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童 >> 文章 >> 正文
王童:日本队的“胜利”
王童
07月03日 07:22
分享

日本队在比利时队决赛前,友人毫不犹豫地告我巴西一点霸气都没有,即使过了墨西哥一关,也会被比利时干掉。这话言外之意竟连日本队考虑都未考虑在内,想当然地就越俎代庖了。我当即便反诘道;我赌日本队赢!

赌日本队赢,并非我是有什么偏好,而是在小组赛中,就已看到了日本队的攻防体系已成型,若不犯低级错误便不会轻易被击败。小组赛上由于日本队的消极比赛,遭来一片指责。我当时就为之辩解道:此乃节省体能的战术安排,有何不可。而且兵不厌诈之语古来就有。

事实也是如此,进入八分之一决赛时,日本队在2:0先声夺人后,体能骤然下降,身高马大的比利时红魔便利用这点,靠长传冲吊连扳两球,凯尔特人的身体素质自然要略胜一筹,胜是在情理之中。被板回的两球有实力体现,也有日本队门将川岛永嗣欠稳妥的缘由,面对来球移动不到位顾此失彼。这刻日本队后卫的协防也出现了问题,本是在一次任意球进攻的良机后,面对比利时人的反击应早有预判,防患于未然。但比利时球员反击中教科书般的三传两脚就让左翼插上的查德利最后时刻绝杀得手,让人无奈。

回身看曰本队两个进球,也堪称经典:柴崎岳直传,乾贵士一漏,原口元气冷静推射远角得手。第52分钟,乾贵士禁区外突施冷箭,直挂死角。亚洲足球有此精妙的配合,当属少见。

日本队的失败与其说是实力不济,不如说是经验运气体能等诸多因素导致的。但不管怎么説,这都或可称为是一场壮志未酬的“胜利”。

以伊朗、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沙特为代表的亚洲足球,虽都出局了,但都有所斩获赢得了尊重。

分享
阅读数(3662 次)
1
《北京文学》月刊社社长助理兼文学编辑,副编审。中国作家协会、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北京东城区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民主同盟盟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