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传江 >> 文章 >> 正文
鞠传江:我和草原有个约定
鞠传江
09月06日 16:17
分享

空中鸟瞰呼伦贝尔草原湿地-鞠传江摄影

空中鸟瞰呼伦贝尔草原湿地-鞠传江摄影

我相信没有人能够拒绝内蒙草原的诱惑,每个人都有一个置身草原的“约定”,感受和体验那里的诗情画意、那里的风土人情。

8月里,应邀赴内蒙呼伦贝尔草原考察,埋藏心底已久的那份向往被激发,像一头小鹿时时在撞击着心扉,以至于飞机在飞向海拉尔的两个多小时里,心儿竟然砰砰跳得越来越快。

马群在草原上吃着青草-鞠传江摄影

马群在草原上吃着青草-鞠传江摄影

由于夜里刚刚下过雨,天空变得碧蓝,万米高空下的草原一直延伸到天边,一片葱绿,而天空与草原之间的云彩更是多姿多彩。飞机在一个个巨大的云团中穿行,犹如迷宫,无数的云朵悬挂在空中,有的像轻纱漫舞,有的像羊群涌动,有的像驼峰显现,还有的像马群奔腾。从云缝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山野的丛林、湿地蜿蜒的河流和漫延无边的草原。尽管飞机飞得很快,但是,由于置身浩瀚的天空中,眼前的景象就像慢镜头画面,壮丽而又神奇。

美丽的草原湿地-鞠传江摄影

美丽的草原湿地-鞠传江摄影

呼伦贝尔草原给我们这些来自异乡观光客的见面礼,太过隆重,惊奇和震撼在心中激起层层热浪!我只得手忙脚乱,相机、摄像机、手机轮番上阵,在窗口拍摄以期留下那些令人叫绝的美好画面。

在典型的蒙古包前,我们这些观光客笨手笨脚地轮流很有仪式感地喝着蒙古下马酒。蒙古民族淳朴、豪爽,往往歌唱多于话语,所有的热情,往往用烤羊和美酒来表达。

清晨的草原湿地被薄雾笼罩-鞠传江摄影

清晨的草原湿地被薄雾笼罩-鞠传江摄影

呼伦贝尔草原的名字由这里最大的两个湖------呼伦湖、贝尔湖集合而成。也有神话传说,在远古,呼伦、贝尔是一对恋爱中的青年情侣,为战胜风妖沙魔,在草原上大战81天,最后双双衰竭而死,并化作两个巨大的湖泊以滋养着草原,使这里风沙不再。

从小生长在内蒙草原的好友何刚,热情地为我们介绍着呼伦贝尔的方方面面。

羊群散落在茫茫草原上-鞠传江摄影

羊群散落在茫茫草原上-鞠传江摄影

总面积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呼伦贝尔草原是世界著名的三大草原之一,天然草场面积占80%,3000多条河流在辽阔草原上纵横交错,河流又连接着500多个湖泊,丰富的水系使草原可以抵御北方干旱的气候,并成为中国生态系统最好的草原。这里水草丰美,生长着碱草、苜蓿、针茅、冰草等120多种营养丰富的牧草。初秋的草原,依然开着数不清的小花,连绵不绝,犹如铺到远方的彩色锦毯。

呼伦贝尔草原也是一片没有任何污染的绿色净土,这里的牛羊肉、奶制品,还有牧草均畅销海内外市场。

中午马群会到河里河水-鞠传江摄影

中午马群会到河里河水-鞠传江摄影

走进莫尔格勒河畔的金帐汗蒙古部落,这是依照当年成吉思汗的行帐建成的,以期再现当年蒙古部落的风貌。遥想当年这里曾经金戈铁马,演绎着马背民族的英雄史诗,可如今旅游的团队车水马龙。人们在这里或匆匆而过,或小住几日。可历史的踪迹终难寻觅,只有从那蜿蜒流淌的莫尔格勒河流水中去体会寻觅历史的故事了。

空中俯瞰呼伦贝尔大草原多彩美景十分迷人-鞠传江摄影

空中俯瞰呼伦贝尔大草原多彩美景十分迷人-鞠传江摄影

莫尔格勒河(蒙语意为碰头河)被誉为“天下第一曲水”,它发源于大兴安岭中部的哈达岭,穿行在茫茫草原,最后汇入海拉尔河。全长319公里,由于蜿蜒曲折,河道长度却超过1500公里,流域面积近5000平方公里。站在河边的高岗上,眼前的画面令人惊奇,自然的造化神功使莫尔格勒河成为曲折之美的典范,再加上蓝天、白云、曲水绿草间的牛羊群,构成了一幅绝美的画卷。

