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昊 >> 文章 >> 正文
孙成昊:特朗普政府正在为美国称霸“开源”
孙成昊
08月29日 09:46
分享

近日,美国海军第二舰队再度“复活”,并在冷战时期美国海军指挥部——诺福克军港举行相关仪式。此前,美国已相继宣布组建太空军,设立陆军未来司令部,这些都成为第二舰队的“再就业”是美国继续扩张军力的缩影,不免让人联想起前段时间美国通过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从2010到2017年,美国国防预算经历七连降,从6910亿美元一路减少到5740亿美元。但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后,军费调降的局面立刻扭转。

特朗普签署新版《国防授权法案》增长美国军费开支是有其发展轨迹的。特朗普在执政以后很早就提出了强军政策。“以实力求和平”这一口号与里根时期所提出的如出一辙。美国因此,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军费开支达到7000亿美元,已为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以来最高,2019财年在此基础上则继续增加至7160亿美元。

军事上的“高歌猛进”只是特朗普时代美国对外政策调整的一部分。在经贸和外交领域,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主导,采取了与前任总统奥巴马截然不同的方式。比如如在经贸上,特朗普牢牢抓住“公平”二字,在处理对外政策时更强调“经贸当先”,其调整的最大特点是竞争性、功利性上升,合作性、让利性下降。特朗普甚至不再用战略眼光看待欧洲、日本、加拿大等盟友,而更多从经贸上是否“公平、对等”去审视。特朗普得出的结论是,即便是盟友,也未必是美国经贸上的合作伙伴,而是捞取美国实惠的“搭便车者”,甚至是“美国优先”的绊脚石。

在重军事、调经贸,重利益、调责任的对外政策特征背后是特朗普坚定执行“美国优先”的战略逻辑。特朗普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执政,在2017年首访中东、欧洲时提出“有原则的现实主义”,作为外交领域落实“美国优先”的核心概念。2017年底,美国白宫出炉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对“美国优先”和“有原则的现实主义”进一步解释,其核心要义在于,当前美国对外政策将以国家利益为准绳调整,国家经济安全将在国家安全中置于首要位置,对外政策调整也遵循这一总原则。

因此,特朗普执政后,美国对外政策“怪象连连”。军费增长不符合世界和平与发展主流,经贸上频频施压不符合美国与盟友关系,外交上屡屡“退群”不符合美国维护国际秩序责任。美国国内学者对特朗普这样的对外战略批评不断,有的称之为“非自由主义霸权”,还有的称其为“流氓超级大国”。

然而,无论是“非自由主义霸权”,还是“流氓超级大国”,实际上都点出了特朗普政府对外战略的真正目标仍是维护霸权或者超级大国地位,只不过让这些学者难以接受的是,美国实现这一目标的方式却变为“非自由主义”与“流氓行径”。

特朗普政府的种种行为是根据战略目标、国际形势、美国国力所做出的现实调整。在特朗普眼中,为了继续维持霸权,在当前大国竞争和地缘政治博弈全面回归、美国国力相对衰弱的情况下,奥巴马那一套“自由主义”原则指导下的对外战略已经不再适用,光靠多边主义和制度主义无法实现美国维持霸权的战略目标。

不过,特朗普的政策调整并不意味着对“奥巴马主义”战略的彻底颠覆。特朗普和奥巴马都处于美国对外战略收缩的大周期。奥巴马时代的美国外交通过巧妙调动资源、避免浪费的“节流”方式维持美国霸权,主要体现在慎用武力、倡导多边主义、以“巧实力”推动价值观外交、“背后领导”发动盟友、针对“敌对国家”采取“伸手外交”等。

特朗普的对外政策调整实际上依然是美国对外战略收缩态势下的被动反应。无论是提升军费、经贸施压、反多边主义,都是企图以美国狭隘国家利益为出发点,合理配置有限资源,阻断其他国家所谓“搭便车”的路径,并集中精力与资源追求“互惠与对等”,为维护美国霸权力求“开源”,而不仅是奥巴马时期的谨慎“节流”。

(原文发表于海外网)

分享
阅读数(11626 次)
2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主要研究美国外交及中美关系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