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文章 >> 正文
鞠传江:大美青海——跨越世界屋脊的旅行
鞠传江
06月26日 10:13
分享

飞机飞越唐古拉山脉。鞠传江摄影

远途旅行,我最喜欢的还是坐飞机,因为作为摄影人在空中不太长的时间里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从西藏拉萨坐飞机至青海西宁,被称之为跨越世界屋脊的旅行,因为在蓝天和白云之下是无数的4000至6000米以上的高山,还有蜿蜒曲折的大河,广袤的草原和沙漠。提前预约了后排靠窗户的坐位,随着一阵轰鸣,飞机很快就跃升至万米高空云层之上。

飞机飞越唐古拉山脉众多山峰被积雪覆盖。鞠传江摄影

在西藏一周,每天奔波数百公里,道路崎岖颠簸不说,仅是缺氧造成的胸闷、头痛,让人痛苦不堪,疲劳至极。但是,当飞机进入高空似乎自己的疲劳不适全消。窗外白云翻滚,云层下面则关山层叠。我坐飞机的习惯,总是注册靠窗的位置,准备好摄影装备,座椅靠背小桌上、脚下的摄影包中都是相机、广角、中焦和长焦镜头,准备随时拍摄和更换。

6月里是青海最出彩的季节。为了能够拍到好的图片,提前做了些功课,航线行程,经过哪些高山、湖泊和河流,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等等有关青海的资讯。青海尽管是青藏高原的东部,可这里多样化的地埋地貌给摄影人带来巨大诱惑。

高原、绿洲、沙漠共同组成青海的地貌特征。鞠传江摄影

因为前两天青藏高原刚下过雨,空中云海无边、云团隆起,变化多端,飞机在一团团白云中穿行,云团间隙中可以看到下面的高山和河流。

地处中国西部的青海省不愧为“世界屋脊”,占据青藏高原的东北部,却分布着三座著名的大山,唐古拉山、昆仑山、祁连山分别在南、中、北呈东南西北走向散射排列。

昆仑山的玉珠峰。鞠传江摄影

首先看到的唐古拉山,“唐古拉”是藏语,意思是高原上尖尖的山,蒙语则称其为为“雄鹰飞不过去的高山”,这座大山是西藏与青海的分界线,即便是走公路在唐古拉山口也高达5321米呢,其主峰格拉丹东达到6621米。在空中俯瞰,感觉飞机离山峰很近,流动的云团在横卧的巨大山脉之上翻滚着,显得波澜壮阔。航线上不时有对面飞来的飞机,远远看去,在无边的高山和云海之上飞机就像是一只小小的蜻蜓。此时,苍茫的唐古拉山脉多数被云海所笼罩,时而有山峰露出云海,从云缝中可以看得到山谷里的河流变成了一条蜿蜒曲折的丝线,闪着光亮。我只有快速按动相机快门,让广袤的山河变成一幅幅色彩斑斓的凝固图画影像。

高原与沙漠相连地带。鞠传江摄影

在西藏乘车多次跨越5000米或6000米山口,每每有与天触手可及的感觉。但是飞越青藏高原,在众峰之上,就感觉飞机像一只大风筝在众多银色山尖之上滑行着,离山太近了。

如果说唐古拉山以重峦叠嶂出彩的话,昆仑山则以其宏大震撼着我。当飞越昆仑山时,其东段的6178米的最高峰玉珠峰正好从云海中露出。

色彩斑斓的群山。鞠传江摄影

昆仑山脉西起帕米尔高原向东横跨新疆、西藏、四川、青海,绵延2500多公里,被称为中国的“龙脉之祖”,平均海拔5500-6000米。玉珠峰山顶终年积雪,其山麓南坡和北坡分别漫延堆积着远古的冰川。地质学家说,昆仑山作为世界第三极,可以称之为山的博物馆,聚集了雪山、冰川、冻土带、湿地、沼泽、湖泊、河流、高原草甸所有大山的地理地质要素,因而演化出无穷无尽的气候变化和地理奇观。空中看去群山起伏,连绵逶迤,雪峰群立,耸入云天。

黄褐色的大山与山谷的田野组成美丽的画卷。鞠传江摄影

古代神话说,那里住着人头豹身的神仙“西王母”。自古至今,历代文人不知为它写过多少颂歌。古有屈原《九歌》 河伯篇的“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之美句。当然写昆仑还是当属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词最为磅礴气派,气吞山河,“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从历代诗人给昆仑山留下的华美诗作可以看出昆仑山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神圣地位。假如历代文豪们能够像今人一样乘机飞越昆仑山,定能够写出更多更美的雄文和杰出诗篇来!

青藏高原的群山触手可及。鞠传江摄影

茫茫昆仑在青海呈散射状排列,和南部的魏巍唐古拉山脉遥相呼应,积雪和远古冰川成为无数条河流的源头,从而形成了中国最著名的三大江河——黄河、长江和澜沧江的多个发源地。

雪峰突兀、低云飞渡、天空碧蓝如洗,如梦如幻的色彩,气势恢宏,犹如一幅幅幅壮美的画卷,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屏住气息,快速连拍,只希望在有限的时间里留下更多更美的图片。

道路在黄褐色的群山顶上编织出美丽的网络。鞠传江摄影

在昆仑山与祁连山之间是宽阔的草原与沙漠,我知道那里是柴达木盆地的最东部的边缘地带,从飞机上看去,缩小的了沙漠和草原如同一幅黄褐色抽象派画作,苍茫而深沉。草原与沙漠交错相接,绿色和黄褐色对比强烈。

青海最北面的山是祁连山,祁连山乃匈奴语,其实祁连山是昆仑山系的分支,蒙古语中意为“富饶的青色的山”,平均海拔四五千米,起伏连绵,从柴达木盆地北缘沿青海东北伸到河西走廊,自西向东,绵延800多公里。作为青海北部的屏障,它阻断了冬季凛冽的寒风,还有蒙古沙漠的南侵,并且为河西走廊提供了远远不断的水源,这里成为古代丝绸之路中国中原通向西域和欧洲的最重要的通道,古代诗人们的边塞诗多数将祁连山描写为天山。

被森林覆盖的群山。鞠传江摄影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李白此诗中的“天山”,实际上指的是祁连山。

 祁连山相比于昆仑山和唐古拉山高度要低不少,空中看去,山上的积雪局限在山顶部分,像戴着一个银白色的帽子,山腰和山麓由于有着众多的森林和植被则为黄褐色和绿色。

长长的高原湖泊。鞠传江摄影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我在紧张地拍摄中脸上不免淌下汗来。空中飞行两千多公里可以称之为青藏高原的一次扫描,鸟瞰中的每一幅图画都是万千关山。这是另一个角度看青海,宏大、苍茫、多姿多彩,确是一次难得的空中旅行!

分享
阅读数(13128 次)
13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