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文章 >> 正文
鞠传江:大美青海——行走在高山与草原之间(一)
鞠传江
06月15日 09:46
分享

草原和油菜花相互映衬成为绝美的画卷。鞠传江摄影

山脉纵横,河流弯曲,色彩斑斓,茫茫草原起伏绵延,这就是6月里踏上青海高原给我的最初印象。

许多东部沿海的人跟我一样对青海的认知仅仅是传说中的青海湖了。岂不知,这里的雪山、湖泊、河流、高原草地等多样化的地貌可真真是万千风貌和大美风光!

草原上的牦牛群。鞠传江摄影

青海省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东西长约1200公里,南北宽800公里,面积为72万平方公里。境内群山起伏,地形多样,雄伟的昆仑山横贯中部,南部的唐古拉山成为与西藏的界山,而东北部横跨青海与甘肃的祁连山又成为中国西部一条重要的生态屏障。

自拉萨乘机至西宁,在万米高空先后领略了昆仑山、唐古拉山、祁连山这些庞大山系的雄姿,三座山系在青海的中部、南部和北部,分别以西北东南走向分布,那些从4000多米至6000多米的众多山峰,积雪终年不化。

朝霞撒在美丽的祁连山上。鞠传江摄影

这里被称为“世界屋脊”,置身这里你会倍感神秘和新奇,它像一块未经雕琢的玉石,在高远与广袤的背后是迷人的风采。

很庆幸,赶上青海最美、最迷人的季节来此采风。因为,刚刚从西藏喜马拉雅山麓那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走出来,西藏那种因缺氧造成的痛苦和无休止的崎岖颠簸给你造成的劳顿不适,在这里荡然无存。

村庄被油菜花和麦田包围着美不胜收。鞠传江摄影

青海高原从西宁的海拔 2295米到黄河源头 4492米,再到长江源头 6248米,可以在同一时节展现一年四季不同风光。这对旅行者是巨大的诱惑!

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的青海湖,藏语名为“措温布”,而蒙语名为“库库淖尔”,都是“青色的海”之意。资料记载,西汉时期它叫西海,并设立西海郡,至东晋更名为西平郡,到南北朝时期的北魏定名为“青海”直至今日。这一200万年开始形成的大湖,几经大地和周围山体断裂构造隆起,从一个淡水湖逐步演变成今天的中国最大的内陆咸水湖。唐朝时期湖周长超过400公里,而今只有300公里。而气象卫星监测显示,近8年来,青海湖呈逐年增大态势。当地官员说起青海湖总是自豪不已。

牧民们骑着马儿出行。鞠传江摄影

的确,它就像青海的眼睛,闪着迷人的光芒。周围70多条河流为其源源不断提供着水源,湖周边的湿地、丰富的水生植物和鱼类吸引着数不清的几百种鸟儿在此栖息。湖中的鸟岛是亚洲最重要的鸟类繁殖地之一,并成为国家级鸟类自然保护区。站在青海湖的木栈道上,青海湖波澜不惊,湖水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越发碧绿青蓝。谁都无法拒绝一汪湖水的吸引力。因为,这里的鸟、湿地、还有湖周围无边的草原、花黄的油菜花,确是让让目不暇接,更何况时常有人见证湖里有水怪出没。一年一度的青海湖国际自行车赛更是吸引了全球越来越多的自驾车选手,一决高下。

绿色草原上的白色羊群。鞠传江摄影

每年5月到6月,大批的湟鱼为繁衍后代离开青海湖,溯河流而上,在淡水河道中产卵。沙柳河、泉吉河、布哈河等河流,与青海湖相连,也是湟鱼洄游产卵的主要淡水河道。在北海藏族自治州洲刚察县沙柳河我亲眼目睹了成千上万的鱼儿溯水而上的壮观场面,并亲自放养了上千条小鱼苗到河中。据当地渔政管理部门介绍,近几年,青海省大规模整治布哈河、沙柳河、甘子河等6条入湖河流的河道,清障拓宽挖深,保障湟鱼洄游产卵,并封湖育鱼和开展增殖放流。仅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已累计向青海湖流域放流苗种1亿多尾,湖鱼资源得到恢复性增长。刚察县每年还举办观鱼放生节,以增强百姓保护生态意识。监测数据显示,青海湖湟鱼资源量在10年间增长了近20倍。