草原日出-鞠传江摄影

草原日出-鞠传江摄影

这条大河同样有个美丽的传说:在远古,有一个叫莫日格勒的蒙古族姑娘远赴兴安岭上为家乡寻找神泉,最后倒在大山之中。姑娘的真情感动了上苍,第二年春天,冰雪消融,姑娘幻化成一股清澈的山泉,一路汇聚雪水,向家乡奔流而去。于是,家乡的人为纪念她将这条河以她的名字命名。

主人热情地请我们穿越50多公里的草原腹地,越野车在草原上飞驰而过,留下一道浅浅的车痕。成群的羊儿在远处的草地上缓慢移动,牛群、马群则多在水边悠闲地甩着尾巴吃着青草。那些黑牛毫不理会过往的车辆,它们以草原主人的姿态或吃草、或咀嚼、或安详地给小牛喂奶。牧场的主人们或者骑马或者骑着摩托照看着牛羊群,乖巧的牧羊犬则按照主人的指令不时驱赶着不听招呼的羊儿。一幅幅牧羊图、牧牛图从疾驶的车队旁闪过,我甚至感觉古人那“天苍苍,野茫茫,风水草地见牛羊”的诗句在这里显得有些苍白无力了!或许是古人那些边塞诗多以悲沧格调写出塞、赛上行、征战送别等,使今人读到的是边塞草原的沉郁苍凉多于奇丽豪迈。我倒是很喜欢古人描写草原诗中的两句“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

草原湿地的清晨薄雾笼罩着河流和草地-鞠传江摄影

草原湿地的清晨薄雾笼罩着河流和草地-鞠传江摄影

当地人坚定地认为,这里是英雄的故乡,是成吉思汗的出生地和成长地。其实,古代典籍中记载着成吉思汗出生在“漠北”,那是一个大而化之的概念。况且,作为游牧民族,游走在千里草原,处处是故乡并不为过。从呼伦贝尔市各处的广场雕塑中不时可以看到成吉思汗在战马上那伟岸英姿。当地导游也不时讲述着成吉思汗留在呼伦贝尔草原的英雄传说。这些都折射出人们对历史伟人的崇敬和自豪。

成群的羊儿在草原上-鞠传江摄影

成群的羊儿在草原上-鞠传江摄影

更多的人只记住或只知道他的尊号“成吉思汗”(Genghis Khan),而不知他的真名叫孛儿只斤·铁木真。“成吉思”是蒙语,一般认为意思是“拥有海洋四方“,在《蒙古源流》和《蒙古世系谱》两书中也记载过有趣的故事:泰和元年,铁木真28岁,即位的前三天,每天清晨都有一五色鸟在空中鸣叫,声声如“成吉思”,这成为一种吉祥的征兆,因而成为大蒙古国可汗的尊号。在成吉思汗65年的生涯里指挥战争60多次,从亚洲东部的日本海西岸到欧洲的黑海东岸,骄勇蒙古铁骑驰骋亚欧大陆,谁也不可否认他是世界史上最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之一。

河流在草原蜿蜒曲折形成了大片湿地-鞠传江摄影

河流在草原蜿蜒曲折形成了大片湿地-鞠传江摄影

草原不仅英雄辈出,白天在蓝天白云下骑着马儿,伴着牛羊歌唱,夜晚望着星空在马头琴的伴奏下叙古吟诗,这里自然产生一代代歌王和草原艺人。一部蒙古史诗《江格尔》在蒙古草原不知有多少民间艺人“江格尔奇”在咏唱,主人公跌宕起伏、悲欢离合的人生,为守卫草原历尽千难万险的英雄壮举无疑多少有着成吉思汗的影子。历史英雄故事以此代代相传,也使蒙古民族精神得以传承和延续。

呼伦贝尔草原湿地-鞠传江摄影

呼伦贝尔草原湿地-鞠传江摄影

蒙古包里,一边吃着烤羊,一边听着蒙古长调民歌,当你还沉浸在马头琴那如歌如诉、宛转悠扬迷人琴声的时候,那种被称之为“呼麦”的蒙古传统艺术犹如从遥远的天空飘来的神曲深深冲击着每一位客人的心扉。歌手用“呼麦”技巧演唱《吉祥蒙古》,这种神奇的歌唱艺术,在同一时间里一人唱出两个声部。一个持续低音和另一个流动的旋律完美结合。有人形容其特点"高如登苍穹之颠,低如下瀚海之底,宽如于大地之边"。我的感觉是低音如行云流水,中音如万马奔腾,高音如金钟响彻云霄,无比美妙的声音效果穿透力极强。

