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驰 >> 文章 >> 正文
马驰:俄罗斯初印象之莫斯科
——2018俄罗斯世界杯看球记(一)
马驰
06月19日 11:39
分享

飞了八个小时,终于到了莫斯科。机上娱乐系统坏了,正好看会儿书。最搞笑的是俄罗斯空乘人员的俄式中文,那真是神一样的发音,一句没懂,但人家还是坚持用中文广播,佩服。

一下飞机就后悔没多学点俄语,左顾右盼,各种指示牌、商店标语总共也不认识几个,真是望“词”兴叹啊。晚上赶紧买本词典,恶补一下。

天气好极了,天空蔚蓝如洗,温度像北京的春天。坐着机场快轨,看着挺拔的桦树林飞驰而过,十分惬意。

路上碰到一位中国导游小哥,聊了一路。他在俄大学学石油专业,最后干了导游,也挺奇葩。他说俄罗斯那几个景点已经去吐了,准备辞职回国。分别时,还给我刷了地铁卡,老乡就是好啊。

地铁站很古朴,墙壁上和站台顶上镶嵌着苏联时代的装饰画,一下让来自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的我感到亲切。地铁站还有一个特色——就是超级深。纵深至少好几十米,站在扶梯上向上仰望,甚至有眩晕的感觉。而据说最深的地铁站要一百多米,坐扶梯要三分钟!

虽说老乡好,国外也有好人。下了地铁,碰到一个年轻妈妈带着宝宝,看我一脸懵圈,就热情地给我指路,送我到坐落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区里的旅馆。虽然她英语蛮蹩脚(这里不得不说俄罗斯人民的英语水平确实不敢恭维,出了机场英语标识也不多,基本上就靠临时学的那几个单词连说带比划地问了。不过话说回来,语言不通带来的不便也让旅行更像一种探险,为旅途增添了乐趣),但热情让人感动,临走时我再三道谢。

宾馆是标准的青旅,不大但整洁,150元一晚。坐在前台的小哥在谷歌翻译的帮助下与我愉快地交流:他说一句,机器翻一句,我听懂后,再把想说的话输入电脑,由机器翻译给他。不得不说,这玩意儿翻得还真好,看来人工翻译下岗的日子不远啦!

还想说下莫斯科的火车站。多是苏联时期修建的,古色古香,在蓝天的映衬下别具魅力。火车站的名字根据目的地而起:比如去白俄罗斯的就叫白俄站,去喀山就叫喀山站,十分好记。不过去圣彼得堡的叫沿用其旧称,叫列宁格勒站。

莫斯科的居民楼则多是方方正正的,有的跟中国的居民楼很像,显现出两国的历史渊源。

分享
阅读数(3445 次)
24
中国日报网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