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玉兰 >> 文章 >> 正文
吕玉兰:我教老外学汉语之吃吃喝喝
吕玉兰
07月03日 14:25
分享

不少在国外学过汉语的人,到中国再学一段时间后就产生了一种受骗的感觉,因为他们发现,中国人之间根本不怎么说“你好”,他们更常说:“吃饭了吗?”。然后,再过一段时间,又产生了另一种受骗的感觉,因为中国人说“吃饭了吗?”并不是要请客!但是终究,他们还是由此感受到了“吃饭”对中国人是一个多么重要的话题。

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我自己虽是吃货一枚,但还是在外国学生的启发下,才发现以我为代表的中国人是多么执着于“吃”!

若干年前,我刚到德国工作,时值深秋,教学楼旁边一棵大树结出了累累硕果,阵风吹过,小果子哗啦啦地掉落到地上。我随手捡起一个果子,走到教室里,很自然地问了一句:“这个能吃吗?”结果,学生们居然都面面相觑。过了一小会儿,一个学生打破了沉默:“老师,为什么你问这个问题?”

吕老师:“看到不熟悉的果实,当然要问这个问题啊,要是你,你会问什么?”

德国学生:“我们一般会问,‘这是什么’?”

好吧。我不敢肯定我是不是能代表一般的中国人,反正如果不是跟学生这么一聊,我一向觉得,看见野果子问一下:“能吃吗?”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是德国学生给了我一条新的思路,现在觉得,看见野果子问一声“这是什么”原来也很自然哦!

过后,我认真反省了一下,发现我的教案的例句中,关于食物,饭馆,饿,好吃等的关键词占了相当的比重。并且上大学时老师教的东西都还给他们了,可是崔老师家的咖喱饭和郭老师家的锅塌豆腐我都还记得……好的,没跑了,鉴定完毕,我是个吃货。

做个吃货老师倒也没什么错,毕竟民以食为天,然而世界各国的饮食文化又是如此的不同,课堂上学生之间也会为饮食问题起争执。有一次美国学生说想家了,想吃美国饭了。结果大家七嘴八舌问他:“美国饭?三明治是美国饭还是汉堡包是美国饭?”美国学生听了顿时沮丧起来。还有个法国学生说他去英国点了个鸡肉,吃完以后评论说:“哈哈,你知道英国的鸡都被杀死两次吗?在厨房外他们杀死了鸡,在厨房里他们杀死了鸡肉!”还好当时班里没有英国人。还有学生直接问韩国人:“你们真的喝狗肉汤吗?”韩国学生就只好硬着头皮迎战。另外,“你吃饭了吗”有时还是个尴尬的问题,一次上课时我们要练习“了”字句,我让每个学生都问自己的邻座“今天你吃了什么?结果一个穆斯林学生很不高兴地说:“现在是我们的斋月。”

饮食习惯如此不同,因此和学生们聚餐成了一件复杂的事情。我曾经参加过一些暑期项目的教学,按照教学计划几乎每周有一次得带学生去餐馆聚餐,叫做“中文饭桌”活动。因为学生们往往来自世界各地,各有各的饮食偏好,点菜成为一件挺复杂的事儿。首先一定要照顾吃素的学生,记得有一次好不容易点了几个素菜,没想到,手撕包菜里边还是有一点点猪肉粒儿的,于是前功尽弃,把服务员找来问她为啥说好了吃素还要加肉,结果人家回答:“厨师说了这一点点猪肉粒提香的。”还有犹太学生,穆斯林学生,摩门教学生等等,这个不要吃虾,那个不能喝酒,还有的抱怨说为啥北京的餐厅不提供犹太的kosher(符合犹太教义规定的食物),每次都弄得焦头烂额。

此外,不知为啥外国学生饮食过敏的比例特别高,种类也是各种各样。花粉过敏,海鲜过敏,花生过敏,奶制品过敏,麸质过敏。曾经有个学生在参加中文饭桌时认真地对大家说:“我对花生过敏。不要点有花生的菜。”同学们开玩笑地说:“过敏又能怎样,就是皮肤会变红吗?”没想到他正色道:“要是我吃了花生,我就能死在这里给你们看!”吓得大家集体噤声。

不但一起聚餐有麻烦, 学生们自己点起菜来也是个考验。我曾经问过他们点菜的窍门,有的学生苦恼地说:“我只吃宫保鸡丁。”有的开玩笑说:“我一般就点菜单上第一个菜。”别笑话他们,中国餐厅的菜单上一水儿的汉字,一个拼音也没有,还有的虽然有英文,但是看起来吓人,我亲眼看到某知名火锅店的菌菇汤底翻译成了“bacteria”!

谈到在外语环境下点菜,我自己也是出国后才有更深的体会。虽说中国餐馆走天下,但是中餐的味道走到哪儿变到哪儿。就像左宗棠鸡风靡美国,中国人却表示木吃过,左宗棠大人表示无功不受禄。所以许多时候还是要尝一尝当地风味,然而这往往成为一件艰巨的任务,特别是在非常傲娇的法国人面前,他们一不愿意说英语,二不愿意提供英文菜单,三不给你提供照片。而且自己对有些食材的词汇也不熟悉,因为菜单里经常会出现个法语词,意大利语词,西班牙语词。似乎西餐中的食物使用原文而不进行翻译成了一个传统,看看菜单中频频出现的这些词语:Spaghetti ,Hummus, Kimchi, Tom yum, Lasagne, Taco, Kebab, Tempura。想吃遍世界?不好意思,先学好外语再说。

相比中国人的吃货本质,一些外国学生对“吃”的要求似乎并不高,特别是英国学生。他们经常是早饭喝咖啡,中午不吃或者就吃一小袋薯片,这一天就过去了。这么大个子都能撑过去,有时候我都惭愧得想自己一日三餐是不是太浪费粮食了!可是学生不吃早饭也往往影响着课堂质量,上午上课经常看到他们无精打采的,有时候也能听到他们肚子饿得咕咕叫。可以想象他们怎么能不走神,怎么能集中注意力!一段时间我受不了自己和他们的肚子争抢注意力的事实,去首师大食堂买了包子给他们尝尝,希望能让他们了解一下中国的早餐又便宜又好吃,然而他们狼吐虎咽之后表示:好吃是好吃,多睡会觉更重要!好吧,无计可施啦!

学生们不吃早饭的确影响学习,老师们不吃早饭问题可更大啦!因为老师这个工种,虽然好像是脑力工作者,但归根结底其实还是体力劳动者,所以吃饱肚子保持体力那是相当重要的,把肚子填饱了才能站好讲台啊。这里有个经典的教训:多年前我有一位师姐,当老师不久,还带着学生时代晚起床多睡会不吃早饭的坏习惯,一大早去上前两节课,随着时间的流逝,肚子开始逐渐加大了抗议的程度,她感到昏昏沉沉,头晕眼花,不时就忍不住看看教室里的钟表,终于盼到了分针到达下课时间,她一激动,神经一放松,居然当场饿晕在讲台上。学生一看这场面,立刻慌乱成一团,有人高叫:“老师,老师!”有人跑上去查看,更有一些学生急奔办公室,七嘴八舌向其他老师报告情况,奈何他们汉语水平有限,什么“晕倒了”之类的词还闻所未闻,学生又是比比划划,又是着急叫喊,最后终于一个学生大声憋出一句话:我的老师,突然,睡觉了!

分享
阅读数(36234 次)
58
首都师范大学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从事对外汉语教学事业二十余年。目前外派在英国伦敦大学金史密斯舞蹈与表演孔子学院担任汉语教师。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