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文章 >> 正文
鞠传江:6000公里“红旗河”宏大构想 4万亿巨大投资将成为中国未来的幸福河
鞠传江
04月28日 14:44
分享

“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及中国地形示意图(课题组供图)

一条横跨中国西部干旱地区,绵延超过6000公里的人工河——“红旗河”正在专家层面进行紧锣密鼓地研究和论证之中,这一将超越京杭大运河四倍长度的大河构想,几年前横空出世,假以时日,这或将再一次改写人类开掘大运河的历史!

4月15日,由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和“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组联合举办的“红旗河”西部调水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一时“红旗河”成为舆论焦点。

共有来自水利、工程、地震、农业、环保等几十个领域、共108家单位的20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研讨会,研讨的“红旗河”西部调水方案,将是一条总长6118公里的宏大工程,预计投资超过4万亿元,建设周期超过50年。与会专家就“必要性、紧迫性与战略意义”“线路设计优化与受水区规划”“工程建设实施与挑战”和“面临的资源、生态与环境问题”四个议题展开研讨,专家们提出了很多建设性意见,介绍了可供借鉴的工程规划建设技术与经验,指出了可能存在的问题与应对思路。

“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组负责人高淦表示,希望专家们群策群力、客观分析、理性思考、积极研究,多提宝贵建议,共同把方案完善起来。

据介绍,“红旗河”分为一条主线和三条支线,主线自西南向西北延伸长约6118公里。选线各取水点的水位依次降低,通过山区打隧洞、河道修水库、平原开明渠的方式实现自流。主线先从雅鲁藏布江开始,北行依次过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白龙江、渭河、洮河并进入黄河干流已修建好的刘家峡水库;再绕过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然后从玉门绕着整个昆仑山北侧的山前平原带,进入新疆南疆的车尔臣河;然后再到且末河、若羌河、再进入科里亚河,最后过和田河,达到喀什、叶尔羌河、阿克苏河。

“红旗河”示意图

这一宏大工程,沿青藏高原边缘绕行,将青藏高原东南部丰沛的水资源,调往干旱的西北地区,全程自流,河水将惠及陕西、宁夏、甘肃、内蒙古、新疆等地区,辐射影响全国70%以上的国土面积。

据课题组介绍,此项构想最早在2013年开始调研、谋划,2016年初成立课题组进行线路研究及方案制定。目前,课题正处于具体问题、关键问题的研究阶段。

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理事长、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研究所名誉所长、“红旗河”西部调水课题专家组组长王浩院士说:“这一工程对解决北方干旱缺水、加快荒漠化治理、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西北地区脱贫攻坚等国家战略具有重大意义,十分紧迫,是极具创新性和可行性的方案。这一工程是关乎国家发展的千年大计,将拓展我国生存与发展空间,造福子孙后代。”

中国西北地区土地广阔,但水资源极其短缺,这成为制约西北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瓶颈,“红旗河”建设将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绿色通道的核心载体,更重要的是为中国未来拓展了巨大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王浩院士介绍,“红旗河”预计年总调水量可达600亿立方米,规划分近、远期两个阶段,按照50年时间布局。

第一阶段前20年为建设实施周期,主要目标:(1)打通绿洲生态廊道;(2)建设一个生态牧区(漠北牧区);(3)建设二个超级灌区(红延灌区、河西灌区);(4)服务三个多民族融合发展区(和田、喀什和哈密);(5)兼顾保障东部地区用水需求,充分利用“红旗河”巨大调水规模,系统治理和解决东部地区因水资源短缺导致的水生态环境问题。

加快建设从黄河上中游到河西走廊再到南疆喀什和东疆吐哈盆地总长约5000公里的生态长廊,打通贯穿我国东、中、西部的绿洲通道。

建设漠北以狼山、阴山以北以及锡林郭勒盟区域的生态牧区,使其成为北方重要的生态屏障。

规划在红延河和河西走廊地区建设两个超级灌区,合计发展近亿亩节水、高效、规模化灌溉农田,这一区域后备耕地面积超过2亿亩,形成超大型灌区。

“红旗河”流向示意图

以哈密、和田、喀什等地区为中心,大规模扩大原有绿洲面积,使和田河绿洲、叶尔羌河绿洲和喀什噶尔河绿洲相融合发展,建设一体化绿洲区,使其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核心区。

“红旗河”自南向北,依次串联起西南诸河、长江流域、黄河流域和西北诸河,能够与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东线工程一起构建“四横三纵”国家水网统一调控格局。因此,“红旗河”受益区域绝不仅仅局限于西北干旱地区,可向黄河补水,自上而下流经干流调控工程体系。

第二阶段为建设实施后20-50年,目标是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通道重要节点城市,带动区域跨越式发展,实现西部真正意义上的战略崛起。

众所周知,中国自古就有建设超大水利设施的传统,并给中华民族繁衍发展带来了巨大社会和经济效益。2000年前,先人们就建设了郑国渠、都江堰、灵渠等超大水利工程,不可否认这些工程在这秦朝统一中国的物质基础和经济实力方面所起的巨大作用;1000年前,京杭大运河的修建,促进了南北方经济一体化建设,特别是到明清两代,京杭大运河对提升中国综合国力起到了不可估量的历史作用。在第三个千年的起点上,启动建设“红旗河”,将成为影响今后数千年的历史工程。

或许,过不了多长时间,跨越7大水系、长度是其4倍的“红旗河”将成为影响中国千年发展的新运河。

王浩院士介绍,“红旗河”取水不超过各取水点断面的21%。红旗河将成为“中华水系”七大水系的纽带,覆盖了70%的国土面积,成为调洪、抗旱,均衡整个中国水资源的总抓手。由于是自流水设计,这对降低水价产生重要影响。

红旗河的整个取水点在青藏高原海拔2558米的地方,工程总造价4万亿左右,西南地区的隧洞的总体投资需要3万亿,北方的明渠和枢纽建设费用为1万亿。“红旗河”还设计了三条支线。包括通往陕北的红延河,通往内蒙古的漠北河和通往吐鲁番的春风河。

王浩称,从整个的黄河上中游到整个的河西走廊,到新疆的东疆和南疆,将使西部2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从荒漠变成“绿洲”。远期将新增两亿亩肥沃农田,并吸引一亿人来这里定居。

“红旗河”沿途将自南向北穿越1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包括九寨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双峰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等。工程一旦开建会对保护区带来怎样的影响,备受外界关注。

根据方案,黄河以南的八个自然保护区将以地下隧洞的形式穿过,对地表植被和野生动物的迁徙是完全没有干扰。而在黄河以北,取线绕开了三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只涉及到试验区的部分地带。

不过一些专家对这一浩大工程对自然环境的影响有所担忧,包括穿过西南地震多发区、穿过众多自然保护区、这一工程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新增罐区是否会盐碱化等诸多疑问。

关于作者:鞠传江,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分享
阅读数(45248 次)
127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