祁连山上的藏族佛塔。鞠传江摄影

青海植被脆弱,同一座山,阳面绿色葱郁,森林密布,像一幅美丽的油画,而阴面则寸草不生。草原上的草很矮,浅浅的,因此,这里严格放牧数量,过多的牲畜会把草原吃得严重退化。同一座山一边是褐色,一边是红色。山谷里的农田,不同的作物显现不同的颜色,像是一个巨大的调色板。

青海许多地方山势陡峭,道路不在谷底,而在山顶,蜿蜒曲折,相互勾连,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祁连山上的羊群和黄花相映成趣。鞠传江摄影

我想,正是昆仑山、唐古拉山、祁连山三座巨大山系赋予了青海多姿多彩的秉性,这些高山不仅为草原和牛羊送去甘泉,而且成为中华母亲河长江和黄河的源头。

有人说,青海之夏,集中国所有美丽风光之大成。既有西藏群山之巍峨,又有蒙古草原之苍茫;既有沧海之辽阔,又有百花绚丽多彩。难怪王洛宾会在这里创作出《在那遥远的地方》那荡气回肠的名歌来!无数的摄影家、诗人、画家会到此采风,还有那些自行车爱好者不远千里单车骑行到此。因为,当蓝天、白云、雪山、草场一股脑儿展现在你眼前时,那种目不暇接,真有点让人眩晕的感觉。从山顶至山下的草原,植被各不相同,也显现出从深褐色到金黄色的渐变来。

远方的雪山与眼前被绿色植被覆盖的青山对比强烈非常壮观。鞠传江摄影

来到青海,才会真正体会到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之古诗意境。在祁连山下草原的蒙古包里吃着烤羊腿和土豆,喝着奶茶,望着遥远的雪山和弯曲的河流,脑海里自然会想到杜甫的《兵车行》、李白的《关山月》,还有王昌龄等边塞诗人所描写青海关山的豪迈诗作。遥想古人为守卫丝绸之路和青海河山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青海地广人稀,有野生动物250多种,其中属国家一类保护动物有野骆驼、野牦牛、野驴、藏羚羊、盘羊、白唇鹿、雪豹、黑颈鹤、苏门羚、黑鹳等10种。路途中不时为见到野生动物众人齐声呼喊,兴奋不已。

驱车数百公里,一路有《大美青海》的歌儿相伴。来到北海藏族自治州洲祁连县,藏在祁连山深处的一个小县城,精致、美丽、凉爽。

“祁连”是古匈奴语,意为“天山”。穿行在祁连山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惊艳美景扑面而来,身边的田园和村落,附身可见的峡谷河流、起伏的草原牧场上成群的牛羊散落在五彩缤纷的花草之中、极目远望森林及海拔4000多米的牛心山顶白雪皑皑,犹如一幅幅精美画卷。

祁连县,有着“东方小瑞士”之美誉。县城海拔2810米,北依卓尔山,南靠牛心山,穿城而过的八宝河两岸绿树掩映。这里将雪山、森林、峡谷、河流、草原、村落和谐地组合在一起,可谓美不胜收。夏季的平均气温只有15度左右,成为避暑胜地,每年夏季小小的县城便迎来了天南海北来此度假的游客。

最让我感到震撼的是在门源县那些漫山连片的油菜花海,当你从大山里一路奔波,突然在山口处豁然发现一眼望不到边的花海,真的被惊呆了。去过江西婺源的游客,会将自己相机里的照片拿来比较,这里的花海连绵不绝,直至天边,蓝天白云映衬下,使人仿佛来到另外一个世界。据说仅门源县就有超过百万亩的油菜花,当你三月在婺源领略过江南油菜花之美,6月再到青海就是另一番境界了。青海省旅游发展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青海共接待海内外游客3484万人次。这里已经成为旅游的新热点了。

曾经我不明白为何许多古代神话来自地广人稀的青藏高原,来自青海的昆仑山。比如,共工触不周之山、穆天子策马西行、女娲补天、嫦娥奔月、精卫填海那些千古相传的神话都是以昆仑山作为神话背景和蓝本。来到青海,你会深刻体会这个多民族混杂广袤地区所独有的文化特质,以多姿多彩的高山、大河、荒漠、草原作为载体所孕育出的多样性、独特性文化的历史渊源和深厚内涵。生活在大美青海的人们,自己都变成神仙一般,何况是他们的先祖将大山幻化成神山,将湖泊幻化成海,将美女幻化成奔月和补天的仙子就不足为奇了。莽莽昆仑,大美青海不仅作为中华水系的发源地,更是中华灿烂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写下此文,作为我对青海一周采风的美好记忆的留念。大美青海,我会再来!

分享
阅读数(30727 次)
3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