空中俯瞰草原美景-鞠传江摄影 (2)

空中俯瞰草原美景-鞠传江摄影

蒙古先民这一杰出的创造可以说是世界声乐艺术的一朵奇葩。因为从“呼麦”歌手喉咙里变幻莫测的旋律中你可以听到瀑布飞泄声、森林风的呼啸声、马队沙场奔跑的声音、鸟鸣空谷的回声。这显现出蒙古民族对自然、对万物有着怎样深厚的体验和悟彻!

从持续35度以上的高温城市来到这个避暑度假的胜地,置身于蓝天白云和无边草原之中,享受草原的清新宁静和悠扬牧歌,怎不叫人心旷神怡呢?

在呼伦贝尔草原,一年四季景色各异、甚至一天24时景致各不相同。春天的嫩黄、夏天的碧绿、秋天的金黄、冬天的银白形成四季主色调。而我在黑山头湿地度假酒店小住一晚的体验更是让我感到妙不可言。酒店坐落在额尔古纳河岸边,河水蜿蜒曲折形成了宽阔的湿地,额尔古纳湿地据介绍是中国目前保持原生态最完好的湿地之一,也被誉为“亚洲第一湿地”。度假酒店和一座座俄式木屋排列在南岸,周围便是高高的樟子松林。夜晚站在河边,天空仿佛格外低,星空闪烁,清风徐来,微有凉意。这里的天亮得格外早,清晨4点半,草原已经天亮,站在观日亭上,一眼望去,东方天际线已经开始有些红润,令人称奇的是远处河道弯曲的湿地间,一股股轻雾从河水中轻轻飘起来,那晨雾像飘动的纱幔,在草丛树梢间流动,并在半空中聚集成一条条银色的丝带,不时有悦耳的鸟声从河谷深处的白雾中传来,此情此景,真真以为置身仙境一般。到5点钟,延伸曲折的大河已经被天空的彩霞映红,不一会儿太阳从天边的彩霞中升腾而起,太阳出来使晨雾越发活跃起来,一条条银色的雾带被镀上了金色,草原的日出美得无法形容。霞光中,许多早起的旅友沿着伸向湿地的木栈道散步,更有垂钓爱好者为钓到河中鱼儿而欢呼。

空中俯瞰草原美景-鞠传江摄影

空中俯瞰草原美景-鞠传江摄影

草原湿地一夜我感受到了微风拂面中的迷人夜色,在草香微醺中仰望诱人星空,晨雾飘渺中聆听悦耳鸟语,灿烂霞光里领略朦胧雾海,那一幅幅辽阔而梦幻的画面,绝美的韵味只有到过呼伦贝尔草原的人才会观察体验到。

当然,干旱和风沙也时时刻刻在威胁着呼伦贝尔这一世界级美丽的草原,过去十几年来,当地政府和牧民们千方百计阻止草原的退化和沙漠化,并启动了“樟子松行动”。选用优良树种沙地樟子松,以大面积禁牧、小面积封育的形式,建设呼伦贝尔250公里长、140公里宽的绿色长廊和经济带,以保护、建设好呼伦贝尔草原,减少风沙等自然灾害。

寻梦草原,走马观花几日,终是浮光掠影,相机帮我留下草原的各种影像,但我相信刻在心灵深处的那份感动、那些悠长圆润的牧歌会珍藏得更久远!

我和草原有更多的约定,只有像草原上奔驰的马儿一样,只有像湿地上空那飞翔的雄鹰一样,以草原为家。只有和策马扬鞭的牧民成为至亲好友,并能够一起连续唱上几天几夜牧歌长调,只有喝马奶子如同喝小米粥一样感到香甜,才会真正了解这片草原,才能真正懂得牧民。

可惜,我不能时时刻刻在那里。但是,我的心灵之约应该是每时每刻和草原连在一起……

分享
阅读数(28255 次)
137
中国日报网特约评论员。
互联网举报中心 防范网络诈骗 法律顾问:炜衡律师 视听节目许可证0108263京公网安备110105000081号京网文[2011]0283-097号