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娟 >> 文章 >> 正文
杜娟:你没能见到我的女儿,但她身上有你的影子
杜娟
07月10日 10:23
分享

晚上听歌,还是最喜欢的那些老男人们——赵传、姜育恒、王杰、周华健、罗大佑。

《我是一只小小鸟》、《我终于失去了你》、《恋曲1990》、《再回首》、《安妮》……

可能一晚上听的都是我爸曾经经常唱的歌,所以当周华健的《朋友》响起的时候,思绪就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回到了多年前和他一起听歌的日子。

父亲是双鱼座,据说这个星座的男人都很浪漫。他喜欢音乐,喜欢听也喜欢唱,且唱得极好。

《朋友》当年火遍了大街小巷,出现在每一场演唱会的结尾和任何一家KTV的包间。而父亲是唯一一位和我讨论过歌词的人。

那是快20年前的事了,我依稀记得爸爸问我,副歌部分的“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里说的那一句话是哪句话,一生情又是什么情。

我忘记了那时年幼的我怎么回答的,但我记得爸爸的答案。他说在他的心里,那句话是“我爱你”,因为说了这句话,就必须得是一辈子。而一生情说的是男人之间的兄弟情,因为男人之间的友谊无需多言,都在“一杯酒”里。

从那之后,我听歌都很看重歌词,因为我知道,值得揣摩、饱含情感的歌词才有价值,才有意境。

2004年我上大学,之后某一年,我去五棵松听一场拼盘演唱会,汇聚了几位老男人——赵传、王杰、童安格、周华健。我听到了很多当年爸爸唱过的歌,当赵传唱“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我终于失去了你,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的时候,我哭得像狗一样,泪流满面,无法自制。

那场演唱会我全程用MP3录了下来,然后制作了一张CD,清明的时候扫墓,放进了父亲的墓地。

陪我听那场演唱会的男孩子后来成了我的初恋,他做了一件浪漫的事,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学会了吉他,在新年联欢会上当着所有在场的人来了一个表白,自弹自唱了一首我喜欢的歌,和一首为我写的歌。虽然唱的一般,弹的也生涩,但是从颤抖的声音我还是听出了满满的真诚。因为我无意中讲起过我父亲如何浪漫地靠着自弹自唱追到了我母亲,那个男孩复制了一遍曾经的故事。

对于音乐,父亲是敏感而准确的。2000年周杰伦出道,2001年SHE出道,当时父亲就买了他们的专辑听,还推荐给我,说这个男的和这个女生组合会火,唱得不错。他说的好准,可惜,父亲2002年末就去世了,没能看到后来他们的大红大紫。

父亲还曾经预言过范冰冰的走红。当年还珠格格热播。我清楚地记得我和母亲因为剧情超级喜欢两位格格的时候,我爸悠悠地说:“在男人眼里,范冰冰那样的脸蛋儿才是真正的美人儿。赵薇和林心如都比不了。”后来,果然丫鬟变成了范爷,火到了现在。

父亲对于女儿的影响力是慢慢显现,逐渐变强的。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父亲已经离开我很多年了。我发现,我喜欢和年长的男性交朋友,喜欢谈浪漫的、不切实际的恋爱,会被有丰富人生经历的人吸引——有些人热爱音乐,有些人热爱自然,有些人热爱爱情本身,他们身上多少有父亲的影子或某一方面的特质。

今天听歌的时候,其实我怀里抱着我马上满周岁的女儿。带孩子实在繁琐而单调,无意间打开了音响给脑子减减压,于是听到了一串老歌,结果满脑子的回忆袭来。

去年的今天,我生下了一个女孩,她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眼皮很厚,总像是没睡好肿着似的,看久了还有点可爱,一笑起来就成了一道缝儿,弯弯的很讨喜。她的厚眼皮像极了我的父亲——她不曾谋面的外公。她还有很轻微的抬头纹,也和我的父亲很像。她偶然的一些瞬间表情,会勾起我对父亲的回忆。

我生孩子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把我父母的基因延续下去。看着她身上有着父亲的影子,我总会感慨生命的奇妙,虽然我们都会经历生死逝去,但伟大的自然总能有一些方法让我们得以慰藉。每当我因为父亲没能见到我的女儿感到遗憾的时候,我会因为在她身上看到了父亲的影子而微微释然。

今天是女儿的一周岁生日,我以为我会写我的妈妈,“养儿方知父母恩”,感谢我的母亲那般辛苦地把我生下,更加辛苦地把我抚养长大,也曾以为会写我自己,毕竟是我在一年前经历了极大的无法形容的疼痛把她带来了人间,可不曾料想到,最后我写出来的是我的父亲,这样也好,唯一一位不能陪伴她生日的家人,以这样一种形式参与到她的生日里,也算是填补遗憾。

台湾著名主持人小S曾经说过,纪念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常常去思念他,不要因为想起来会伤心难过而不去想他,因为只有常常谈及他,思念他,他才会如同没有离开一样继续陪伴在我们身边,参与着我们的生活。

爸,你没能见到我的女儿,但她身上有你的影子,谢谢你,很想你。

关于作者:杜娟,中国日报北京记者站站长

分享
阅读数(18873 次)
97
中国日报北京记者站站长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