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智伟 >> 文章 >> 正文
郝智伟:都叫“独角兽”,同名不同命
郝智伟
06月30日 10:24
分享

最新消息显示,小米香港上市最终定价为17港元,此前,小米公布的发行价区间为17至22港元,这意味着,小米选择了此前区间的下限。

在更早以前,各种市场传言则称,小米的估值为700-1000亿美元,雷军曾说“总不致于550亿美元都不值”。

可现在,形势比人强。这周,雷军跑遍全球,6天7地,连续向投资人路演推荐,结果并不如意。有媒体依据发行价推算,小米估值只有539亿美元,较之前的传言,真算低得可以。

但无论如何,这只独角兽总算“登岸”,成为香港股市的科技“巨无霸”。

所谓“独角兽”,是西方神话传说中的神兽。其外形如白马,额前有一个螺旋角,代表高贵、高傲和纯洁。如今,它被资本方用来形容市值超过10亿美元,尚未上市的创业公司。

结合《普华永道独角兽CEO调研2018》的信息,中国独角兽企业的数量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未来三年将是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报告》显示,中国的独角兽企业中,交通汽车行业融资总额排名第一,其次是金融科技。港股是最受独角兽企业青睐的上市地,其后依次是美股和A股。另外,中国的独角兽公司,大多已经拥有了海外发展的计划。

没错,按照去年的情况,互联网+交通领域的独角兽获得广泛认可,仅滴滴一家,年末融资就达到55亿美元,估值超过560亿美元;而共享单车双雄摩拜、OfO也融资在10亿美元,估值也在数十亿美元。

不过,个人感觉,交通汽车独角兽优异完美的成绩单只能停留在去年了,2018年关于互联网+交通,已经出现了巨大的震荡与变化。

其一,对滴滴来说,时运不济。

原本它吃下快的,又拿下了Uber中国,这样一来,合并融合、战争结束,补贴大战落幕,它成为国内互联网出行的霸主。

按预计,它本可以修身养性,一边向海外投资,复制商业模式,培养自己实力的当地代理人,扩张业务边界;另一边继续完善渠道下沉,做好精细化运营,梳理组织管理,练好内功。

可惜,这一切都被“斜刺里杀出”的美团搅乱,后者在南京试运营网约车以后,跑通模式,突然登陆上海,几天内吃下上海20%的份额,彻底打乱滴滴原有的步骤。加上不久后滴滴顺风车司机杀害空姐,形成巨大社会影响,导致它不得不进入业务反思阶段。

一切就像创始人程维自己说的:如果你犯了战略性错误,就会出现有竞争力的对手,对手帮你看清自己的不足,反应你的认知盲点和傲慢。

不错,前两年打拼胜出后,滴滴进入平稳发展期,没有了对手的镜子,公司膨胀下,效率变差,在司机端、用户端都缺乏有效进步,最后导致问题集中爆发、宣泄,诸多流程、机制须重构,企业价值观须重塑,组织构架须完善。这是它当前最紧急、又必须搞定的工作。

其二,在看摩拜和OfO,今年更是变化巨大。

之前,摩拜突然以27亿美元(包含10亿债务)的价格卖身美团,作为联合创始人的王晓峰也无力挽回。在股东结构和投票权分散的结构下,力主独立发展的声音十分微弱,不得不接受美团的开价。

无疑,与OfO消耗战,在一轮轮的补贴大战下,摩拜已经消耗不起,不断推高的估值下,一级市场难以获得大量融资。

用投资人的话说,原本靠“租金+广告”等模式,算得清的商业模式在资本催肥下,变成补贴大战、铺量大战,粗放烧钱,畸形扩张。最终,摊子快速铺大,管理越发粗放,以至于创始团队控制不住的菊面,最后,只能听命于资本的意志。

的确,烧钱换来的天下,黎明前最黑暗。OfO的日子同样不好过,坚定要独立发展的创始人戴威,也是焦头烂额。春节之后,负面消息就不断传出——对车辆生产厂欠款、用户押金挤兑、资金链即将断裂、高管离职。

据《财新》报道,截止今年5月,OfO单月成本就高达2.5亿元,其中运维成本1.3亿元,费用1.2亿元,此时,OfO账面的可用金额已经不超过5亿元。弹尽粮绝也就在眼前。

所以说,8月份将是一个关键时点。如果还不能拿到新资金续命,它将无法度过自己的“至暗时刻”。

目前,业内普遍猜测,它最好的结果,也只能像摩拜那样委身大股东滴滴或阿里,接受这个无奈的结局。

所以说,互联网积累十多年的经验,加上资本的强势催化,交通汽车领域压缩快进地成为风口,走向巅峰,但一切终归回归到平均价值线,2018年,这个领域的独角兽不会过得更加滋润。

反观独角兽融资排名第二的金融科技,倒是在今年玩得风声水起,一句话,它们找到了严厉监管环境下,更好的监管层相处之道,更有力的业务发展模式。

比如最近刚融资140亿美元的蚂蚁金服,多家机构对其估值已经超过1500亿美元。而在去年,它的估值才750亿美元左右,一年翻倍,全仰赖于它巨大的变化。

最近,面对强势监管,蚂蚁金服几乎变成了“蚂蚁开放服务公司”,它将产品开放,技术开放,能力开放。成熟一个,开放一个。

这样的开放下,一方面,让其商业发展更具中立、中性价值。当它落地具体国家或地区市场时,能最大限度地化解意识形态、监管制度等许多层面带来的压力。另一方面,适应“去中心化”的时代特征,朋友搞得多多的,敌人搞得少少的,更能适应这个时代“生态的角逐,联盟的竞争”。

举例说,通过支付宝二维码,打通地铁、公交系统,不仅让零钱使用率降低20%,使得相关人力、审核成本大幅度下降,同时还让这些顽固的线下行业,变得有数据可用,了解自己的用户,满足他们的真实需求,玩出不一样的烟火。

再例如,余额宝1.5万亿元规模,监管对此心有余悸,于是,蚂蚁旗下的天弘基金不再独做基金,自控风险,专享利益,而是将这个产品开放,引入两家新基金共同运营,共担风险,共享利益,这套方案开创出新的模式,让业务再发展,让监管更放心。

可以说,与蚂蚁类似,诸多金融科技独角兽在新环境中解锁新姿势,造就新模式,这才博取到更大想象空间,赢得资本们为其信仰“充值”。

所以说,都叫独角兽,同名不同命,谁破,谁立,还得用变化的眼光看,评判是否成功,一看“历史行程”,二看“奋斗水平”。

但无论如何,千万创业,能成独角兽已经是N万里挑一,十分不易,还是祝福所有独角兽都能力有所逮,业有所成,威福自操,宸衷独断。

分享
阅读数(3903 次)
2
前《IT经理世界》杂志资深记者,爱电商,爱移动,爱娱乐,爱数据,爱金融,专注做一只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思考喵。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