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文章 >> 正文
孙成昊:特朗普的战略收缩更彻底
孙成昊
08月07日 11:26
分享

特朗普执政以来在外交领域动作不断,从各种“退群”到搬迁美国驻以色列使馆等。有人将之与前任奥巴马相比,认为特朗普已带领美国外交走上另一条道路,“美国优先”实为“美国独行”。

但仔细分析当前美国外交战略逻辑,其大体上还是对奥巴马时代的延续,只是在方式方法上更加简单粗暴,剥去了过去那种“自由主义外衣”。特朗普追求的“非自由主义霸权”依然强调霸权护持,正如奥巴马2014年在西点军校演讲时所言,“美国必须一直是世界舞台的领导”。

从美国对外战略的大周期看,因受金融危机和两场反恐战争拖累,美国仍处于国力相对衰落的下行通道,这决定了特朗普的对外战略收缩与奥巴马时期并无本质差异。奥巴马时代的美国外交可用“不做蠢事”来概括,通过巧妙调动资源、避免浪费的方式维持美国霸权,主要体现在慎用武力、倡导多边主义、以“巧实力”推动价值观外交、“背后领导”发动盟友、针对敌对国家采取“伸手外交”等。

特朗普看似“蠢事做尽”,但实际却是美国对外战略收缩态势下的另一种被动反应。无论逆全球化、反多边主义,还是重塑地区盟友、搅乱原有格局,都是企图以美国狭隘国家利益为出发点,阻断其他国家“搭便车”的路径,集中精力与资源追求“互惠与对等”。除了延续奥巴马时期的“节流”外,他更强调为维护美国霸权而“开源”。

在战略收缩的大背景下,特朗普也延续了奥巴马时期的战略重心东移。在中东地区,奥巴马致力于结束反恐战争,从伊拉克撤军,制定从阿富汗撤出的时间表。特朗普虽提出“阿富汗新战略”“伊朗新战略”等,但并无新突破,他不愿将过多资源投入中东。

在欧洲,奥巴马开启真正从欧洲政治和外交事务中后撤的进程,在利比亚战争中倡导“背后领导”,在乌克兰危机中将斡旋的主要任务下放给法德,叙利亚危机中未能兑现“红线承诺”。特朗普则变本加厉,不仅对欧洲内部危机不闻不问,甚至以负面干涉欧洲内政的方式支持英国脱欧、结交民粹主义政党领袖,并在经贸议题上屡屡施压,在安全议题上利益置先、责任置后。

美国在中东和欧洲有计划的战略撤出,目标在于将更多资源转向亚太或所谓印太地区。尽管目前印太战略更多停留在概念层面,也缺乏TPP这样的重要经济支柱,但美国将军事力量持续向印太转移、加强美日澳印四国联动足以表明,其继续推进战略转向亚太的决心和态势并无改变。

不过,特朗普在如何维持美国霸权以及续推美国战略的方式方法上,确实与奥巴马不同,其做法源自国内政治不稳的压力,而对外释放国内压力的结果则将造成国际秩序新的不稳。

一方面,特朗普更强调外交政策调整以国内政治为依据。奥巴马时期,美国在国内议题上“向左走”,长期被忽视的“老白男”群体成为特朗普的铁杆选民,他们对美国社会、政治、经济现状的不满,成为特朗普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改弦易辙的内部推动因素。美国当前在经贸、全球治理和集体安全上的自私自利,无不折射出其国内汹涌的民意和需求。

另一方面,特朗普认为未来维护美国的安全和繁荣,应不受国际制度约束。这一行事方式颠覆了二战以来美国外交中占据主流的威尔逊主义,美国转而认定全球事务是一场竞争性博弈,不再重视打造以美国为中心的、稳定的国际体系。

可以说,奥巴马时期是美国战略收缩的过渡期,特朗普执政下的美国才迎来真正的战略收缩,二者之间并不存在断层。不过,奥巴马和特朗普都无法推出能指导美国数十年的大战略,其对外政策更像是对自身处境的被动反应和战术调整,不断向外界释放出模糊不清和令人困惑的信号。

(原文发表于《环球时报》)

分享
阅读数(56966 次)
5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