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慧娇 >> 文章 >> 正文
陈慧娇:纵使岁月荼蘼,我愿白首相依
陈慧娇
06月14日 17:44
分享

“鼓嬢靳念蒿达哟?接焚磨悳?”(姑娘今年多大年纪,结婚没有)我回答:“二十六了,还没结呐!”“前哪!逗辣嚒达咯嗨补接焚~喔打钕史五久优瓦尔囖”(惊讶的语调高了三四倍对着我说这么大年纪还没有结婚,我大女儿十五岁就有孩子了)阿婆用一口纯正的四川方言向我打趣,今年七十二岁的阿婆看上去也就六十出头的样子,她说全凭着山里空气好、吃的健康才让她看上去能年轻个十来岁。

她回忆说:“这辈子没啥追求,十七岁从四川出来卖背篓,来到甘肃两当,看上你叔叔是党员,就在这里一呆就是一辈子。两个女儿嫁到四川,小儿子在北京,过年回来儿子给我五百块,平时就只有我们两个。”

四月中旬的天气在甘肃省两当县还穿着厚厚的棉袄,我来到这里,当晚住在该县杨店乡灵官村内刚开发好的特色乡村地陈家沟的民宿。这所叫怡然客栈的民宿正是阿婆和阿公的村房改造,我们围着柴火炉子磕着瓜子在客厅里聊天,屋外窗子上的烟筒冒着浓浓的烟雾,炉子上的方形长嘴铁壶发出吱吱的声响,所有的淳朴安静气息都让我沉迷其中。

陈家沟是两当县委、县政府十分重视的美丽乡村建设示范地,这里贫困人口较多,村民思想守旧、发展意识不足,当时这里的县抓点领导用了半年时间带领县农办、扶贫办、水务、交通、旅游、文体广影、民族宗教等多单位负责人来陈家沟这里31次,引进甘肃金美新农林公司,在当地建设千亩樱花观光示范园,拓展旅游资源开发和经营,现如今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体系。

阿婆看着我笑着说:“你们城里女子都漂亮,上次来我这里住的女子也好看,肯定花销大,我家一年花不到三千块钱,身上这件衣服是小女儿买的穿了三年,买这些要到城里,我们年龄大,你叔腿脚不利索进城不方便。”阿公端着小板凳去开村里大会了,阿婆就留在客厅跟我说话,她说:“你叔叔人好,对我也好,这么多年我俩虽然拌嘴,但我感觉很幸福。”这就是纵使岁月荼蘼,我愿白首相依吧!从十七岁最好的年纪里遇见,到后半辈子的结婚生子,孩子有了孙子。

我问阿婆,那你们现在的收入来源是什么?她说:“种樱花树嘛,还有每月四百块的养老金,我和你叔叔都一样,花销不大,要存钱害怕生病。”旧房改造从房内的地板、家具到网络设施配置齐全,将每户村房定为一家客栈,让来到当地的客人充分体验民宿生活,每户客栈自主经营。我问阿婆:“是什么让思维简单,对生活要求不高,发展意识不足的大山子民进行质的转变呢?”她说:“在房屋风貌改造中,大伙畏难情绪严重,当时乡亲们无人愿意带头,村书记就不断开大会宣讲政策啦,分析形势啦等等引导我们跟着政策走,把以前的靠天吃饭种地的思维进行改正,可是我们根本听不懂,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活了大半辈子很满足。后来在儿子、女儿的劝说下,你叔跟他们说好先带个头,做起来。等到我们的客栈风貌改造出来后,大伙儿一看激动了,这下定心都开始响应。”

说着说着阿婆嘴角不自觉漏出满心喜悦,指着房子朝我展示:“我其实看到房子变得这么漂亮,为你叔的带头感到自豪,哈哈。”我竖起大拇指说:“我叔不仅人长得帅,善良还很有想法。”阿婆更是害羞的笑的合不拢嘴,我知道这是一种辗转岁月春秋,因为爱所以爱的甜蜜。完后阿婆一直在跟我说女的要赶早结婚......旁边的作家王一凡对阿婆说:“现在不一样啦,大城市的女孩儿三十结婚都不算晚,因为现代女性很独立,她们觉得要男的没什么用,自己平时可以过得很好,健身逛街反而自由,不想受婚姻束缚~”

这时炉子上铁壶里的水已经发出隆隆响声,阿婆非要让我们洗脚,用刚烧开的热水泡泡脚舒服,我开始心里有些介意,作家一凡说:“既然来到这里感受民宿生活就泡吧。”于是她先脱了袜子,把裤腿堆上去,阿婆去院子里拿盆兑了冷水,进屋用双手拎起铁壶给一凡姐倒热水。泡完以后她十分满足的告诉我:“真的很舒服,你赶紧的。”于是阿婆再一次主动给我倒水,因为我是最后一个泡脚得,待我泡完后阿婆让我将盆中水洒向院子,我一听有讲究便没多问。不早了,阿公开会还没回来,我和作家王一凡经过五小时的长途汽车有些倦意先去卧室睡了,可是阿婆还在客厅柴炉旁一句话不说的等着阿公开会回来。

清晨,我伴着鸡叫声起来,出了卧室阿婆寒暄几句,阿公不在,我一边看着院子柴火堆旁乱跑的鸡吐槽,一边刷牙。山里的安静是都市没有的,所以这一晚睡得十分沉,要不是鸡叫根本还在香甜的梦中呐。收拾完,同行的人催着去接待中心餐堂吃早饭。我快速拿出相机想把这里的一切留下来,对阿婆说:“我给您拍个照片吧。”阿婆激动地又理头发又拽衣服,这时阿公刚好从门外进来,阿婆对着他说:“快来快来,这女子要给我们拍照片!”阿公迈着吃力的腿“婆娑”的快步过来说:“我还没有洗脸呐。”说着把暖壶的开水倒入脸盆中,伸手进去直将烫水往脸上淌(因为阿公腿脚不好,凉水离暖壶有一些距离)阿婆一面催着阿公让快点,女子还有事呢。我看着心疼地问阿公:“我去给您兑凉水吧。”阿婆赶紧说:“不用不用,他习惯了。”说完阿公已经在用毛巾抹脸,阿婆给他整理衣服,十分温馨的场面让我再次感动,一切都是那样真实。拍完照临出客栈他二人挥手让我常来玩,这质朴的热情及他二人之间脸上岁月荼蘼静好如初的新生活幸福模样让我深深回味。

分享
阅读数(10169 次)
3698
中国日报特约评论员、中国日报专栏作家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