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新光 >> 文章 >> 正文
陈新光:澳大利亚医疗保障制度经验借鉴
陈新光
06月08日 15:18
分享

澳大利亚联邦是由6个州和2个领地组成,其领土面积769.2万平方公里,截止2017年全国人口2481万。2017年,澳大利亚GDP为1.37万亿美元,在世界排名第19位;人均国民收入为52976美元,在世界排名第10位。

国民整体预期寿命排名世界第三位

澳大利亚的全民医疗保障体系被公认为全世界最完善的体系之一,医疗保健发达,得益于政府对医疗保障上在公共财政的高投入和完善的医疗保障制度,源于有覆盖全民的医疗保障制度,2017年,国家医疗保健总支出占国家GDP9.8%。澳大利亚国民整体预期寿命在世界排名前列,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统计的数据:澳大利亚男性预期寿命为81岁,在世界排名第2位;女性预期寿命为85岁,在世界排名第4位;整体预期寿命83岁,在排名世界第3位。

领先世界的医疗保障制度经验借鉴

笔者曾赴澳大利亚对该国医疗保障体系作过深入的调研,多年来注重收集相关资料和数据进行跟踪研究,通过分析研究认为澳大利亚全民医疗保障体系具有独特性,值得我国学习和借鉴。

(一)混合多元的医疗保障服务体系

澳大利亚的医疗保障制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医疗保障制度之一,医疗机构分为公立医院、私立医院和私人诊所三种。按照医疗服务等级划分,主要有初级(全科)医疗、专科医疗和住院医疗等。公立医院主要承担疑难杂症和危急病人,在医疗服务体系中起“兜底”作用,私立医院主要提供更高端的个性服务,政府也会购买私人部门的社区卫生服务,主要为非营利的私人诊所、医院、老年/伤残照顾机构和社区服务机构。从1975年起,就引进全民医疗,主要由政府和私人机构提供。目前,全国有超过1,100家医院,其中六成以上是公立医院,平均每千人拥有4.5张病床。还有40%是教会所有的非营利性医院。全国约有4.2万名注册医生和19万名注册护士。

根据联邦宪法规定,州和地区政府有责任为人们提供切实的医疗服务,包括大多数急性病和精神病患者的住院治疗。各州和地区还向人们提供多种社区和公共卫生服务,包括学校保健、口腔保健、母婴保健、职业保健、疾病控制和各种健康检查。地方政府承担的主要健康责任则在环境控制方面,如垃圾的处理、洁水的供应和健康检查等。地方政府还提供一系列的家庭卫生保健服务和预防性的个人免疫服务。

(二)构建覆盖全体居民的国民医疗照顾制度(Medicare)

1984年,澳大利亚就通过了《全民医疗保障法》,建立了Medicare制度,实现了全民医疗保障制度,正是这种高投入和完善的医疗保障制度使得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高福利的国家之一。根据《全民医疗保障法》规定,所有澳大利亚公民、永久居留者只有与澳大利亚签订了医疗互惠协议的国家公民才可享受Medicare提供的福利:全免费的公立医院急诊、门诊和住院医疗服务;免费或部分补贴的私人全科和专科医疗服务;补贴的社区私人药品服务;全免费的病理检验、影像检查和治疗服务等。

联邦政府既承担患者一般的治疗和药物费用,又为公立医院、居民区卫生保健设施、旅店、家庭和社区的卫生保健等提供经济上的援助。澳大利亚还与新西兰、英国、瑞典、意大利、马耳他等国有医疗互惠协定,凡澳大利亚永久公民持澳国医疗保健卡 "Medicare",就可到上列国家享受免费的医疗保障。

(三)皇家飞行医生服务队

皇家飞行医生服务队是澳大利亚一个独特的医疗服务组织,1928年由澳大利亚基督教长老会的牧师约翰弗林所创立。皇家飞行医生服务队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通过航空提供全天候的紧急医疗和保健服务,服务对象是在澳大利亚偏僻内地居住、工作和旅行的人们。飞行医生服务队平均每年接触183,00个病人,其中17,000人被空运到其他医院治疗。该服务队共有17个医疗基地和38架飞机,这些飞机在服务队所管辖的715万平方公里的“领空”上飞行,平均每年约飞行1,200万公里。

皇家飞行医生服务队通过“飞机医院”为病人进行急救的工作获得人们的普遍赞扬。服务队在继续为偏远地区人民的基本保健发挥作用的同时,每年还在全国5,000所保健卫生站工作,治疗患者约 117,000人。此外,飞行医生服务队的大夫和护士们还常常在飞行途中通过无线电和电话为居住在边远地区的人们提供咨询服务,这在服务队的工作中也占很大比重。

(四)实行全科医生制度

澳大利亚全国医生有全科与专科医生之分,但都为自由职业者。全科诊所和社区卫生机构起到“守门人”的作用。全科医生是初级卫生保健服务的主要提供者,主要包括普通疾病的问诊、体检、咨询、处方、治疗、小手术、避孕、转诊、计划免疫等。全科医生如按照Medicare规定的收费标准收取费用,则患者无须自付费用,高出Medicare规定标准的费用由患者自付。全科医生基本上都以个体方式执业,并朝着规模化方向发展,与牙科医生、药师等一起建立服务联盟。

患者看病必须先在社区全科医生就诊,而且患者必须和医生预约才能看病。如果全科医生认为有必要住院治疗,才推荐病人到公立医院排队等候住院。澳大利亚各州及地区政府对医师的行医资格认定、医师的开业申请等事务拥有管理权和严格的规定。需要说明的是在澳大利亚全科医生的社会地位很高,与牧师、律师等职业一样受到社会的尊敬,这主要是在澳大利亚要想获取医生职业资格很难,其次对医生的职业道德要求很高,需要通过多种考试,最后才能获得全科医生资质。

(五)加强医疗全面监管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国家,澳大利亚在加强医疗全面监管方面也具有独特的做法。为了保护患者的权益和调解医患矛盾,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设立医疗安全与质量委员会,负责对全国范围内的医疗安全与服务质量进行全面监督。与此同时,医疗安全与质量委员会也把临床治疗安全放在更加重要的地位,监督医院与医生。医疗安全与质量委员会要求医生在出现医疗方案不当或失误,影响治疗效果。一旦发生医疗事故时,必须公开实情,进行处理。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医疗安全与质量委员会每年发布一期《全国用药安全报告》,以提醒医院和患者对用药安全的重视。同时,对患者所投诉的医生和医院进行督促和检查,并及时公布检查结果。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 陈新光

全球化智库(CCG) 特邀研究员

分享
阅读数(39473 次)
11
中国社会科学院-上海市人民政府上海研究院研究员、上海市统计学会副会长、全球化智库(CCG)特邀研究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