下午5点半的首次试演,薛团长躲在办公室里,紧张得没敢去现场看。直到有人给他打电话,让他听到观众的掌声,他才终于跑到现场。

冰秀登上春晚。

到2月25日一个冬季演出季,他们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收到了近百万演出费,赚到了薛金升履新后的第一桶金。员工们感觉到了希望,也尝到了按劳分配的甜头,过去懒散惯了的人开始努力练功,全国的演艺团体几乎少有常年从早六到晚八练功的,但是黑龙江省杂技团的演员们不仅坚持早晚功,还会“加码儿”偷偷练功。

今年10岁的吴博雅,来黑龙江省杂技团已经五年了,她说了一下她每天的作息时间表:早上6点起床,6:15-7:30早课,8:30-11:30上午课,1:00-5:00下午课,5:30-7:00文化课,7:00-8:00晚课。还有俩姐姐的她在五岁的时候由于家里没人照管,妈妈就把她送到杂技团,想让她学个一技之长。刚开始,她觉得苦,后来练出了感情,越来越有成就感,借着良好的生活环境,一年200多场演出,让年方10岁的她就对未来充满信心。

已经40多岁的蒲寅路没有和其他同龄的演员们一起退居二线,在杂技团的练功房里,他正在排练高难度的单手倒立和托举。他说他喜欢杂技这项艺术,即使是在杂技处在低谷那些年也没忍心离开,如今杂技团开始走上新起点,他更是不舍得退下去。如今,他的父母都快七十岁了,做为老一辈儿杂技人又被返聘回来指导新生,而他自己的孩子才4岁,也有可能随着家族的脚步继续练下去。

就这样,从零开始,黑龙江杂技团推出冰上杂技舞蹈秀《惊美图》、冰上杂技剧《惊美图》、《冰秀•惊美图Ⅱ》、冰雪实景演出《林海雪原》、冰上杂技互动秀《畅爽冰嬉》、大型室外冰秀《冰雪炫舞》等精品剧目。他们注册了“冰秀”14大类23项235种的商标,2016年“冰秀”在全国第十三届冬季运动会开幕式惊艳亮相,2017年“冰秀”登上央视春晚;“冰秀”开始跨出国门,到阿联酋、美国、日本、葡萄牙巡演;有国内的院团不断前来取经,也开始排演冰上杂技。

面对纷至沓来的业内同行,薛金升表示:“我们毫无保留地分享所有经验,欢迎大家一起做大这个项目,而我们有信心这始终是代表最高水平的。”

从无到有,冰秀即将秀到一带一路。

事业发展之外,他不忘提及“奔小康”这个全民目标,从当初的不到20人上班,到越来越多的人慕名前来成为杂技团的学员,如今每天400人次在食堂吃饭,薛金升给这个大家族的成员们先定个小目标,一年买车,三年买房!

这个目标显然不是在画饼充饥而是稳步实现。20岁的史云鹏说,和同龄人相比,他相当满意。这个出生在佳木斯的小伙子从小就喜欢武术,8岁就开始练,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杂技演出;13岁半那年,他不顾家人反对来到黑龙江省杂技团。他说,这些年他去过好多的国家,比同龄人见过更多的世面,成千上万人观看演出,掌声不仅让他成就感满满,而且收入多多。若按绩效分配的奖励机制,一个演出季下来,两万左右的奖金是很正常的。

把作品再变成产品,“冰秀”品牌影响力与日俱增,商演合作项目不断;通过与中国对外演出集团、万达集团、哈尔滨冰雪大世界、中国雪乡等著名企业及旅游胜地的战略合作,极大地拓展了市场空间。

当初为了一百万演出费感动得全团流泪,如今忙碌得有时会拒绝几百万的订单,2018年他们更是推掉了所有的演出,开始“创新年”。因为3月末经文化部专家评审、公示,该团“冰上杂技一带一路巡演”,成功入选2018年文化部“一带一路”文化贸易与投资重点项目,这是全国杂技院团唯一入选单位。为此,他们要进行新一轮的排练,进行剧目的再次创新,并将于2019年开启又一次长时期的“冰上丝路花雨”世界之旅。

薛团长说,按照弘扬中国精神、体现中国魅力、突出中国元素的编创理念,“冰上杂技一带一路巡演”将以龙江冰雪文化为依托,以“冰秀”艺术为载体,完美呈现“惊、险、奇、美”的艺术特色。通过艺术化地讲好中国故事和龙江故事,讴歌中国梦,进一步树立黑龙江冰雪文化旅游演艺代表性品牌形象,为国争光。

而在薛金升与黑龙江省杂技团的未来之路上,当然会是更多的精彩与惊艳……

关于作者:田雪绯,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30935 次)
8
中国日报黑龙江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