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驰 >> 文章 >> 正文
马驰:俄罗斯随笔
马驰
06月20日 14:00
分享

早上又是明媚的天气,漫步在阿德列尔城区大大小小的街道,两旁种着不少奇葩的热带植物,除了最常见的棕榈树,还有鸡蛋花树和一种张牙舞爪像虎皮兰式的植物。这里也有一些松柏一类的常青树和温带常见的阔叶植物,整个小镇像是座露天植物园。

街边的路灯上和一些公共建筑物上同时挂着俄罗斯联邦国旗、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旗,以及索契的市旗。其中索契的市旗最有特点。两红两白四块方格上分别是太阳、棕榈树、雪山和大海的标识,代表这个城市的四大特色: 明媚的阳光,笔挺的棕榈树,白雪覆盖的菲什特峰和黑海。四个方格中间夹着一个长方形,里面有一个碗,上面呈放着一团火焰,下面则是几个雨滴,似乎象征这座城市是水火交融之地。

走了一会儿,就来到了黑海边。海面上有点阴,清凉的海风吹在身上很舒服。远处,一大片乌云聚拢在海面下,一层雨幕把天与海连接在一起,云层中不时放出两道耀眼的闪电,直击海面。抬头看看天上,云层千姿百态。有像腾起的蘑菇一样的云团,通体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亮光,形状好像一名骑士驾着欲飞的天马,有的则连成一大片慢慢疏展开来,散淡地铺在空中,颜色由白自然过渡到灰,再远一些,浓浓的乌云黑沉沉罩在海面上。黑白灰不同颜色的云和蓝天互相映衬,在穹顶似的天空构成一幅壮丽的画卷。

沙滩上是细碎的灰黑色石子,穿着泳装的人们三三两两在上面休息,有的坐在毯子上凝望着大海,有的趴着晒太阳,有的则互相依偎着,也有的在海水中玩耍、划船。海滩上既有身材曼妙的少女,也有大腹便便的中老年人,大家都不吝啬把自己的身体裸露在海风中、阳光下,享受大自然的恩赐。这海风当年也曾抚慰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疲惫的身体。

沿着海滩向东走,不一会儿海滩逐渐宽阔了,一条河流在这里汇入大海。溯流而上,河流缓缓流淌,一片河洲上,顶着黄色脑袋的芦苇丛在风中轻轻摇曳。一侧岸边修建了许多度假酒店,另一侧是沿河步道和绿化带,游人漫步在水边,一派闲散的气氛。

中午睡了一会,出去吃午饭。在街上寻觅半天,尽是些快餐店和垃圾食品,心想难怪俄罗斯中年以上的人肥胖率那么高。好容易才在一家商场里找到一处美食城,点了些批萨和炒饭。总算吃了顿像样的饭。

晚上坐上前往罗斯托夫的列车。发车时正是日落时分,火车沿海岸行驶。只见一轮红日悬在海面上,好像随时会掉到大海里,金色的余辉把天空渲染得无比壮美,海面也呈现出醉人的蓝,让人感到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宁静。不一会儿,太阳便完全沉入海中,天空转成了墨蓝色,星星和月亮也结伴出来了。

我乘坐的是一列球迷专列,分上下两层。以前只坐过双层巴士,双层火车还是头一次坐。包厢内是双层卧铺,很整洁,崭新的枕套和被套需要自己装好,另外还配备有电源插座、空调、wifi,甚至还有手机usb接口,

我的包厢里有位俄罗斯大爷,叫萨沙,是名做贩鱼生意的商人。他也看了昨天的世界杯比赛。听闻我从中国来,便与我攀谈。只是英语不行,只好借助谷歌翻译磕磕绊绊地交流。

看到我在手机上写方块字,他很好奇,凑过来看。我给他展示了他的姓“亚历山大”用中文怎么写,他一脸新奇。我顿时生出一股优越感,原来我们汉语在老外眼里是这样神奇的存在。也是,西方的语言多是拼写文字,所有词就是用那二十几个字母变换组合而成,发音也有一定的规律。不同语言间也颇多渊源,互相之间多有借鉴共用的情况。而中文是表意文字,自成一体,每个字的读音书写都需一个个学,困难可想而知。想想我们的语文老师从小给我们打下扎实的语言基础,真是件不容易的事。

分享
阅读数(9111 次)
1
中国日报网记者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